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20.月  

2016-02-22 23:11:0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祝大家上元佳节,月圆人团圆。
存档:
------------------------------------------------
120.月
[上天台 程张]

月行中天,盈满。
深青色的夜空带着通透的质感,呈现出深邃的宇宙。月朗星稀,万里无云,人间上元,仙境望日。
张清麓远远得站在水面之上,海波如丝缎一般反射着月光,在微弱的风力下,破碎成零零碎碎的金色,看过去便是金光粼粼,如同沧浪岛的鲤鱼一般,在夜晚中闪耀着光辉。
这是到了蓬莱之后第一个上元节。修仙之人岁月无边,自然不如人类这般讲究节气和岁时。何况心境修为上去了,对于这伤秋悲春的事情,就很少有心情了。
但终究有些触景生情。
张清麓略有自嘲的笑了笑,往年那些时岁的节日,因为有些刚刚入道或筑基的修士在,自然免不了也有些张罗,他高高在上只需要出席一下便是极大的面子。如今流落在海外,竟然生出了一些感怀。
这大约是得之不识,失之方懂。
这短短的数年海上漂泊对他的磨练竟然远远超出过往的几十年,张清麓甚至生出天地宏达,自身渺小的念头来。不过他悟性卓越,心性又佳,很快就将这种念头击破,重新整肃了心境,在雕琢精丹的过程里,也颇有几分一日千里的趋势。
因此他在这里也不过是稍许感触了一下,便定下心神,默默的沟通起上元月阴之气。
他有一门道法,乃是采撷天地阴阳二气,用于打磨自身精丹。比起用法力雕琢,更多了一份大道古朴的意味在里头。只是这门道法对于阴阳二气的要求颇高,不要至阴至阳,却要阴中伏阳,阳中抱阴,若是能正巧采集阴阳转换那一瞬间的精华,那便能省却许多水磨工夫。
只可惜这最后一项除非是天狗食日,否则极难寻觅。但阴中伏阳和阳中抱阴倒不难。
前者便是如今这月满中天之相。
月华为阴,月盈为乾,乾者正阳,堂堂皇皇,金玉珠满之相。正是阴中伏阳的征兆。
只不过这种日子只有上元、中秋可用,中元鬼月阴气过重,下元祭祀香火有毒,自然都用不了。
张清麓如今要用的,便是这上元月相。
只是这原本十成把握的事情,突然就有了变故。
天地之力微弱,这月相看似盈满无双,却牵引不下多少月华之力。一番折腾,法力消耗不少,月阴精华却不曾收得几分。张清麓背手站在海波之上,抬头仰望,突然就明白了——这里已经被程钧加了封印,虽说不曾完全隔绝天地之力,但毕竟是有了小天地的界膜,自然就少了天地精华的照拂。
以往因为蓬莱瀛洲灵气充裕,倒也不曾注意,唯有这直接引动天地之力才会发现这里头的区别。张清麓思忖了一会儿,算了算时间,只怕辗转传送阵出去之后也已经错过最佳月相,看来这次是要放弃了。
“清麓?”
背后传来呼声,带着一份意外和几分探究。张清麓转过身去,果然是程钧。
“掌门不去那上元会怎么跑这里来了?”
九雁山的人在沧浪岛组织了个上元会,说是借着佳节正好整合一下门派基础,好为未来做打算。张清麓方才露了个面,剩下的就是程钧的事情了,此刻见他来,自然有些意外。
“开宴了又不需要我时时作陪,你不也跑了。”
程钧几个跨步,便从岛上落到张清麓身边来:“可是有事?”
此时此刻出现在此地,若非有事,便有几分说不过去了。
张清麓也不答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月相。
如水的月华倾泻在他身上,给那身青色道袍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程钧看着他心中莫名一动,随即又反应过来。
手中法决掐动,那小天地的结界便多开了几分。海面上,隔着那层看不见的结界,这一头风平浪静,另一头波澜壮阔。张清麓便站在那结界的门槛上,引动身上道法,牵引那最后点月华入体。
程钧在他身后看着那迎风而立的挺拔身姿,踏波而行,衣袂随风,真是翩翩风采,谪仙样貌。
“有劳掌门了。”
“张兄客气了。”
程钧看着他向自己走来,拱手作揖,忍不住便将人托起,张清麓过于疏离的态度他有几分明白,之前不觉得什么,此刻却有些不快如极其细微的尖刺在他心头浅浅的扎了一下,便难觅踪迹了。
程钧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些原因,却无法在张清麓面前询问什么。只是又将那结界封好,询问了一句:“可是修行上的事情?”
他问得含糊,张清麓只是点了点头,道:“一时疏忽忘了这里外天地不同,倒是给程兄添烦了。”
“你我何必这般惺惺作态。”程钧到底忍不住讽刺了他一句,见张清麓只是笑笑,更是不悦。但他这脾气毫无由头,想了想又消弭了下去,顺手从袖袋里掏出个玉符递了过去:“收着。”
张清麓挑眉,那是一枚碧绿色的令牌,正面蓬莱两个篆书,背后十三岛的地图,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何物?”
“蓬莱令,刚刚定下的。”程钧也不看他,只是不用那空间法力慢悠悠的带着张清麓往岛上走去,“收好了就是了。”
张清麓是他选定的管事之人,自然要有这相应的权柄,只是程钧不想细说。而另一个又是何等机敏聪慧的通达之人,略一思量便明白了这其中的要害。
他也不推辞,只是拱拱手,便收了起来,随着程钧一同回去那如今的新家,未来的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