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泊七]365题——80.イノセンス/无罪  

2016-03-27 23:06:3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个题目在看到的第一眼就想从“无罪”身上做文章了。自从知道“玄道”和“无罪”是泊夜设定的“位置”而不是“人”之后我就想过这两个名字可能的意思。不过最大的概率可能是没意思……反正我想太多……
不过这里解释还蛮顺的,所以我就这么用了~泊夜的罪孽可深重了,如今张七要做他的无罪之身,那就很有意思了~所以后来发展的么无罪也不做了,就是张天师了~【说起来我有点记不清无罪是之前走的还是张七继承名号之后走的,所以我也就乱写了……
存档依旧:
P站不老歌
-------------------------------------------
80.イノセンス/无罪
[上天台 泊七]

“记得回来了?”
张七踏入泊夜寝宫的时候,对方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一如既往笑着问了一句。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动或者别的意思。
“嗯。”他想了想,站在泊夜跟前,说了句:“我把他解决了。”
“嗯,恭喜。”
“…………”张七等了半天没下文,又问:“怎么不生气?”
“你做什么事情我有生气过么?”
泊夜这才放下手中的书卷,抚了抚并不存在的衣服皱褶,才道了一句:“哪一件不都是纵容着你随意的。”
“这话倒是没错。”
张七也坐下了,站着低头看着泊夜,多少有点不敬重的感觉。虽说他并不和旁人那样把泊夜当道祖来憧憬,但好歹也是一手抚养自己长大并且教授道法的人,俯视着总是不好的,这也算张七给泊夜的一点敬重。
当然,这种程度的敬重别人是看不出来的。也就泊夜能从他表现中察觉一二,正如此刻,又露出了那种玄妙的笑容。
“好了,不打算说一下你的理由?”
总算摆出一点长辈的架势的泊夜,顺手给张七倒了盏茶,又问道:“我还以为你打算消无声息的做掉呢,怎么这次倒肯来坦白了?”
“那是你分身吧?”
张七手指捏着杯沿,眼神却盯着泊夜,似乎在注意对方的神色变化。很可惜,泊夜依旧是表情不动如山,笑意温馨,如暖阳一般看着张七,点头道:“不错,这事情虽说知道的人不多,但也瞒不过你。”
“我打跑了你的分身你居然半点都不生气?”
“就算你打败了我,我也未必要生气。”泊夜看起来乐呵呵的摇了摇头,“七儿就为了这事情忧心么?”
“自然不是。”张七似乎心神大定的表情,捏着那暖玉茶盏喝了一口,才道:“我是担心你这分身怎么不受本尊控制?若是反噬可怎么好?如今就有些不知上下,放得未来,岂不是要翻天了。”
张七这话说的,言下之意全是“我帮你把大麻烦都解决了你都该谢谢我”。泊夜听着觉得有趣,故意赞同道:“如此确实应该多些七儿费心。”
说完又看那张七盯着自己,便问道:“那如今你可以选一个位子了。”
“你这是当真?”
张七尤有疑惑,这事情泊夜并不是第一次提起,之前也不过当做他说笑,张七对着所谓的三巨头的位置也没有兴趣。但此时他又提,张七就有些意外了。
“原本这两个位置就是我用来分权的,毕竟我自身闭关时间多余处理这些庶务的时间,加之道宫初定,总要有人分担一些权责。分身之术本源于那上古斩三尸法门,只不过三尸会各有心性不同,虽说早有准备却不想能分裂如此。就算今日你不出手,日后我也会自行清理。”
泊夜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严肃,看起来并不似说笑,张七便听得认真,在他看来,这等不妥当的分身法门,确实应该是不得已为之的手段。
“正是考虑到这种可能,我才将这两个无罪、玄道设定为两个可以继承的名号,而不是分身的名字,也是为了方便在当下的境地可以有回旋的余地。”
“玄道、无罪。”
张七念了一遍,泊夜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决定。
“你野心不小我知道,但又何来罪孽之说?”张七突然问了一句。
一瞬间,泊夜的面色也冷了一分,瞳孔微缩,但下一秒又如熙光暖阳,微微笑着看着张七,道了句:“七儿何出此言?”
“追求玄妙道法本是修仙者的目标,你的道法来自玄府,若是修玄府之道那也是理所当然,若是以继承玄府为目标那也正常。这便是野心之说。”
张七有恃无恐的模样让泊夜觉得颇为有趣,见他这般猜测自己的目标又觉得好笑,此刻也不答话,静静听他说下去。
“所以玄道一名我能理解,但无罪之说又是何来?”张七也不介意,又道:“若非自认有罪孽,那又何来追求无罪之说?”
“这修行一路逆天而行又岂是毫无罪过的,”泊夜似乎并不打算解释这事情,站起身来,抚了抚张七的肩头,道了句:“待得七儿大了些就会明白了。”
“早说了莫要将我当小孩!”似乎这话就戳到了张七的痛脚,眼一瞪,道:“那我便要这无罪的位置,你既然自觉有罪,我便当你的无罪之身。”
他这话说出口,连泊夜都有些吃惊。回身看了他一眼,当年带回去半大的孩子果然是成熟了,那眼神之中的意思泊夜也明白,但如今这般直白,到底是有些意外。
他静静站立了片刻,最终是不做任何解释,道了句:“随你吧。”
便将这事情定了下来。
隔日,上清宫便从道祖宫中传出令来,命张七继承那“无罪”之位,位列道宫第二,仅次于道祖泊夜。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