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365题——238.止まらない/喋喋不休  

2016-12-27 23:02:3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LOF 777fo的点梗,拖到年底了我也真是不好意思了……
点梗要求是:
“柳聚聚吃错了药,可以听见别人内心的声音,这件事除了木师弟其他人都不知道。柳聚聚和沈老师下山打怪,柳聚聚就被沈老师内心的吐槽轰炸了一路(总之就是柳聚聚看出沈老师一本正经表情下的各种小心思)”
原标题是“无止尽”的意思,我做了点衍生意的改变,用来切梗。
存档:
==========================
238.止まらない/喋喋不休
[人渣反派 柳沈]
(777点梗)

“师弟啊,”木清芳的神色如常,只有熟悉的人才看得出他眼神里稍许一点的不确定,“其实这个也不算什么副作用啊。”
“闭嘴!”
柳清歌从来算不得好脾气,此刻更是脸色极差,一腔怒火隐藏在眼底,甚是可怕。
“…………”
木清芳从善如流的闭上嘴,一声不吭退后一步,顺手拿了一旁的药罐子继续捣捣弄弄的,开始不看那个站在他药庐里的人。
“喂!”
感觉脑内的杂音略微退下去了些,柳清歌又一次怒道:“拿解药出来!”
“师弟啊,”木清芳摇了摇脑袋,连头都没转过去看他一眼,依旧一锤一锤的杵那药臼,语气沉重道:“我又没给你下毒,哪里来的解药啊?”
“………………”柳清歌一时语塞,片刻后道:“研究一个出来。”
“一时半刻也来不及的,”木清芳拿起一旁的药丸又仔细看了看,才道:“反正你也就吃了一丸,算算药性,不过是三四个时辰而已,忍一下就好。”
“太吵了,忍不住。”
柳清歌皱着眉头,表情果然是难以忍受的样子。
“那给我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个感觉?”
“你自己吃一个。”
虽说平日里看起来永远是用武力说话的一个人,但实际上脑子转得比谁都快的柳清歌,直接给木清芳丢了个“答案”过去。
“嗯,”木清芳想了想,“每个人体质不同效果可能不一样啊,就算我吃了也未必是你这个结果,不如还是你说一下?”
可惜了,论经验老道和药理分析,木清芳甩苍穹十二峰的其他十一个峰主一大截呢,完全不落他的圈套里。
“吵!都是杂音。”
柳清歌忍不住抬手按了按耳朵根,却因为另一手执着乘鸾,也没法一起将耳朵堵上。何况这声音仿佛来自于他脑海深处,根本无法用物理方法阻止。
“说起来也奇怪,”木清芳终于忍不住上前来,掂过他的手,按了按脉象,又查探了一番经脉走势,最后总结道:“你整体脉络无损,脉象正常,法力充沛,精气旺盛,从药理上来说,这凝心丸效力完全发挥了,并无异常。”
“可你怎么解释这杂音?”
柳清歌可不觉得现在自己算是正常,若是耳朵里有无数人和鸟兽说话的声音,听不清却喧哗不已,任谁都不会觉得自己正常。
“嗯,这现象倒有点像凡人医书上说的幻听,”木清芳摇头晃脑,“但是修士本心宁静,幻听这种事情,乃是心神不守才会有的,师弟已经过了金丹期,怎么说也不该出现这种迹象。”
“应该……”柳清歌皱着眉头,神色严肃道:“应该不是幻听。”
“何出此言?”木清芳好奇道。
“木师弟可在?”一个语调悠闲的声音从药庐外传来。
“咦?”尚未及木清芳开口邀请,那人已经走了进来,看到药庐中两人,面露些许惊奇,道:“柳师弟也在啊?”

“柳巨巨面色不太好呢,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要了命了,要是正在吵架呢我横插一脚要帮谁啊?”
“柳师弟一定吵不过木师弟的,但是木师弟肯定打不过柳巨巨啊。”
“柳巨巨要是动手了可就没辙了,我也拦不住啊,啊……不过柳巨巨一向很好说话应该不会动手吧……要是真动手了……也只能委屈木师弟了……”
“说起来这两人到底是为啥站在这里啊,一脸严肃的,我到底是问还是不问啊?”
“好奇死了,不问好奇,问了估摸着又要扣B格……”

