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十)【完】  

2016-12-25 01:17:0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圣诞节把这篇平坑了~~~
也算应景吧~风雪什么的~不过魔都没有雪……_(:зゝ∠)_
接下去我争取完成了流光(在元旦前吧……争取一下……
前文:
存档:
====================
十、清除
(257.掃除)

“承德观主可还记得平青的身世?”程钧指了指依旧闭目坐在一旁的少年,问道。
“自然记得,”承德闻言回道:“平青乃是被家师所救,据说当时大雪封山,家师在白岐山下听到婴孩啼哭,寻了过去,便看到被丢在雪地里的小孩,心中不忍带了回来,又取了名字叫做平青。”
这话之前他也说过,不知为何程钧此时又要问他,便一字不差的复述了一边。
程钧笑道:“观主好记性,既然如此,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到底是什么缘故可以让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孩能在大雪封山的日子落在野外还能存活?”
“莫……莫非……”承德被他问得一愣,想了想道:“莫非是刚刚丢弃的?”
“大雪封山,若是刚刚丢弃,想来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以老观主的修为,周围有没有人堪堪离开,想来应该是分辨的出来的吧?”
“这……这是自然……”
承德想到自己师父当初也有入道七八重的修为,算得上是个高手了,凡人若是在周围刚刚离去,自然能发现。想明白了这层,承德突然反应过来程钧问得这话的意图,惊愕道:“真人莫非是说这婴儿被丢在大雪中许久,不曾冻死?”
程钧笑了笑,算是肯定了他的猜测,又道:“白岐山这几年是否经常有异动?”
“这……”承德愣了一下,他常年待在观中,白岐山虽然离得不远,但山里头有没有异动,他还真是不知道。
见他露出茫然,身后有个弟子上前一步低头叩拜道:“回真人的话,白岐山这些年来确实有异动。”
“应且,你何处此言?”
程钧看了他一眼,认出是方才提醒承德的那个机灵的弟子,点了点头道:“你且说来。”
“回真人,弟子听闻这些年来白岐山中时常有地龙翻身,只不过因为动静不大,影响也不严重,故而都未曾当回事。”那小道士口齿清晰,说起来也颇有条理,道:“寻常日子,若是遇到了地动,村民便不入山去。只是这地动时有发生,虽说不严重但也防不胜防。后来有人发现了规律,那小地动不过月余便有一次,过了一次,便可有足足一个月的时间不会招惹到地龙翻身的时辰。故而大家都养成了习惯,在估摸着地龙翻身的时候,就不入山去,如今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程钧点点头,道:“说得挺清楚的,我再问你一事,这小型地动的事情,最早是何时开始的?”
“这……”那弟子一时被问住了,求救般得看向承德。
“这地龙翻身因为没有损害,动静也不大,故而都没什么记录,”承德认真想了想,回道:“小道倒是曾经听家师说起,十余年前便已经有了迹象……”
他话说到此处,恍惚明白了什么,忍不住去看程钧,又偷偷扫了眼一旁依旧没有动静的平青,神色中有些难以置信。
“倒也是个反应快的,”程钧与一旁的张清麓说笑了一句,见后者依旧端着个神仙架势,只好乖乖回过头来解释道:“正如观主所知,平青出现便是在那地动之后。若我未曾料错,老观主捡到平青的前几日便又一次颇为明显的地动?”
程钧嘴上说着没有料错,实则他前一日与张清麓在山中发现的那个山崖上的裂口,便是最好的证据。他本就跟着那因果来寻这山精的,自然对这精魄出现的时间掌握的准确。
果不其然,承德听此一问,亦是露出顿悟的神色,点头道:“确实如此,家师当时曾提到一句说本打算入山寻药,不想遇到地龙翻身,没得法子只好先退出来。便是如此,才在那山脚下捡到了平青。”
能让入道期的修士退出山的地动,自然不会是小范围的。
程钧点点头道:“便是此事了。”
见众人犹自不解,便道:“当时老观主捡到的平青,其实早就该冻死了,只是那婴孩儿将死未死之际,一口先天真炁未散,那山魂精魄因地动而出,其灵识未生,只存本丨能,发现了尚存先天真炁的婴孩,以为是什么好物,便附身其上,却不想阴差阳错,救了这孩子一命。后来才有了老观主路过捡了回去的事情。”
虽说已有猜测,但被程钧这么说出来,众人依旧觉得难以置信。
大殿之中顿时一片克制不住的倒吸气的声音。那站在后排的杂役弟子,原本都只是尚未入道的胎息程度,与凡人几乎没什么差异,因他们平日与平青关系更亲近些,此刻也更多了几分恐惧,忍不住偷偷往后挪了几步。
这动作虽说微小却也逃不过程张二人的眼睛。张清麓伸手在平青身上一拍,便看到原本隐没入平青身体里的金色符箓都浮现了出来,在他裸丨露的皮肤上形成一道道符文,颇为神异。
程钧看了一眼,神情不动,转而对承德继续道:“这山魂精魄正如我方才所言,寻常数万年都未必生得出灵识,可如今因为寄存在人身上,便早早有了自我意识。而因为当初夺了平青一口先天真炁,故而也离不开这具身体。他想要离开便要壮大本我,要壮大本我,便要剥夺旁人的精魂。”
话已至此,若说还看不明白这事情,那也是个真蠢人了。如今站在这大殿上的人,哪里有真正蠢笨的?
