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琅琊榜 蔺苏]寄存者-04 (现架AU)  

2016-03-28 21:51:3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开始走剧情了……
存档:
前文:010203
-----------------------------------------------------
[琅琊榜 蔺苏]
寄存者-04 NO TITLE
(现架AU)

再醒来的时候是因为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梅长苏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种“醒来”或者说“活着”的感觉了。
空气中有热油滚开把裹着面粉的食物炸得金黄时候发出的香味,有隐约到几乎不可闻的湿润的甜味,还有麻油凉拌之后淡淡的清香,混合在一起,沾染了厨房的热气的味道,仿佛温暖的手抚摸着他,让他醒了过来。
眼前是一片空白,隔了几秒他才意识到这是天花板,自己躺在沙发上,一层薄毯子盖着,后背是沙发布面上粗糙又干燥的柔软感,枕头上带着蔺晨的气味,应当是从他卧室里拿出来的。
梅长苏觉得自己的五感变得非常敏锐,周围的一切生动又鲜活,以往隔着一层纱看世界的感觉似乎是梦里的情景,入境梦醒了,却有些难以分辨真假。这让他整个都人懒懒的不想动弹,四肢五体就这么和灵魂精神分裂一样丢在这令人依赖的沙发垫上,隔着肉身看着自己犯懒。
他就这么一眨不眨得盯着天花板,直到一张放大的面孔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是蔺晨。
“嘿,醒了怎么不起来?”
那人低着头,头发散在耳边垂着,看起来脸倒是更圆了,带着莫名的亲切。梅长苏眨了眨眼,不知道说什么,他的意识还有些空白,甚至一直没想过为何自己躺在这个位置。直到现在蔺晨过来,这个过程之中仿佛是水墨画上的留白,意义不明的存在。
但他伸出手,蔺晨拉了他一把,坐了起来,那一瞬间,生命或者说活动力又重新恢复到他身上,方才淹没他的气味和触感如潮水一般退下,只剩下浅薄的记忆留存在他仍旧有些恍惚的意识中。
“起来,洗个脸吃饭。”
蔺晨见他醒了,便折返回厨房折腾。自从知道他能吃东西之后,这位只要不加班都会折腾几道家常小菜,拖着梅长苏和他一起吃饭。理由十足,说是既然能靠吃东西活下去,又何必去用那什么香火。还是能吃能睡的像人一点。
梅长苏本来想反驳自己算不上活人了,但想想蔺晨的话不无道理,何况比起那所谓的香火愿力,也是蔺晨的饭菜更好吃一点。
而此时此刻想到这个,梅长苏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靠近玄关处的客厅一角,橱柜上弄了个壁龛的模样,依旧摆着那个他用来寄身的神像,前面不知何时弄了个小小的香炉,当初刚住进来的时候蔺晨买的一大把檀香,此刻还有一根正燃着。
细细的青烟升腾半尺有余,袅袅成不知所谓的图像,随即又消散在空气里。梅长苏走了过去,伸手抚摸着自己的神像,正要做什么,又听见厨房里传来蔺晨的叫声,手一抖,那神像又落回了原处,继续享受面前那根线香的味道。而他则乖乖的遵循房子主人的意思,洗手擦脸落座吃饭。
晚餐正如他半梦半醒时候闻到的那些,炸的酥软的甜虾裹着一层薄薄的淀粉壳,里头鲜嫩多汁;清拌豆腐色泽明亮口味甜适,还有芝麻香;木须蛋炒的恰到好处,裹着热气,咬下去有点烫;饭后还有甜汤,吃得令人无比满足。
梅长苏一边感慨着当人真是幸福,一边在想似乎自己很早之前也有过类似的记忆,只是那模糊的概念和他多年来记得的那些人类的念力画面有些重叠,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或许是自己的吧,毕竟人都是记忆自己的内容多一些,总比别人的记忆来得有价值。他咬着勺子喝着碗里的甜汁水,心想,就算是别人的也不要紧,至少眼前的这些成为回忆之后一定是自己的,也一定不会模糊——毕竟这么清晰的记忆怎么可能忘记。
只是当饭后蔺晨问起他为何睡在地板上的时候,梅长苏突然又不太肯定了。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有睡在地板上这件事情,以至于呆呆得反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情?”
“下午我回来的时候。”
蔺晨的手术一直到中午才结束,赶去教堂的时候早就散会了,他匆匆忙忙找了个管理的人问了一句,对方却很肯定的表示不记得有这么个人。想来这么多人进出教堂,记不住乃是正常,蔺晨就没多想,直接回家。在他看来梅长苏并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地方,自然是回去了。
果然,人是在家里,却躺在地板上。
蔺晨看到的一瞬间是心都提起来了,待得冷静查探了一下才发现只是睡着了。靠着沙发一侧扶手,坐在地板上歪着脑袋,看起来吓人而已。把人抱上沙发的时候,蔺晨突然觉得他有点沉,心想土地神之类的也会吃得好就胖了么?
但这话不好问,所以他只是问了一句为何睡在地板上。
但是梅长苏想不起来,他的记忆有一整段是空白的,连带着教堂的事情都是因为蔺晨的提醒才有了点模糊的印象。
“诶讶,”蔺大夫有些困扰的挠了挠头,问道:“你头痛吗?”
“还好。”梅长苏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这种存在,记忆有时候可能会有些问题,和人类愿力有关的大概记得比较清楚,没关系的就有些模糊了。”
他确实没什么事的样子,蔺晨也问不出更多的细节。这件事情只好作罢。于是他又问了关于香火愿力的事情,毕竟梅长苏去教堂也是为了这个。
这个问题倒是很清晰,虽然不记得在教堂的全过程,但他对自己在教堂里得到的结论还是记得很明晰的。
“那是因为知道的人多,相信的人多,类似于滚雪球的关系,越来越有用。而且信徒不许愿这一世都许愿来世,所以信仰力单一也不需要反馈,比我们这种来的有效多了。”
两人讨论了一下这两种愿力的区别,只可惜一个是门外汉一个是说不清,最后的结论有点不了了之的意思。蔺晨动用他所有非科学理论想了想,最后总结了一句:“不如你多接触一下人吧,知道你的人越多,你大概就越容易存在。”
梅长苏觉得这个建议不错,便点了点头。这一段讨论就到此结束了。
晚上的时光过得很快,蔺晨洗刷完了就在书房里看书,梅长苏则在一旁蹭了一会儿平板电脑。对他而言这种可以快速接触外界的东西,是一种神奇并且具有精神辅助效力的存在;至于蔺晨,只要不妨碍梅长苏本身的存在意识,别的对他而言似乎并不成问题。
一人一土地,在这个不大的公寓房子里似乎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共存平衡。只是很快的,这种平静而安宁的生活表象就在一声闷响中打破了。
蔺晨丢下手里的大部头从书房里冲了出来,却看到梅长苏呆立在客厅的矮柜跟前,他的神像躺在柜面上,香炉落于地上犹在滚动,炉灰撒了一地,而梅长苏则凝固在这画面里,直到蔺晨出声喊他:“怎么了?”
“蔺晨……”他的声音带着一点慌乱,“我回不去了,回不去神像里了……”
似乎是为了印证这句话,那神像在壁龛上滚了一圈,突然就落了下来,摔在地上,碎成了几块。

——TBC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