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9.息も絶え絶え/奄奄一息  

2016-02-28 00:34:5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小伙伴说不知道清麓死了程钧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啊……这个还是要看程钧用情多少?他对秦越能下手救人这么果断,对着张清麓,我觉得他反而会慌乱一阵子……大概是因为不重要的就能冷静处理,重要的就要慌了……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阿……
当然正篇这么看下来也未必是程钧会做的事情,就当我ooc吧……最近灵感很扭曲,总觉得没有,写写又觉得有,想想又觉得没有……心累……
存档:
(存档的地方不说废话,废话都在博客……
------------------------------------------------------------------
29.息も絶え絶え/奄奄一息
[上天台 程张]

“不……!”
程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地面上沾满了鲜血,甚至已经染红了周围的海水,张清麓就躺在那里,让人无法相信人类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量的血。
几乎是漫过足背了,甚至还沾染着温度——哪怕明知道这只是错觉,都会觉得鲜血还带着他身上的体温。
程钧脚下发软的跑了过去,那具熟悉的身体就躺在那里,跌落在他的剑阵之上。万千剑光穿过的身体几乎是千疮百孔,纵然帝君肉身强悍,也经不起法宝齐发的后果。失去了主人的阵盘掉落在一旁,带着凌乱无章的裂痕,以及破碎的法宝残片。
张清麓死于自己的剑阵的反噬和阵盘的逆转。
自己应该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缺乏镇压效用的剑阵本身杀伤力和反噬之力就会提升,而越接近上古诛仙剑阵,这套阵盘的承载能力就会下降,张清麓唯有用自己身体作为阵盘承载的依仗,才能将整套剑阵指使如臂——同样的,一旦反馈,身体便会代替阵盘首当其冲,成为祭品。
明明早就知道了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为何还会任由张清麓自己推演剑阵的发展,甚至为了避免妨碍道心,自己还特意避开了和他的接触。
因为张七所以才对他冷漠故意排挤,希望对方服软的结果就是如今这等下场?!
程钧心中乱成一片,以往的冷静和周旋之力全部丧失,眼前唯有一片血色和倒下的青衣道君。
“清麓……”
他跌坐在张清麓的身体一旁,用尽所有的控制力搭上张清麓的脉门,尺关处静默一片,毫无声息,经脉全摧,法力丧尽,唯有身体还带着一点点的温度……
程钧的法力不要命的往他的身体里输送,手掌贴着的后心护着最后一点点心脉和丹田,脑海里则是翻天覆地的寻找可以复活眼前这个人的方法。
——什么办法都没有。
已经太晚了,纵然魂魄归体都无法承载,这句身体已经彻底毁了。夺舍也不行,魂魄被剑气损伤,根本无法夺舍。养魂,残魂恢复至少要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就算恢复了也未必能拥有之前的记忆和性格——那便不是张清麓了。
方法一个个从眼前走过,又一个个被程钧否决。他想要的是这样一个神采奕奕,野心勃勃,充满了斗志和算计的张清麓,而不是一个被小心翼翼养护着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张清麓。
那不是他的清麓。
空灯。
最后的念头停留在那盏早就被自己灭了器灵的灯上。当时那老头怎么说的?烧了半部道藏?
自己可不是就有半本么?如果烧了会不会有用?
再来一次,自己能不能抓牢张清麓?还会不会做的比现在更好一些?
当时在天台之战和隐老对决时候都不曾想过的念头猛然间浮现出来,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了。
程钧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奄奄一息。
“清麓……”
他唤了一声。
“……程钧……”张清麓的嘴唇微微动弹了一下,“救我……”
勉强可以听到的四个字,如同天雷在程钧脑海里炸开。贴着心脉的手往上,搂着张清麓的脖子,他俯下身子紧紧抱着那人,如同叹息般:“清麓……”
手指猛然收紧,这具身体最后的气息,断送在他手上。周围的一切开始剥落,红色如潮水般将整个世界淹没。

*******
“啊!”
睁开眼,已经是洞府之中,问心珠停留在他面前,淡色的光芒包裹着圆珠漂浮在半空中。程钧定了定神,才伸手将那物件收起。
最后关头,因为幻境中的张清麓那一句“救我”才让他醒悟过来——就算性命全无,张清麓也未必肯对自己求救。这点意识程钧还是有的,所以他醒来了。
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是问心珠的作用是叩问本心,他只是想知道如今自己的执念是什么,原来还是张清麓。
程钧也怀疑为何执念到这般深沉还未入魔,现在看来不是没有入魔,而是本心已经认同,反倒无法成为业障了。
只是张清麓对自己的感情,难以捉摸。程钧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是用情极深了,但情到浓处情转淡,只怕张清麓丢下自己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大概便是自己的心结由来。
然而并无解决的方法。
当空灯的念头出现的时候程钧就知道了,若是真有这么一天无可挽回,自己或许还是会这么做的。不管魔障,只是放不下而已。这一步到底要如何跨出去,如今的他还看不清。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