显然当年被老观主捡回来的平青是撞了大运的,没在大雪天死成正是因为被那山主寄身。而也正因为寄生了平青,这山主才能凭借一口婴儿来自娘胎的先天真炁,得到了提前生出灵识的机会。但这灵识一出便从大运变成了厄运,为了脱离平青身体,山主便用利用白岐山,将进入山中的人困住,吸收他们的精魂,这才导致寻常人入山之后不出来便会化作白骨。至于那时不时就有的地动,便是因为白岐山中山魂精魄脱离而出,地脉没了镇压,翻动挪移,才会有那地龙翻身的现象。
只是如今这事情虽说清楚了,但该如何解决却依旧未知。承德知道程钧他们既然说的出来,想必也是有解决方法的,只是这里头是不是还有别的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便又是另一说了。
沉默了许久的殿中终于被他的声音打破,那承德或许是听了这消息过于吃惊,嗓音一时间有些哑涩发紧,问道:“求问真人,这事情……可有破解之法?”
其实他想问是不是一定要杀了平青才会平息这白骨尸的事情,但到底问不出口。且不说这孩子是他师父捡回来的,也算是个因,就说平日里虽不怎么待见,但到底是相处了十余年,说要杀了便杀了,也确实忍不下这心。
程钧晓得他心中所想,点了点头,认可了他一点慈悲,道:“也不是没办法。”
他伸手一点,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平青突然感觉到身上一轻,方才控制着他身体的力量也消失了大半。
“好了,”程钧的声音响起,道:“你方才也都听到了,我问你,你想活还是想死?”
“我想活,”平青几乎毫不犹豫,回道:“还请仙长救我!”
他虽说身上禁制松了却还是不能随意行动,此刻勉强扑倒在程钧和张清麓的面前,面孔几乎贴着地面,几乎是哀求的。
张清麓扫了眼程钧,他知道程钧弄出这般动静的缘由,却依旧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另一边坐着的人察觉到他的目光,转而回他一个微笑,才又转回去,道:“你应答知道你身上的异常吧?”
“………………”平青颤抖了一下,才缓缓道:“不敢欺瞒仙长,我隐约能发现身上仿佛有另一我……”
“嗯,那山魂吃了你的先天真炁又和你一同成长了这么些年,也确实算得上另一你了。”程钧又道:“你方才说想活,这边是一个分割的法子。”
见众人有些不明白,程钧难得好心,解释道:“若是想死,直接打杀了山魂,便也算解决了此事,只是那山魂和平青共用身体,要死就要一起死了。至于想活,少许复杂些,是将那山魂精魄从平青的神魂中抽离出来,重新将他们分开便是。”
在座的大多是修士,想一想便明白,分离神魂乃是痛苦不堪之事,也算不得什么简单,一不小心便可能落得个魂飞魄散,故而也是一条险路。
一旁的张清麓已经三两句将这里头的凶险说了清楚,此刻问平青道:“你当真忍得住?若是半途之中你自己意识放弃了,也是死路一条。”
“忍得住,无论如何都请上仙出手将这凶物剥离了去。”
平青毅然点头。他之前已经说过任凭程钧处置,此刻又说全权托程钧将那山魂取出。如此已经结成因果根源,程钧也算是可以正儿八经动手了。他最后道:“此事终了之后,那山魂的因果就要落在你身上,你虽说未曾害人,却要背负这后果,你可愿意?”
“……仙长曾说可以传我入道之法,不知可是真的?”
平青大约是适应了身上的变化,此刻突然抬头,眼神坚毅的问道。
“嗯,也是可以,就算还你一个因果吧。”
程钧取了他身上的山魂,便要还他一个保命的因果,这也算两不相欠。
“既然如此,”平青叩头道:“弟子愿意。”
“你也不用自称弟子,”程钧看穿他的心思:“我不会收你当弟子,这便算是你承担山魂因果的酬劳吧,能有何等修为,全看你自己。”
言罢,一道银色的光芒没入平青的识海。
程钧又道:“待你日后恢复精神元气之后,便要回去那白岐山上居住。你只要不离开那山,便不会有什么异动。这法决也能修炼下去。若是你什么时候能修成元神,哪怕只是凝神,你便能从这因果中脱离出来。”
元神!
