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47.コンプレックス/自卑感  

2016-02-18 22:54:1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小清麓在老龙头下面看到程钧的阵法之后对他有了敬畏心,想想也是心疼……活生生从这里开始被压过一头……还没得礼贤下士的优待……就想揍程钧一顿……
存档:
P站: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439948
-----------------------------------
47.コンプレックス/自卑感
[上天台 程张]

张清麓有一小段时间对自己爹爹带着一点抗拒,但因为思慕情重,交缠在复杂的重逢感里头,以至于未曾发现缘由。待得张七在蓬莱住了两年,逼着他闭关合道,张清麓才突然意识到这种抗拒来源于张七真面目示人时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与那程钧谁比较大?”
张七当时的口气张清麓是记得清清楚楚,所谓的恨铁不成钢也不过如此。他当时恼羞成怒自然是直接驳回了,虽说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原则,但冷静之后还是耿耿于怀——倒不是因为张七这句话,而是因为这个事实。
自己的修为确实不如程钧。
初见程钧的时候自己已经筑基许久,之后更是化气为精,而程钧正处于入道巅峰,虽说自己帮他突破到了筑基,但根据后来的听闻,自己出不出手都一样,算起来程钧是故意承了自己一个人情,反倒是自己还沾沾自喜的以为收拢了一个心腹。
彼时,精魂天地的境界,看起来很远,其实近的很。
他看程钧年少气盛,天赋异禀,虽说只有七分仙骨仍旧是上上之姿。
当时他大程钧几十年,年龄上虽然看不出来,修为天赋上的差距,同样也没看出来。
再往后,程钧在筑基期的速度仿佛剑光穿梭,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也不差。他以为是剑祖的关系,还曾经担心他根基不稳,特意去问了师傅。直到最后反出上清宫,看到了剑傀,才知道这剑祖的威能还不如不要。
但程钧那时候确实已经结成精丹。
而自己还在化气为精和精丹境界之间,不敢轻越雷池。
当时自己已经知道程钧除了机缘,只怕天赋才是最为惊人的。何况当时还看到了程钧的阵道,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阵法在他眼前几乎是雕虫小技的皮毛伎俩,想到初识时自己还曾在鹤羽观挑三拣四对他的阵法评头论足,也是可笑。
大概就是在那时落下的心病,虽说不彰显,却不知不觉的根深蒂固,难以拔出——他对程钧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敬畏,因为高深莫测得看不透,乃至于竟逐渐演化成了一种自卑感。
张七当初的那句话,便是把他这种不足为人道的心态,狠狠的揪出来曝晒在了青天白日之下,所以张清麓是恼怒的,以至于出言不逊又大打出手。
但张七说得没错,因此张清麓的这个隐秘非但未曾随着合道而度过,反倒落得更深了。至于为何没有成为心魔,大概因为他对程钧除了敬畏并没有妒忌,还有便是两人的关系与旁人不同,一定程度上心意相通,也知道程钧看待自己已经高人一等,自然不会介意在这点。
只是这个念头就成了张清麓自己的秘密,直到很久之后他在与程钧的嬉笑中说漏嘴。他自己没有察觉,但程钧先发现了。
程钧面色微微变化让张清麓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什么,只是再想要挽回就有些困难。
他正在想要怎么说才能显得自己并没有那么卑微低下又同时不逆了方才的话,好让自己的借口没有那么欲盖弥彰。
却冷不防听到了另一个大秘密。
程钧对他说自己的修炼速度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张清麓才对。
他记得程钧当时的表情,一种微妙的尴尬又好胜的神态:“清麓是不会知道我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没让你直接超过我的。”
这又有什么?反正自己确实输给他了。
张清麓不以为然,还觉得程钧是安慰自己,却不想他顺手布下了结界,表情严肃的说出了一个惊天隐秘。
返世重修?
既不是夺舍也不是转世,居然是重头再来?
张清麓愣神了很久才稍微消化了一点程钧话里头的意思,但还是不敢相信。他倒不是怀疑程钧说谎,毕竟这种谎言毫无意思。但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要如何相信呢?
倒是程钧,看他沉默了,索性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细节不多,但处处合得上重要的关窍——张清麓到底是信了,因为他看到了那盏灯,虽然没了器灵,但灵宝的地位依旧,他也记得程钧最后战胜隐老与之有关。
“匪夷所思。”
张清麓当时就说了这四个字,便在一旁缓神。程钧的这个秘密太大了,他立刻就能理解为何程钧处处算计处处先手却不能说为何得知。所有人都当他有机缘,确实是机缘,两世的机缘都给了他了,可不是先人一等么?
“清麓?”
程钧却在一旁有些不安,表情里带着试探的神色开口叫他。
张清麓没明白他为何这般作态,毕竟自己知道了这种事情,就算是道侣被灭口也正常。想了想,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吧,所以张清麓回他道:“我不会说的,你放心吧。或者将我这段记忆抹除了,更安全些。”
这种事情,根本是法不传六耳的,自己居然问出来了,莫说什么自卑了,简直胆战心惊。
“清麓,”程钧却没有动作,只是皱着眉问了一句:“你很介意?”
“不……”张清麓下意识的反驳,随后想了想确实并不介意,只是觉得讶异:“我只是有些惊讶,一时缓不过来。”
毕竟是关中仙朝的传承,不管是从哪个角度都远胜过自己,何况还是有剧本的重来一次,真是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不过这点倒是好,张清麓到底对自己的修炼天赋有了信心,确实不能和转世重修的人比拟,自己在正常修士里也算是顶尖的了。
“清麓!”
见他出神,程钧又喊了一声,这次是抓着张清麓的手又问了一遍:“你不介意我是重修么?也不觉得恐惧或者恼怒我将这种事情隐瞒这么久?”
“为何要恼怒?这么重要的事情,你理当半个字都不能提。”张清麓叹了口气,“当真不要我消去这段记忆么。”
“不用,”程钧似乎略有放松,“我想说挺久了,不过怕吓跑了你,一直瞒着。”
嗯,这倒是,层层谎言,若是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能理解了。
张清麓正要点头,突然意识到程钧说了什么:“吓跑了我?”
原来程钧也会有介意的事情?怕自己无法接受这种作弊的行径而疏远他么?这也不至于,在张清麓看来,机缘无论如何都是靠个人把握的,只不过程钧的有些惊人罢了。
“嗯,你能这般坦然接受,我倒是有些意外。”程钧笑了笑,将人往自己这里带了一把,道:“既然你今天听完了全部,就再也跑不掉了。”
“难怪不肯消除我这记忆,原来是这个打算。”张清麓晓得他是说笑,又道:“还有什么隐秘的事情,一并说了吧,我也好早作准备。”
程钧愣了一下,含糊道:“还有些小事,零零散散的,想起来的时候再说吧。”
“不尽不实。”
张清麓给了四字评语,身子往后一躺,把个陆地神仙当靠背一样使唤,突然觉得心情甚好,如拨云见日,万里青空。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