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57.杯  

2016-12-25 23:15:3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算……算圣诞贺礼吧……原本野心勃勃想写三篇……
结果……就……就一篇吧……最近效率底下的可怕……我当年到底是怎么做到三更的……_(:зゝ∠)_
送杯子的意思……大概应该都知道吧……
原题有修改不过意思是一样的……
存档:
==============================
357.杯(さかづき)
[上天台 程张]
(猎鬼师)

“呼……”
后视镜里面一片白茫茫的,如车窗玻璃上的雾气一般,张清麓忍不住摇下车窗,刚刚开了一条缝,就忍不住呼了口气。
冷,实在是太冷了。
那森冷的寒意要不是里头干干净净的没什么实体,他几乎会认为这是尸煞的阴气了,冻得直击灵魂。
车窗上的水汽快速的褪去,露出干净透明的表象来,往下若干位置,又和那尚未褪去的雾气交接成一道模糊不清的界限,一边干净一边朦胧,颇有几分泾渭分明的意思。
“不冷?”
程钧一边开车,一边分出心神来问了句。
这山里头的季节似乎和外面整个隔绝,入山之前还是深秋,入山之后就是隆冬,而且还是那种北方的冬季。莫说张清麓这个体质,就算他自己都会觉得冷得要命。
“冷啊,自然是冷啊。”
张清麓语气平淡的回了他一句,那说话的方式就好比早上醒来问候一声早安一样。
“不关窗?”
程钧扭头看了眼,又转了回去。山道崎岖又有大雪覆盖,到底不好开。
“让我看一会儿。”
面色沉稳容貌出尘的青年嘴角带着一点笑意,隐入那说话时冒出的呵气中,倒是更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了。
虽说用这个词来形容这大好年华的青年人有些不合适,但他身上的气度,往往会让人真的忘记他的年纪,莫名就被其气韵折服。
“清麓是南边的人吧?”
张家原先的祖宅算不得太南面,但也绝对算不上北方。张清麓想了想,回道:“算不上吧,大约也就是中部偏南一点的位置,不过从来都不怎么冷,冬天大多数时候也不过下下雨,甚少有雪。”
程钧出身底层,游走的地方甚多,年少的时候也曾在北方住过一阵子,故而对这种大雪的场面倒也不怎么惊喜。但是他知道若是从未见过雪的人,见到鹅毛大雪,那心中总是有些激动的。只是这点小心思,又哪里瞒得住张清麓?
“自然比不过程仙长见多识广,处惊不变,深藏不露。”
张清麓回了他一连串的虚捧,收回眼光,抬手揉了揉眉间。雪光看得久了有些刺眼,加之这几日连轴转颇为劳累,一时间略有些放松下来,精神上就有些撑不住了。
“睡一会吧?”
程钧才不会把他那些小脾气放在心上,何况见他露出疲态心中更多的是担心。他正要按那操作面板上的控制键让车窗重新关上,却不想被张清麓按住了手的动作。
“留条缝,这车里头的空调实在很闷。”
张清麓依旧闭着眼睛,扯了扯领口。整齐的衬衫领子被他拉的有些褶皱,被毛衣林子压着,东倒西歪的松开在他颌下。
“怎么?”
程钧放慢车速,抽手压在他手腕上,搭了一会儿,又抬手盖在他额上,发现确实没什么问题,才重新握着方向盘。
“看来是太累了,”他车子依旧稳稳的在山道上盘旋,身后的山路蜿蜒曲折不知绕过了多少山头,程钧宽慰道:“照这个速度,还有三四个小时就能出山了,到山下城里就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嗯,”张清麓点了点头,似乎是真的提不起精神,隔了一会儿,才又问道:“你没事?”
“我?还好吧。”
程钧摇了摇头,他体质原本就有些异于寻常,这些年来更是显出了些不同,只要体力的真元不曾消耗殆尽,便能生生不息地支援他的身体需求。无论是精神疲惫还是肉体劳累或者是法力消耗,三者可以互相循环,只要有一个环节保持正常,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若是熬不住,换我来开车吧。”
张清麓虽说闭着眼睛,但语气显得不容置疑。
“几天而已,没什么熬不住的。”程钧轻笑了一声,道:“倒是你,这次大意了,没想到消耗这么大,当时真怕你精神撑不住。”
“若是我撑不住怎么办?”
“嗯,先把你扯下来。”程钧语调轻松,但听得出并非玩笑:“这事情就再做打算。”
“你要一个人同时使用神念和法力,是办不到的。”
张清麓也不是拆台,只是指出事实。
“所以说再作打算嘛,”程钧也不解释,道:“何况你撑住了啊。”
“怕你被吞了啊。”
张清麓淡淡得回了一句,又沉默下来。
千里迢迢开车入山结果遇到的是远比委托书中描述的严重得多的事情。恶鬼他们见识过不少,炼鬼的地方可见不多,何况还是这种练成之后温养了数百年的。照程钧的话来说,虽然谈不上成了气候,但放在别人手中也绝对完不成。
若非张清麓体质偏阴,神念依凭之术远超寻常猎鬼师,程钧一人也确实很难对付这种极有阴魂又有实体的鬼物。最后还是两人联手,一人从神念控制鬼物的行动力,一人用阳火煅烧鬼物实体。足足三天才烧透了,但正因如此,张清麓的精神才会消耗到了一个极致。这结果说起来似乎意料之中平淡无奇,但过程惊险无比,两人之中只要有一人实力不足,或者精神控制失败被反噬,或者法力不够被吞噬,最后总会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索性他们两人都是行当中的翘楚,就是程钧说的,他们要是解决不了,那旁人也解决不了。
时间就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中过去了。开了窗之后张清麓似乎精神好了许多,大约是那种来自寒冬的真正的属于天地自然的纯阴之气补充了他的消耗,待得车出了山,他虽然脸色冻得苍白,但精神上反倒好了许多。
“稍等一下,”程钧过了高速又绕过转道,将车停到一个高速休息站里头,转头道:“我马上回来。”
张清麓勉力睁眼往外看了看,天色昏昏沉沉的临近傍晚,周围虽然不怎么热闹,但是各种灯红酒绿的招牌几乎挂满了整个休息站,霓虹灯光晃着让他觉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一点精神又要被折腾掉了。
“来。”
程钧的声音从车外响起,张清麓应声摇下车窗,接过他塞过来的一个杯子,暖得有些烫手的饮料有着浓厚的可可香。张清麓笑着抿了口,问道:“特意去买的?”
“补充点能量,总比硬撑着好。”
说话间程钧已经从另一头上车了,同时将自己的那份往车前的平台上一搁,系上安全带,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道:“在山里头耽误了好久天,没想到今天都圣诞了。”
难怪外头挂了这么多装饰灯。
张清麓暗道一句,又见程钧那杯子样子可爱,低头瞧了瞧自己的,也是一个特殊的造型。
“我看纪念杯样子挺不错的,一人一个呗。”
程钧说得浑然不觉,张清麓却在两个杯子和他面上扫了扫。
他其实想问程钧知不知道杯子不能随便送,可惜若是开口,只怕正好落在他算计中。如此还是免了吧,有些事情,心知肚明足够了。
“快点回去吧,”张清麓手上捧着热饮,笑道,“我饿了。”
“好。”
入城之后开起来更为平坦,回家已经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