众人闻言都心神惊惧又向往不已,更有心思敏锐的意识到能随手拿出直通元神道法的两人只怕修为要比猜测的更为高深。只是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错过的机缘到底是错过了,再要开口,显然是没得机会了。这其中又以承德老道更为心痛。
可惜心痛归心痛,程钧显然不会给他们开口的机会了。
只见他手压在那平青的头顶,就看到道道金光从他头上往身上落下。不多时平青的身体就抖了起来,面孔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很快就变得凄厉起来,只是他长大了口也发不出声音,让这画面更多了诡异的气氛。先前画在平青身上的符箓此刻也显现出来,道道符文将他身上困锁,配合着程钧手上的金光,将平青整个包裹起来。
大约足足一盏茶的时间,终于看到那光芒淡化下去,只剩下一团模糊朦胧的白色光团,仿佛一团雾气在程钧手中挣扎。后者五指微微一紧,那乳白色的白雾团一颤,整个安静了下来,落在原本就准备好的玉符之中,转瞬又消失了。
程钧处置的过程简单又快捷,简单到让人不敢相信这事情已经完结了,又快速到所有人来不及反应便看到平青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承德靠得近,此刻见这少年倒下来,本能的出手去扶,待得将他平放下来又想问程钧这元光观该作何自处,却愕然发现,原本还端坐在上方的两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当真是高人,果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喃喃道,又见那桌上留着方才程钧放下的银珠,心中略有所悟,道:“将平青送去后院吧,待他醒来,便送入白岐山中。”
这山中缺了山魂,却又平青这个山主的宿主存在,剩下的只需要按照一般的祭祀,对那雪山进行祭奠便可。程钧留下的那银珠乃是白符所化,想来便是那符箓庇护的用处,也算是给了元光观足够的自保之力。
至于那死人的解释,本就是与他们无关,自然不会再做安排。程钧他们走的如此干脆,本就是不想和此地再有交集的意思。
承德老道看的明白却也惊惧与这两人的修为,对此事便不再解释,又吩咐了弟子不可走漏风声,从此便缄口不提。
这一场完全超出众人意料的事情,与白岐山的风雪一同来到,又和那风雪一般消弭于无形,终归还是沉寂下来了。

至于那来得随意走得突然的两人,也不过是用了一个小挪移遁法,一晃出了这白岐山的山界,程钧又放慢了速度,脚下踩着厚厚的白雪,状似随意的将一物丢给张清麓,正是那玉符。
“怎么?”张清麓莫名。
这山魂如今被抹去了灵识却依旧存了魂力,乃是最精纯不过的天地精魂,对程钧的悬空岛而言正好合用,为何又给了自己?
“你那剑阵之中,一直却少主剑,所以你爹从公孙那头取了她第二本命剑给你压阵。”程钧不看他,面对着前面空旷而苍茫的雪地,道:“而那到底是旁人的命剑,就算抹去了里头的神识重新炼制,也没了最初的灵动,更容易被主人寻回去,所以他又用镇山碑让你镇压主阵。”
这便导致张清麓后来合道有些勉强,甚至于连雷劫都是一点点过去的。
这话程钧不说,张清麓也明白。
“此物除了可以做融入天地做精魂,也可以用于炼器,天道法宝出世的时候直接融入,便能生出和主人相连的神识,好似天生一个灵器一般。”
闹了半天居然还是给自己的。
张清麓突然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想了想也不推辞,翻手收了起来,才淡淡道了句:“有心了。”
确实有心,难怪程钧绕了这么大个圈子,费了这么多手段和心思,就为了彻底断绝这团山魂精魄上的所有因果,好让它还原成最初的天地精魂。也唯有这样,才能让张清麓的剑阵中多出一个灵宝级别的主剑来而不受任何妨碍。
只是这事情若是一开始便说了,就有些炫耀和挟恩的意思,张清麓素来不喜,程钧更是不愿意。难怪张清麓期间不满替他多寻了许多麻烦,也不见程钧有什么解释。不是另有打算,而是从一开始就没必要解释。
到了最后,他总会明白的,正如现在。
程钧见他既不推辞也不客套,反倒放下心来,回头与他笑道:“既然如此,还请掌教真人,继续陪着我随意逛逛了。”
程钧带着他离开蓬莱,明面上是游历,实则是散心,也是为了避开一些人。只是本来张清麓对此尚且有些不满,却不想他在这里头还存着这么许多安排,心中多少有些感动。
“自然可以,”张清麓笑了笑,与他并肩,也不看他,同样盯着前方茫茫雪原,道:“只是希望掌门以后若是有别出心裁的事情,还是早些让我知道的好。”
“……还是生气了?”
“这倒不是,”张清麓见他语气有些不确定,心情大好,“只是怕自己又给你添了不必要的麻烦而已。”
“无妨无妨,”程钧伸手暗暗牵住他的手,手指交错的位置被袖袍遮掩着,正如此刻他们的心思:“我便当这是另一种乐趣了。”
正如程钧所言,这一路彼此相陪,且不论是否当真放下心结,但到底是有了另一层不同的乐趣在里头。
风雪同路,归去来兮。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