“你……吵死了……”
柳清歌转向沈清秋,虽说也是皱着眉头面色晦暗,但语气比方才到底是温和了一点。只是他此言一出,对面的沈清秋,一旁的木清芳,都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师弟?”
沈清秋挤出一个自认和平时没啥区别的笑容,道:“吵到师弟了?我拿个东西就走,断然不会打扰师弟的。”

“呜哇!柳巨巨果然生气了啊!”
“虽说柳巨巨平时比亲哥还可靠,但是生气起来也是真的好可怕啊。”
“本来还想问他有没有空的,现在还是闭嘴吧。”
“可惜好奇心啊,到底是为什么吵架?”
“木师弟好手段能让柳巨巨生气也是不容易啊。”
“该不是拿柳巨巨试药了吧?科学怪人木师弟啊。”

“对,”柳清歌按了按眉心,问道:“怪人木师弟什么意思?”
“什……什么?!”沈清秋显然是被吓了跳,面上一抹慌色一闪而过,小心翼翼问道:“柳师弟?你……还好吧?”

“柳巨巨怎么知道科学怪人?”
“吓死我了,还以为是他能听到我在想什么呢……”
“就算是穿越小说也别这么吓人啊!”
“系统!系统!出来解释一下啊!”
“需要的时候那系统就死机了真不负责,走完小说剧本就休眠这算什么随身系统啊!”
“呜哇!柳巨巨瞪过来了!除了第一次见面被他吓过,之后还真是好久没见过这表情了。”
“帅是真帅啊!不愧是柳巨巨!啊不对!我要端正一下态度,否则要穿帮了啊啊!”

“哦……”柳清歌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道了句:“没什么,你等一下。”
“无妨,师弟随意,”沈清秋看了看他,似乎在确认什么,才道:“需要我回避一下吗?”

“柳巨巨看来是有秘密和木师弟说啊,这个秘密真是好奇又不好意思问啊……实在不行回头偷偷来问一下木师弟算了。”
“其实刚才拿了茶叶走就行,留这么长时间反而尴尬了……”
“难怪木师弟都有点慌啊,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回头等柳巨巨走了再说吧,反正我也要那一点防身的药物,回头下山还需要呢。”

“不用,”柳清歌突然道,“你等一会儿。”
“那师弟请便。”
沈清秋心中各种吐槽和猜测,面子上却保持了一贯的斯文儒雅的态度,一袭青衣,一柄折扇,此刻语调温和,当真是翩翩君子风貌。
内外反差真大。
柳清歌又看了他一眼,默默的转身拽着木清芳往药庐里头走。
沈清秋在外头等了许久,正打算往回走的时候,却看到柳清歌一人走了出来。
一如往常,健步如飞,三两步走到他身边,从袖袋里掏出一个开片细碎制型秀雅的青釉茶罐来,往沈清秋手里一塞,道:“你的。”
“咦?”沈清秋打开一看,果然是他之前向木清芳讨要的茶叶,笑道:“多谢师弟,我寻木师弟就为了此事。”

“柳巨巨真不愧是柳巨巨啊,当真是牢靠。”
“说起来他怎么知道我是来拿茶叶的?
“啊,大概是木师弟说的吧,那我还要不要去跟木师弟打个招呼呢?”

“木师兄要碾药了,让我带给你的,不用进去了。”
“啊?”沈清秋愣了一下,应道:“好。”
他虽说是这么应了,脚下却没动,反倒是偏过身子让开道路给柳清歌,似乎是让他先走的意思。
还不死心想去问呢。
柳清歌这下不用听也明白对方所想的是什么,不过既然现在这个情况也算恰到好处,就不该白白浪费了。
“还有事?”
“嗯?”沈清秋看了他一眼,面露微笑道:“我之前看木师弟在制药,想问问他前些日子送来的草药可有什么发现。”
沈清秋时常下山走动,又有那魔尊做弟子,自然是什么稀罕物件都会遇到些,偶尔见着有趣或者有用的,就会带回来给千草峰峰主试炼做药,至于效果么,那也只能说见仁见智吧。
柳清歌闻言一语不发,只是安静的盯着沈清秋看。

“柳巨巨的表情又可怕起来了……”
“到底是和木师弟发生什么了?才说了一句木师弟就这种脸色……”
“到底要不要进去问一下呢?还是过几天再说?”
“不过马上就要下山了,也不知道这次什么时候回来呢,万一木师弟忘了就糟糕了。”
“啊,说起来岳师兄闭关,这次下山的地图还在木师弟那头,左右还是要进去一次的,干脆就说去拿地图吧。”

