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14.冷/寒冷  

2016-02-29 23:04:0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许久不见的落凡梗,忘记以前有没有说过,张清麓落凡化名是张延旭,程钧是程九,所以对内是本身的称呼,对外是化名称呼。[写完没看,错别字什么的大家自己纠正一下吧~
最近三次元忙得昏天黑地,完全没有办法双更或者同时写别的故事……连这对都开始断断续续,也是累……不过坑我终究会平的,早晚问题……放心吧~谢谢每个来看的小伙伴~当然来嗑叨的更是感谢~~~
存档:
-----------------------------------------------------------
214.冷/寒冷
[上天台 程张]
(落凡AU)

时岁大寒,又临近年关,诺大个京城,竟然就莫名的带上了几分冷清。前几日里落了雪,纷纷扬扬的飘了好几天,今日里终于放了晴,天色一片清冷的淡蓝色,偶尔有几丝云絮,晃晃悠悠的从这头飘到那头,很快就被满地的银白色给遮掩的看不出跟脚,消失在空中了。
都说霜前雪后,自然这大雪之后的晴天是最冷的。气温来不及化雪,大太阳又被这雪地折射的晃眼,看久了就要流泪。外头的雪已经有半个小腿的厚度了,院子里倒还好,下人们来来回回已经把人容易走到的地方清扫了干净,剩下的院子里倒还留着那些白色,看起来颇有几分错落有致的模样。
程钧从外头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张清麓倚着柱子,捧着个手炉,在那头放空似得不知道看什么。眼神落在那假山上,视线却没有聚焦,显然是心不在焉。
程钧快步走过去,又打发了想要上来帮他拿披风的下人,顺手将那狐裘就往张清麓身上盖过去。
“哟?九爷回来了?”
张清麓也不回头,由得他把自己裹起来,左右没人的情况下,这些年他倒也不如最初那般小心了。
“怎么站在这里发呆?”程钧从他手上拿走那黄铜小炉,又给他到了一杯茶,趁机捂了捂他的手,果然外头还是冰的。张清麓这些年身体是越发弱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倒是精神不错,身体因为浊气沾染而发作的频率也低了不少,但程钧知道,这种看似好转的表象之下,乃是他道体已经被世俗浊气侵染,逐渐达到平衡的状态,若是不能早日脱离,说不得日后解开了禁制,修为进展也要受到影响。
但是这话他说不出口,以前的时候说过几次,张清麓一开始还跟他好好分辨,到了后来直接翻脸,眼看着他这态度坚定的模样,程钧反倒心虚了。说到底他是自私的,恨不得把张清麓绑在自己身边,既然如此又何必一定要让他脱离自己独自前进呢?
程钧安慰自己,或许就跟自己不想张清麓离开一样,清麓也一定不想离开自己。但回头想想,也可能是张清麓想要和自己了断最后的因果。程钧落凡莫说是他自己的危机,同时也是张清麓的转机。这最后的结果,不到最后那日,谁都说不好。
这些话程钧只能藏着,说出来保不定张清麓还得翻脸。不过就算他不说,难不成就看不出了吗?
好比现在,张清麓也不过是眼角扫了一下,就知道他的心思,笑着啜了口茶,才回道:“九爷虽说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到底还是年纪大了,这般爱操心,宅子里的苏婆婆都不如你。”
程钧被他不痛不痒得嘲笑几句早就习惯,知道他是转移话题,道:“三殿下的储君之位也是早晚的事情,你此刻不便于出头,还是莫要操心了。”
闻言,张清麓皱了皱眉:“慎言。”
程钧:“我知道,周围没人,也没有细作耳朵。”
似不同意的摇摇头,张清麓到底没在这个话题上接下去,他这个少师身份太醒目,如今出头反倒会适得其反,程钧说的没错,他是关心则乱。想到以往自己谈笑间天下皆不入眼,如今区区储君之位就有些担心,到底是涉及了他们日后的计划,关系到程钧和他自己,乱了心神。
“你也莫要担心了。”程钧自然晓得他的心思,“这些事情,我也有分寸的。”
“怎么,终于决定从武夫的形象力脱离了?”
“……好歹当年我也是入了二甲的。”
程钧辩驳了一下,虽说有些无力。
“皇上看脸啊,真是个好习惯。”
可不是,当今圣上对“程九”的偏爱已经是朝野皆知的事情了,当年说程九是皇帝的栾宠的话也是怎么难听怎么来,可惜都抵不过程钧这么能打,全都被打回去了。皇帝虽说也动过心思,却不曾强求,倒让这两个做了几套方案的神仙,无从下手。
“这次是打算怎么?”
“北疆。”
“到底还是轮到你。”
张清麓叹了口气,他是反对程钧出征的,战场杀戮之气过重,他担心会影响到程钧的道心。也亏得皇帝那里偏爱,拖了许久,终于熬不下去了。前阵子的战况告急的文书一封又一封,张清麓这位户部尚书自然是清清楚楚的,当时程钧就说了估计年后就要去了。
没想到年前就要动身。
“没法子陪你过年了。”程钧拿走了茶杯,又把重新整了火炭和香料的手炉递换给他,“自己看顾着点,药也不多了,如果这京城真的闹翻了,你就干脆过来北疆吧。”
“你让我一个文臣去前线,给你们算账不成?”
“那可好啊,”程钧也同他笑,“反正理由这么多,你随便挑一个呗,正好也远离了立储这里头的污秽,对你道体也好。”
“我晓得了。”张清麓伸手拍拍他胳膊,“待得三殿下这里打点妥当,我便寻个理由过来。这道路都铺好了,最后一点事情还是要看他自己的,若是不能走过去,我们再扶持也没用。”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失败怎么办?”
程钧突然问了一句。
“你觉得会败?”张清麓奇道。
“不会。”
程钧下意识回答道。
可不是么,有他又有张清麓,两个算计高手教出来的,就算是傻子这么点事情也该做好了,更何况这小孩当初看起来还是很聪明的。
“说起来我更看好七丫头啊。”程钧感慨了一句,七公主的性格脾气有点类似于程钰,当真是中他的意,可惜缘分不足,如今的朝堂情况,女子也难以登基,到底有些可惜。
“回头你把蓬莱留给小钰不就得了。”
张清麓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说笑了一句。
“那还是给景枢吧,到底稳妥些。”
程钧翻了个白眼,给小钰的后果只怕后院都要被拆了。
“哦……”
那若有所思的回答又换来程钧一个白眼:“放心,没打算给九雁山。本来想说你不肯走就给你的。”
“谢谢程大掌门,我可不要。”
张清麓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程钧就算早就想通了还是有些介怀:“说到底你还是嫌弃蓬莱呗。”
“哪能呢,蓬莱太大,我力有不逮啊。”
“装。”
程钧也给了他一个白眼。说起来自从落入凡间,两人之间的关系反倒更轻松了,有时候,因为张清麓对俗世朝野的事情更了解,程钧还要听他的多几分,这般年岁积累下来,当真是有一种老来伴的感觉了。
好比如今程钧嗔了他一句,张清麓反倒笑了起来,大概又是吃了冷风,笑到后头,又有些咳。
“好了好了,到底是大冬天的,冷得很,回去吧。”
“嗯。”
程钧把人一裹,揽着就往回廊里头走,张清麓难得不违他,眼神又有些飘了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