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16.あのころ/那时  

2016-12-09 00:11:3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写了个奇怪的梗,好像也没好好表达清楚……
_(:зゝ∠)_
存档:
==========================
316.あのころ/那时
[上天台 程张]
(现架AU)

走道上的灯是一种昏朦的暖黄色,从心理学角度来说,是一种让人放松并且扩大接纳感的色调。厚重的地毯和暖米色的墙纸也是异曲同工,虽说层高不够依旧有点逼仄,但两边零碎的镜面装饰让空间看起来大了不少。
程钧随意打量着这里,心道虽说是出发补给的驿站,但从装潢及设备完善程度上来说已经够得上四星水准了。要说再往上也不是不行,不过估计是亏本买卖,所以最后也只是选择了折中的装潢方案吧。
“你觉得呢?”
那悉悉索索的声音一直没中断过,程钧终于忍不住看了对方一眼。那人有点眼熟,也是学生会的,不过记得那是另一个来路的。此刻见程钧看过来,立刻又挤了几分笑容出来,似乎是早就成竹在胸一般,道:“也就一个晚上,男孩子一个人无所谓吧?”
“啊,这倒是无所谓,”程钧回了一个礼貌性的笑,果然看到对方的神色也愣了一下,不待对方回神,他又道:“不过真意外啊,这种淡季居然还有房间不够的情况呢。”
程钧摸出手机,点了点页面,故作疑惑道:“我怎么记得之前查的时候都是可预约呢?”
尚未等他调出旅店的预约查询系统,对面那人便匆匆打断道:“临近放假了也有不少人是临时过来的,预约栏上不一定会显示。”
“哦,如此说来,这系统还真是不够及时呢,回头是不是该提意见做个更新?”程钧趁势转移话题,“虽说名义上属于校内不动产,不过也是对外营业的商业部门之一,预约系统和实际情况脱节可不是什么好事呢,正好学生会下一季度的开发性项目还没有定下,不如就这个吧?”
他一口气说了许多,对方似乎没反应过来,被他带着点头道:“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到时候……”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一旁的另一个人似乎反应快一点,打断道:“先把你的住宿问题解决了我们还要去安排别人的房间。”
“嗯?”程钧敏锐的抓到了重点,“既然要先安排我的,哪怎么又说没有房间了呢?”
“你……”对方一时语塞,随即有些恼怒道:“你一个新人哪里这么多挑剔的毛病?让你住拼房就拼房,又不是让你打地铺,这么多废话!”
终于撕破脸皮说大白话了啊,程钧眉梢轻抬,正在考虑是直接把这两人解决了呢,还是稍微留点面子用稳妥点的方法处置了。结果还不等他开口,却听到背后有人出声:“怎么都站在走廊里?”
哦,看来是不用自己解决了。
程钧转身看到来人,果然是张延旭。
“学长。”他打着招呼,依旧是颇为乖巧的模样。
“怎么了?”张延旭对他笑了笑,问道:“小程怎么还站在这里,你房间呢?”
他们是临近期末出门做野地考察的,确切说程钧只是受邀请来“熟悉学习环境和生活方式”的,这几位临近毕业季的才是真正要做课题的。
“会长,”对面两人似乎并未料到张延旭的出现,学生会那人略有些慌乱,解释道:“我们正在和程学弟说房间的事情,正好人数论单他可能要去拼房。”
“原来如此,”张延旭看了眼程钧,对方并未作出表示,他道:“既然要拼房,就来我这里吧,反正我就一个人。”
“这……不太好吧……”对方两人似乎被打乱了节奏,一时间找不到理由拒绝。
“小程怎么说?”张延旭只是看着程钧,又问了句。
既然对方示好,又何必拒绝呢?
程钧做出稍微放松了点的样子,感谢道:“谢谢学长,打扰了。”
对面的两人因为计划被大乱而终究是放弃了,眼睁睁看着程钧提着登上包跟着张延旭去了另一头的房间。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张延旭替他开门的时候低声笑道,“是不是妨碍了你的计划了?”
“学长太客气了,”程钧笑着摇头道:“帮大忙了。”
他还打算低调一阵子,张延旭虽说有些管闲事的意思,但确实替他解决了不少麻烦。
“帮不帮忙我是不知道,”张延旭指了指房间里头,随后道:“不过你今晚还是要委屈一下了。”
“该不是打算让我睡地板吧?”程钧故作惊讶看着他:“那我还不如去睡尾房。”
“沙发、地板随你喜欢,”张延旭忍不住笑出声来,“或者和我挤一挤。”
他一推卧室门,道:“套房都是大床房,这可不归我管了。”
“哦,”程钧意有所指道:“学长要是不怕被我占便宜,我倒是不介意。”
他原意只是打趣,没想到张延旭露出一个颇为探究的表情,道了句:“你确定?”
程钧挑眉等他下文,却不想对方转身去了另一头,又道:“明日开始就没有这么舒服的住处了,今天好好休息吧。”
野地考察说白了也是另一种野外探险。寻常做法是找个熟悉的路线和一个熟悉路线的人带队,然后走一圈做好记录就算合格了。但是这里乃是学生会组织,要走的路就是没有开发过的地方,就算带队的几个都有经验,这过程显然也是会有危险的。张延旭让他好好休息,确实是好心。
只不过……
程钧最后站在床边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他知道是一张床,但没想到居然连多余的被子都没一条。
“我让客房服务送来吧。”
张延旭见他的模样便知道意思,笑了笑正要起身打电话,却不想程钧摇了摇头,被子一掀,也就躺了进来,才道:“不用麻烦了。”
正如之前所说的,不过一晚上,他确实不介意。
毕竟无论是身手还是经验或者警觉性,程钧都不认为张延旭能超过自己。若说这点时间他都要做出些不利于自己的事情,程钧会觉得他的城府和算计配不上他在外头的那些“传说”了。

******
“唔……”
沉重感泛起了疲劳,让原本已经有些好转的身体又变得难以控制起来。张清麓下意识的往前挪了半分,陷入一个更舒适的温暖的角度里去。
“怎么了?”熟悉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唤醒了还在沉睡中的意识,“又是噩梦?”
“不是……”张清麓感觉自己终于清醒过来,沉重感也慢慢褪去,才道:“也算是个不错的梦。”
他挪了挪位置,脖子从程钧的胳膊上挪开,扯过枕头,又重新窝入那熟悉的怀抱,才道:“梦见最早一次睡了你的时候。”
程钧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时候,笑着回他:“算了吧,第二天整个人睡在我怀里了也不知道是谁睡了谁呢?”
“那时候啊……”张清麓闭着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大概是我第一次在有第二个人存在的情况下又不是自己家里的前提下,居然睡着了。”
“这么严重?”
“嗯。”
相处的时间久了程钧自然是知道张清麓睡得浅又容易惊醒,但却不知道原来当时的张延旭已经有这么严重的状况了。
“所以第二天早上我才会那么吃惊。”
张清麓回想了一下当时茫然的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
“我还以为你睡傻了……”程钧伸手撩开他的额发,顺势偷亲了一下,才道:“难怪你后来都让我和你一个帐篷,原来如此。”
“反正那样也方便你行事,”张清麓以为他有些在意当初被自己利用了一下,解释道:“也不算亏吧。”
“不,我倒是觉得亏了,”程钧环在他腰上的手一紧,将人贴着自己,才道:“早知道当时就不要这么矜持了,说不定早就拐到人了。”
“嗯,说不得当时就是我占便宜了。”
见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张清麓也不客气,接着他的话吹了捧自己。说完了,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说是此一时彼一时,但到底不过是绕了个圈子,又回到了现时。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