“你要下山?”
柳清歌突然开口问道,沈清秋正在暗自揣测,听他发问迟了片刻才应道:“确有此事,师弟怎么知道的?”
“木师兄让我随你一同去。”
柳清歌坦坦荡荡的说着谎话,却丝毫不怕沈清秋拆穿,“地图在我这里。”
“咦?”沈清秋这次是真有些意外,想了想才道:“也罢,这次又要劳烦柳师弟了。”

“柳巨巨真是,什么时候能叫我一声师兄呢?”
“叫木师弟倒是挺爽快的,方才还在吵架呢。”
“算了算了,反正路上有柳巨巨陪同安全系数最高了,也是好事。”

沈清秋想到这次,侧目瞧了眼柳清歌,恰巧对方也在看他,见他望过来,问道:“怎么?”
“没事。”沈清秋笑了笑,道:“我要再回一次清静峰,还请师弟等我一会儿。”
“无妨。”柳清歌点点头,面容平静。
沈清秋余光又打量了他一眼,目露疑色,摇着扇子,却也不再开口。

“柳巨巨感觉心情非常好啊,难道方才吵架吵赢了?”

他心有所想,一旁的人已经“听到”,嘴角的笑意忍了忍,不一会儿却又浮现上来。
正如沈清秋所猜测的,他如今心中所想,柳清歌都“听”得一清二楚。他方才特意进去和木清芳对质便是要对此事做一个探讨。原本只是为了研究法术在经脉中扩增而服下的凝心丸,虽说已经起到了预期的效果,却意外出现了一点不需要的副作用。
使用了凝心丸之后的柳清歌能听到许多人和事物的声音,虽说未必能分辨得出来是谁的,或者是来自何处的,但因为无数的嘈杂之音重叠在一起,反倒成了一种令人难以忍耐的背景音。
先前柳清歌来寻木清芳,便是为了此事。木清芳研究了许久也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最后推导出的结论乃是那凝心丸放大了五感,而柳清歌原本就资质出众根骨优异,五感放大之后感受力增强许多,便能听到不在自己周围人的声音。
却不想这个原本已经说得通的理由因为沈清秋的到来又生出异常来。
柳清歌突然听得到沈清秋的“心声”,确切来说是他的“想法”;而自从他听到沈清秋的声音开始,周围原先颇为明显的嘈杂音都退了下去,仿佛是将功能转化过来了一般。
这个缘故,莫说柳清歌就算是木清芳,也想不出个原因来。
最后这位千草峰峰主,苍穹山派最厉害的药师,想了个很不错的理由打发了柳清歌:“反正就他一个人的声音,左右也妨碍不了什么,你就干脆跟着他吧,顺便看看凝心丹还有什么别的变化。”
这算不得什么好说辞,不过意外戳中了柳清歌的心思。但为了避免曝光,他还是决定不让沈清秋和木清芳碰头。
另一方面,发现这一变化之后,柳清歌已经有了些乐趣了,好比平日里这位端正儒雅的师兄,原来私底下这么唠叨。这种两极分化的感觉,也是颇有意思的。
所以沈清秋说他看起来心情好,也确实如此。

“师弟,久等了。”
沈清秋从清静峰顶的竹屋里出来的时候,柳清歌依旧笔直的站在他门口,与他进去时候的样子并无区别。沈清秋暗忖自己也未曾耽误许久,应当是不要紧,便整了整衣襟,道:“师弟,这次出行乃是……”
“我知道,走吧。”
柳清歌直接打断了他,乘鸾一起,便要御剑。

“咦?柳巨巨带我飞啊?不错嘛。”
“不过反正也不急,马车也不错啊,明帆那孩子反正也准备好了。”

“你要坐马车?”
柳清歌听到他的心声,多问了一句。
沈清秋看他手指依旧搭在乘鸾上,想到之前柳清歌对马车出行的嫌弃,还是摇了摇头,维持着风度道:“有劳师弟了。”
柳清歌显然很满意,抓着他的手往乘鸾上一站,不见他动作,那飞剑如流星一般破开山门大阵冲了出去。

“啊,不愧是柳巨巨,又快又好啊!”
“帅翻了,果然修仙还是需要御剑飞行啊。”
“马车什么的果然比不上乘风而飞啊,可惜修雅不适合长久御剑呢。”

