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魔道祖师 薛晓]365题——181.虜囚/囚徒  

2016-03-29 22:59:3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其实我对这对没太大感觉,毕竟垃圾洋真的是自作自受啊!但是我家撒呀酱喜欢~于是这是给我家达令的文~
存档依旧:
-------------------------------------------------
181.虜囚/囚徒
[魔道祖师 薛晓]

日光昏暗,浓雾依旧。义城这种地方的白天和晚上分不出太大的区别,但夜幕也照样会降临。黑色逐渐将白雾包裹的镇子慢慢吞噬了,没有火光也没有人气的地方,夜色里更明亮的是始终存在的白雾,在夜幕里都如此醒目。
空气里除了潮湿的雾气还有更阴损的尸毒粉的味道,寻常人若是吸入不得救治,很快就会变成活尸。而此刻却有人毫无障碍的在白雾里穿行,既不遮掩口鼻也不疾步前行,只是认准了一个方向慢慢走着。
仔细看那人眼睛上缠着白布,似乎是看不见的,脚步却很稳健,又好像看不见对他并不造成妨碍。他身上背着把被黑色长布包裹着的剑,隐约的蓝光从粗布的缝隙里透露出来,在黑暗里如同萤火一般惹人注目。
纵然如此,周围的走尸却无一敢上前攻击,仿佛感受到什么恐惧的东西一样,只敢远远的徘徊在周围。在他身后还缀着一个身影,步履有些摇晃却很沉重,身上的凶煞之气隔着老长的距离就能感受到,是一具凶尸。
前面的人仿若未觉依旧自顾自的走着,很快,迷雾中就显出一个房子的轮廓来,低矮却也算大,他跨过高高的门槛,身后的人却停留在门外。此刻前面的那人仿佛才意识到后面还跟着个人,转身笑道:“你也想进来?想看他吗?”
凶尸并不会说话,更何况这具尸体的主人在他死前已经被自己绞断了舌头。但他就是乐此不疲,更甚者,偶尔也会让他看一眼,远远的看那么一眼,看着那个人和自己在一起的样子。
“道长,我回来了。”
话音伴随着烛火一同打破整个屋内的死寂。浓厚的白雾也和周围的走尸一样,只能停留在这幢房子的外头,不敢靠近。
屋子里头空荡荡的,正前方一张供台,干干净净的样子和周围无人打扫的凌乱形成对比。偌大的厅堂里面停留着几口棺材,原本应该是摆放整齐的,如今却有几个被凌乱的推在一旁,和中间那口留出了些许空档。
“我回来了哦。”他推开那口棺材的盖子,里头躺了个年轻的男人,道袍雪白无尘,容貌俊秀苍白,眼睛上却缠了一层又一层的绷带,显然是个瞎子。而原本的瞎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笑着将自己眼睛上缠着的绷带接了下来,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在昏黄晦明的烛光微微反光,带着令人厌恶的死气和邪念。若是此时有修士在场,便能发现这位穿着道袍装作正道人士的家伙,正是那恶名在外的薛洋,而棺木中的人便是那已经失去踪迹的晓星尘。
“道长,我今天遇到一个人哦,你一定很好奇是谁吧。”薛洋靠着棺材坐在地上,毫不在意满地凌乱的稻草和处处浮尘,他半侧着身子扒在棺材边上,脑袋探进去,继续絮絮叨叨道:“我看到小瞎子了。”
说着仿佛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笑出声来:“你费尽心思让她跑了,最后还不是死在我手里。我让她做了真的瞎子,顺便也割了她的舌头,这样子就算做了鬼,她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平时总是吵吵闹闹的,要是死了还这么聒噪,挺烦的不是么?”
“可惜道长你看不到她死的时候那一脸惊恐的样子呢,”薛洋伸手探向棺中尸体的脸,手指刚要碰上,却又缩了回来:“是不是很后悔啊?后悔救了我,不仅害死了这么多人,连小瞎子和你那宋道长都死了呢。”
“对了对了,”话语停顿间,他又兴奋道:“小瞎子也死在你的霜华之下哦,你看,就算死了,你的罪孽也在一桩一桩的增加呢,是不是恨死我了?”
说道这里他猛地激动起来,一手扯着晓星尘的领口将他的尸身拎了起来,用力摇晃着,怒吼道:“恨我的话就赶紧起来啊!起来杀了我啊!你不是很想杀了我么!”
他动作暴虐,几乎是将那尸身要晃散架的样子。要不是门外突然传来的低吼,或许真的会有这种可能。
“闭嘴!”薛洋几乎是暴怒的对着门口吼了一句,“谁允许你看了!谁允许你看道长了!他是我的,只有我能看!滚!”
门口的凶尸低低得应了一声,无法反抗他的命令,退开了距离。薛洋反手一挥,义庄的门“砰”的合上,阻隔了外头的走尸的动静,隔绝了夜雾的侵袭,同时也熄灭了屋内唯一的烛火。
整个义庄又一次陷入黑暗,薛洋却似乎毫无所觉,他的目光定在晓星尘脖子那里,因为他剧烈的摇晃的动作,扯开了那道袍的领子,一道已经干涸的血口爬在脖子上,黑褐色的狰狞的切口在惨无血色的皮肤上非常鲜明,就算在夜色里,都清晰可见。
薛洋的动作一下就停住了,小心翼翼的将人放了回去,又整理了一下棺木中的稻草,垫高了他的头部,伸手整理了对方的衣服,又盯着人看了许久,才喃喃道:“你怎么就不醒过来呢?不想杀我了吗?你看你死得这么彻底,就只能任我摆布,被我囚困在此,有什么意思呢?”
死人自然不会回答。义庄里沉寂如旧,连呼吸声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薛洋慢慢支起身子,手脚并用的爬入棺材里。那口巨大的棺木挤了两个人自然是很不舒服,他却浑然不觉的靠着晓星尘的尸体,头枕在他胸口,自言自语道:“我的糖没有了呢。”
他手指尖上转着一颗糖,已经有些泛黄发棕,却还是很完整的样子,薛洋只是看了一眼又塞回怀里的兜袋里,顺手又掏出一个锁灵囊,贴着胸口道:“你什么时候能醒来?快点醒过来杀了我啊。”
当然是没有回答的,存在于周围的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和另一个冰冷的躯体。薛洋却仿佛很舒适将自己少许蜷起来,躺在晓星尘的棺木之中,胸口贴着那个锁灵囊,身边放着霜华,脸上少见得带着笑意,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