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七)  

2016-12-06 23:19:5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哦……我好像又陷入了某种莫名的破案剧情套路……
前文:
存档:
====================
七、沉默者
(352.沈黙者)

内外房门打开时并无遮拦,程钧虽说身形颀长但也没有阻碍旁人视线,加之他并未用什么法术遮蔽,故而里外之人都看了个清楚。
那两个道童隔着门也不进来,只是在门扇打开的一瞬间便张大嘴用力哭了起来。那观主正要开口呵斥,只看一旁张清麓不动声色手一抬,顿时整个房间内都安静了。承德观主抬眼一瞧,只见那两个童子依旧在张嘴嚎啕做大哭状,却发不出半点声响,场面极其诡异,显然是身旁这人动了手脚。
他也是有眼色的,赶忙对着张清麓躬身赔礼道:“这两小子不懂规矩,还请前辈莫要动怒,容我问下来再来禀告前辈。”
“不用麻烦了,”张清麓摆摆手,面露微笑,道了句:“只是让他们冷静一下,承德观主无需紧张。”
承德心中略一安定,晓得这类前辈高人一般不至于刻意瞒骗,何况这两人看起来风光霁月,显然是玄门正宗,应当不至于对两个未入道的童子做什么手脚,便行了一礼往一旁退了去。
张清麓见他识趣,也不多言,往前一步走到两个道童跟前,道:“我欲问你们几句,莫要惊慌,细细回答,可能做到?”
两个童子此刻方堪堪察觉自己身上中了法术,虽说未曾见识过此等道术,但因其出身守观,倒也知道一些玄门的境界,此刻也明白过来眼前之人乃是自己所不能企及的前辈高人,又见那观主对其也甚为恭敬,故而赶忙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张清麓见状并不言语,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是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又有些松动了,查探下来才意识到,乃是那两童子的存在又能被感知到了。两人此刻虽不再哭泣,但也有呼吸和抽泣,时不时的发出些动静,不似方才,明明看得到却好像并不存在一般。
“多……多谢上仙……宽恕小童……我……我等……救得我等性命……”
两人之中年纪略大一些的那个更聪明机灵些,此刻看出张清麓身份不同,便学着往日在守观里看到的,跪伏在地上叩首告罪。但他年纪小也见识少,往日里跟着守观的人大多是受旁人拜见。此刻也说不利索那些礼仪上的话语,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什么前因后果。
张清麓倒也不介意,他原本就打算随便问问,此刻见两童子依旧有些慌乱,便出言宽慰道:“你等莫要慌张,我问你们,昨夜发生了什么可曾看见听见?”
“回上仙的话,昨夜原本一切都安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那大一些的童子此刻少许安定下来,回话倒也清晰了许多。
“你二人昨夜在何处?守观使者与你们是何关系?昨夜又何在?”
“回上仙,我二人是老爷的侍童,昨夜老爷在内间休息,我等便在外间守着,一贯如此。”
张清麓点点头,以他的阅历当然看得出两人说的是实话,何况昨夜到底是什么东西作祟他大概也知道,这问话也不过是做给旁人看的过程而已。此刻见童子说的清楚,也没什么要追问的。反倒是里头的程钧,打探的差不多了,此刻走了出来,见状问道:“你们两人身上符箓可在?”
“在在!”那两个童子异口同声,又手忙脚乱的从怀里掏出那张符箓。
程钧手一招,那两张符箓就漂浮在他跟前,白色的符纸一如既往的干净,上头有法力流动的痕迹勾勒出符箓。程钧略一查探,点了点头,又转身问那观主:“承德观主身上符箓可还在?”
“在,”言罢他也从怀里取出贴身存放的符纸,双手托着,道:“请前辈查验。”
承德虽说修为不高,但他毕竟是一方观主,应变能力也算是如今场面上的人里头高的一个了。以他的辨别能力倒也能明白,这杀丨人留骨的线索,只怕要从这符箓上寻来了。
程钧亦是一招手,那符纸便如方才两张一般,漂浮在跟前。众人偷眼去看,并无什么区别;又拿眼去打量程钧和张清麓的神色,也无变化,显然是这上头没什么痕迹。
“那守观使者昨日可有取符箓?”程钧问道。
昨日承德问他讨要护身之物的时候乃是算足了人的,既然连观中寻常道童都计算进去了,想来也不至于怠慢了这位使者。
“回上仙的话,自然是给了。”
承德见程钧一手符纸悬空的手段,晓得他真的是来历不凡,便顺着方才俩童子的话来称呼程钧为“上仙”。又见程钧只是点点头,并不纠正或者另有表态,便明了这两位是真的当得起这称号的,心中又有惊恐生出,不知为何自己这小地方居然惹来了这两尊神。
“我方才查探那白骨尸首,并无符箓存在,”程钧摇摇头,又向那两个童子问道:“你等可知内情?”