“御剑飞行与修为和技巧有关,”柳清歌突然转头道了句:“你修行不够。”
虽然他说得是实话,不过也确实打击了沈清秋的积极性。想到本尊曾经和他的一些矛盾摩擦,沈清秋也不得不承认,柳巨巨这张嘴的杀伤力也挺强的。
前头的柳清歌突然就沉默下来,即便没有转身看不到他的表情,沈清秋也能感觉到柳巨巨一下冷漠僵硬起来的气氛,虽说和平日那种状态没什么区别,但此刻总有些微妙的差异。

“这气氛……果然柳巨巨不是个能聊天的人啊……”
“虽然可靠。”
“开口问的话大概也不会有答案了,也不知道怎么,难道更年期?修士也会有更年期么?回头要不要问问看木师弟啊?”
“……感觉气氛好像更糟糕了……”
“算了还是什么都别问了。”

沈清秋一路上腹诽不断,却不想都落在柳清歌的脑海里。前者下定决心不开口,后者就更难找到话题。柳清歌虽然很想反驳他的话,但若是那样便会被沈清秋察觉异常,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两人就这般安静沉默的到了目的地。
这一次的任务倒也简单,双峡山下山谷地中有一片地堑,原先倒也正常,这段日子不知为何冒出瘴气来,掩盖了原本过地堑的道路。寻常人若是穿瘴气迷障而过,便会中了瘴毒,故而求到了苍穹山派来。
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柳清歌驾驭着乘鸾直接到了那山谷瘴气外头才停下,放下沈清秋在细细查探,自己则在一旁护卫。因为知道沈清秋在想什么,这一趟的处理过程异常简单。
或许正如木清芳所言,凝心丸的效果放大了五感,连带着造成瘴气的源头都轻而易举就寻了出来。
可惜沈清秋不知根底,下去一探究竟的时候,险险中了暗招。他当时为了避免吸入瘴气,正好开不了口,心中大叫柳巨巨,却发不出声音来。正以为万事休矣的时候,柳清歌一柄乘鸾从他耳旁御风而过,将那魔物斩落剑下,破开了整个地堑中的暗瘴。

“多谢柳师弟。”
沈清秋一本正经对他道谢,一边打量周围被柳清歌破开的结界,一边暗道柳清歌大约又要对自己的没用生气了。
“无妨。”
柳清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道:“你,挺好的。”

“柳巨巨这是吃错药了吗?”
“天啊这话什么意思?”
“是说我添乱也挺好?”
“他给我的定义就这个程度了?”
“这种设定都能忍受?不愧是柳巨巨啊。”
“啊!不对这种奇怪的设定什么时候来的?还不如好好发顿脾气呢。”
“完了这到底是生气还是不生气,怎么回答才好????”
“这时候系统不顶用真是一塌糊涂。”
“要怎么回答??”
“柳巨巨该不是真的吃错药了吧?好奇怪的表情啊。”

柳清歌听着他的心声,面色也又晴转阴,心想确实如沈清秋所言吃错药了。本来还觉得有点好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闭嘴!”
柳清歌终于忍不住低喝一声。他这位师兄的另一面实在惊人,这“心里话”的速度都赶上一般人吵架的语速了,真是太令人吃惊了。以至于让他不得不仔细考虑一下,这凝心丸到底是算不算好东西。
“师……师弟?”
沈清秋暗道一声自己并未多话,这柳巨巨是怎么了?又想到他心情不好,终于忍住了问话。
两人相顾无言,柳清歌看着他收拾了整个残局,又见沈清秋看着他,等他发话,才勉强道了句:“走吧。”
回去的路上依旧是御剑飞行,依旧是后面一个心里喋喋不休面上却沉稳冷静的沈清秋,柳清歌听得久了,到了清静峰的时候,突然又有些不习惯了。
因为他发现,凝心丸的效力结束了。
沈清秋依旧是那个说话文绉绉,走路慢条斯理,摇着一把扇子,风度翩翩的风雅模样,却再也听不到他另一个声音了。
柳清歌有些莫名情绪,失落或释然,说不清却也不需要厘清。
一如寻常与沈清秋告别之后,转身离开。

***********
番外:

“凝心丸拿来。”
“柳师弟你要那个干嘛?不是说很吵么。”
“有用。”
“没了,你说吵我后来给弟子试了一下药效,都用完了。”
“再做。”
“………………”
“马上!”
“………………沈师兄已经下山了……”
“………………”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