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 365题——70.ナミダ/流泪  

2016-02-04 23:08:2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最近在用一种很龟速的节奏看着一段,真觉得这里的小宫主好可爱,又很可怜。他几乎是丢掉了以往一切可以值得自豪的东西,没了身份没了归属,甚至连生存的目标在一段时间内都消失了,所以程钧成了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很恶意的猜测了一下如果程钧真的死了,他是会在极度失望下动用一切手段,利用九雁山剩下的人作根基来个东山再起;还是和上一世一样莫名成了天台洪流中的牺牲品。毕竟天台出世是必然的,程钧只是提早了时间而已。
而且对于张清麓这种心态程钧应该是知道的,只是他重点不在这里,自然不能分心更多,他对张清麓的一切安抚出于“这个人有很大的价值”的前提下,虽然也有朋友一场的基础但毕竟淡薄。这一组最后出海的人里面,唯有张清麓是真正的一个人孤立无援的,他和程钧是弱势合作关系,别人都是强势挂靠关系,所以小宫主这段时间真的是很想好好安慰他。
然而这段时间也是他性格转变的关键,以往端着的那些架子(因为出身关系)都没了,压在他身上的决策力和坚定的形象也不需要了,张清麓有一种明显的活泼和积极的变化,这点也是为何程钧和他说话更平等些,和九雁山说话的时候哄人居多。当然也是这一大段的内容让我对秦越真是越看越烦。秦越是典型的眼高手低,有点小聪明不过也就如此了。所谓天机,他若是合格不会有苏师兄出来拉人气的。
应该说每单刷一次这里,以上感受会更深一分……以至于我站定西皮就跑不掉了……[叹气……
单独把这段拿出来改变了一下,就当自我满足……毕竟心疼小宫主……
放个存档:
P站:待补
------------------------------------------------
70.ナミダ
流泪(哭泣)
[上天台 程张]

费尽心机,用尽底牌终究杀了玄道,对于程钧而言,不仅是他如今实力的体现,也让他心境向前跨了一大步。毕竟前一世他合道之后,玄道这等级别的神君,也不算什么,杀上一两个都是随手而为。而如今堪堪结丹修为,已经杀了一个神游级别的神君,哪怕是利用了藏空神眼和上一世的经验,又有剑琴二老和剑傀兵阵,也是了不得的行为。
但是程钧连得意的时间都没有,如今正是连轴转的档口,稍一懈怠就要赶不上节奏,更何况,他还有要紧的事情要一一完成。那些事情不仅意义重大,对未来的影响也很大。
杀了焦元成是头一件。程钧连玄道都杀了,自然不会在乎多一个焦元成。更何况这蛟龙早就没了利用价值,如今死在九雁山的祭台之前,也不过是一个开路的。是的,给后头那些该死的人开开路,让他们走的痛快些。
另一件,说起来也是同一件事情,吊唁九雁山的那些同门。
程钧特意摆上了苏牧野的牌位,此人与他相识时间乃九雁山众人中最短的一个,影响却是最大的。不得不说,若无苏牧野,只怕程钧也不会彻底绑在九雁山之上,更何况如今还是心甘情愿的。
只是这些话他都说不出口,上一世孤寂惯了,独来独往得行为模式虽说已经有所改变,也想过要建造一个自己的道统,却没想到这一日来的这么快。快得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于顺利了,而这一切都是从九雁山开始的。
程钧心思有些复杂,又存了要启动天台的心事,他看着吊唁的事情已经到了末尾,便独自转了出来。他原本是想找秦越去做那收尾的事情,却不想先看到了张清麓。
那人一身青衣素缟站在角落,看着满眼白色,神色哀伤,眼圈泛红,看起来并非作伪,又兼之一人孤立,顿时有一种落寞的感觉。
程钧想到之前自己回来时候他那口气带着恶意的嘲讽,却掩盖不了的担忧。以张清麓的出身和以往,若非成了上清宫的弃子,又岂会落得如此境地被自己抄底带走,甚至连一个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程钧心中不知道哪里就软了一分,忍不住问他:“你是认真的?”
他觉得张清麓不太可能真的为了九雁山的人伤心,但如此神情只怕也有几分触景生情的关系,想必是联想到自己或许也会有差不多的下场,便有了感伤。
果然,张清麓摇头道:“倒非其他。乃是焦元成说起了家父的往事,我追思先人,有些感概,实在是……实在是很少听到家父的消息……”
程钧默然,他想到自己初见张清麓不就他就卷入了紫霄宫宫主之位的争夺,当时便有人说他乃是背后靠山硬,如今看来确实很硬。只可惜这么多年,却父子相离,不曾见面。张清麓从小奉信的同心同德让他对亲近之人带有几分精神上的依赖,如今乍一听到自己父亲的消息,只怕是比谁都来的心急。
虽然旁人看不出来,他也不会表现出来。
程钧呆立在原地不知道是安慰还是开解,隔了片刻才说道:“早知道,也该多问问焦元成令尊的消息。”
张清麓闻言看了他一眼,那眼眶依旧红着,若非程钧发现只怕又要落下一些泪来。程钧突然想到,他之前那一出哭丧的戏码,未必没有真情,只是那感情不是对着九雁山的而已。乱七八糟的联想间,程钧想到自己之前和秦越闹翻又和解的时候还说自己舔不下脸来落泪拉拢人心,要是张清麓就能做到。
现在看来,张清麓也不过是因为养尊处优惯了,现在刺激受的大了,也需要发泄的途径。但是他从来都是习惯了心机施为,能一举两得的事情自然不会分开做。程钧这乱七八糟的想着,注意力就有些散了,回过神来就听到张清麓说道:“能问的我都问了。其他的都是我现在不该知道的。只有几百年后,我有了实力,有些事情我自然会知道。”
实力不足,正是如今行事大碍。程钧刚刚体会过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取巧之下得了胜却依旧明白实力的落差摆在那里,这正是如今的他们都欠缺的,但能发出这般感慨的却只有张清麓。九雁山众人心里是觉得只要程钧在,只要程钧修为上去了,他们是不是有进展到不是个问题。而张清麓不同,他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修为不足的困境的,故而此时此刻,也只有张清麓才能发出这般感慨,也只有他才了解抓紧时间提高修为的重要性。
程钧微抬拳头,与他稍稍碰了一下,算是鼓励:“我欠缺的都是一样的东西。既如此,当与君共勉。”
张清麓略一愣神,抬头看着程钧,忽然又笑了一下,点点头,算是了然。
程钧却觉得他那表情又有几分碍眼,要哭不哭将笑未笑,仿佛受了委屈强自忍耐似得。他一伸手遮盖了张清麓的双眼,微微的凉意覆盖在眼皮上。张清麓感受到法力轻微的波动,随即又重见光亮。
他听到程钧说:“我去找秦越。一会儿姚圣通出来,你一定要留下她在寒玉山住一晚上。”
程钧有事瞒着他,张清麓是知道的;秦越看自己不顺眼,张清麓也是明了的;但形势所迫,这些事情远不如当下大局来的重要,所以他也不多问,只是道了句:“好吧。”便先行一步,走了进去。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