“……我……我知道……”
这次倒是那个小的先开口,显然他比方才那大一些的童子更不懂得如何应对,而程钧他们却对此并无表示,只是点点头道:“你且说来。”
小道童心中似乎仍有畏惧,见程钧看过来,身子往后瑟缩了一分,又拽着一旁大道童的袖子,才道:“……老……老爷把它丢了……”
“哦?”
程钧只是应了一句,似乎并不意外。一旁的承德和随同来的几个道人却纷纷变了颜色,他们此刻也算明白过来,这守观使者乃是因为丢了符箓才惹来这杀身之祸。想到自身昨夜若是有所犹豫猜疑不曾将那符箓放在身上,只怕此刻也是一具白骨了。
张清麓在一旁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再看程钧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又觉得有几分好笑,便使了个眼色,示意程钧莫要在摆谱了。后者见张清麓的眼神,心下了然,回了一个微笑,示意他慢慢看戏,自己则又问那小道童道:“既然你们老爷丢了符箓,为何你们还留着?”
“上仙莫要恼怒,”这次回话的乃是那大童子,“我等乃是小小道童,与老爷不同,并无修为在身。老爷或许不许要这等护身之物,我等则不同,还需仰仗此物庇护。”
“你倒是机灵。”程钧看得出他是记住了承德的话,也略一点头,本已差不多了,只是突然想起,又补了一句:“昨夜可有什么奇特的声响?”
“小童未曾听到。”大童子回道。
那一旁的小童子也待点头,却又突然摇摇头,道:“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还看到了一点光。”
“哦?”程钧来了兴趣,问他:“如何看到听到的?”
“我……我夜里内急……”小童子脸上带着一点羞涩,回道:“出门解手的时候,听到老爷的窗外又嘎啦的声音,隔了一会儿又有一道光……就……就没了。”
他年纪小,有些细节说不清楚。程钧挑眉看了他一眼,突然道:“你莫动,让我看一下。”
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境界,只要不是有意为之,寻常搜魂之术也不会对被施术者产生什么额外的负担。程钧此刻也不过是用神念查探他记忆中的场景,并不涉及神魂,则更是轻易。
只见他手指在那道童额头一点,一道淡淡的光芒闪过,便收了回来。
“有趣。”他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转而对张清麓点点头,这才转身回来,对那承德观主道:“承德观主,有劳你将观中人集中起来,尤其是昨夜取了符箓的人,我要一一查探一番。”
“是,还请上仙随我去往前殿。”承德一拱手,做了个引导的姿势,转而退出去,往前殿带路。
一旁另有道人,乃是承德弟子一辈的打扮,正要寻人将那守观使者休息的厢房整理了,却不想一转身,看到张清麓站在他身后,正盯着此处。这道人吓了一跳,赶忙躬身行礼,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不知上仙有何吩咐?”
“不用紧张,”张清麓面露笑意,气韵温和,回道:“此处由得去吧,你们莫要动手了。”
言罢,一甩袖子,那厢房便好似被个罩子笼了。那几个道人原本还靠得近的,此刻都莫名被推出去了几尺距离,晓得这里有也有大法力存在,便不再言语,略一行礼都退了下去。
张清麓这才慢条斯理的寻到了前殿,刚入的大厅,果然见观中所有人都到齐了。十六个道人以承德为首,按辈分排列成三排;后头又有那三个仆役,还有那两个道童站在旁边,共是二十一人。
程钧见张清麓来了,略抬手,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随后才转身对那承德问道:“承德观主,你说你观中有修士十六人,杂役三人,如今可是到齐了?”
“回上人,俱是到齐了。”
“昨日领我二人来此的少年呢?”程钧问道:“为何不见他?”
承德心中大悔,若是早知道平青带来的乃是两位大修,自己又何尝会如此疏忽?只是此刻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好沉着脸应道:“平青乃是村中孤儿,因无族人照拂,老观主当年看他可怜,许他在成年前寄居我观中而已,实则并非我观中之人,还请上仙见谅。”
“无妨,我倒也不是责怪你。”程钧一抬手将他虚空托起,又问:“他人何在?”
“应当在后院尚未起来,我去寻他来,还请上人稍待。”
承德赶忙应道,正打算往外走,却又听旁边那人道了句:“慢来。”
张清麓抬眼看了看程钧,见后者并不搭腔,只好继续道:“你进来吧。”
众人先有不解,随后往那殿门外看去,一个身影从大厅外头出现,闻言好一会儿才慢慢走了进来。待得到了众人跟前,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着往地上跪伏下来,便不再动作。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