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16.DNA  

2016-12-22 23:21:1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灵感来与和小伙伴说如果张宫主先看到小钰不知道会不会动心,后来认真想想程钧长得更好、更聪明、更能干、更贴心,怎么想三妹子也没希望啊……于是……嗯……
小程道长这是被调戏了一下……
12.23 感谢小伙伴指正,修改了bug……好多啊……_(:зゝ∠)_
存档:
==========================
116.DNA
[上天台 程张]
(2.5周目梗)

时值深秋,万物藏纳的时节。入得山去,草木呈现出凋零的姿态来。松柏长青,透出带着深灰的墨绿色泽。原本拥挤在周围的灌木,此刻落了许多叶子,只有少数还卷着边的枯叶挂在枝头。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落叶和枯草,地下还有细碎的枯枝和倒伏的小灌木,踩上去几乎可以听得见咯吱的声响。
不过也就是几乎罢了。
张清麓踏足其上,走得轻松惬意,仿佛不是走在山道上,而是行走在紫霄宫的宫闱长廊之中。他四下打量着周围,自从青龙观搬来此处之后,这山上就显得少许热闹了些。以他的修为自然不难判断,周围有不少山民,大约就隔着几个山坳的距离,有猎户也有药郎的,显然对此地颇为熟悉。再往远处一些,隐藏在算不得茂密的林间的便是那修葺一新的青龙观。
他今日乃是突发奇想,又嫌那紫霄宫中临近年底,琐事烦心,便寻了个借口闭关数日,却心血来潮跑来了这下阳郡。本想去那道城守观查探,却不想值守的道人回禀那守观观主去了青龙观。
张清麓一边暗道那程钧不好好守着道城却随意乱跑,一边心中却颇有几分好奇,正要多问几句,却见那知客道人诚惶诚恐的模样而少了些兴趣。
他虽说隐瞒了真身,但到底是以道宫巡查使者的身份来的。云州上一次清剿的事情尚且历历在目,此刻再来道宫巡使,自然是要令人多几分深思。
张清麓不欲惹人注目,便关照了几句让那知客道人莫要多嘴,自己则折转了方向出城去了山里。
道城与青龙观所在也有百余里,寻常人走起来也需要几日。他虽未用遁法却也施展了缩地成寸的道术,不过半日时间已经到了山外。只是这上山的道路,反倒如寻常一般,慢悠悠的走上去了。
虽说顶着道宫巡守的名义在明察暗访,但归根到底,也不过是随意走走。有个名头冠冕堂皇自然是好办事的,唯有他自己知道,心中所想还另有一事。
脚下无声待得回过神来,已经到了观外不远。他独自一人从山脚下行来,走得便是那山民开出来的山道。算不得多么宽敞却也算平稳安定的可以行到山上的观中,可见平日里这子孙观的职责做得倒也算颇为周全,甚至于有些建树。
这青龙观虽说门面不大,却不比往日风貌,收拾的干净亮堂。前殿之中香火鼎盛倒也颇有道家的风貌。他眼力好,看得出来观中人的用心,也看得到那知客童子正在偏殿的外廊下看书,似乎是听得门口有动静正在探头打量。
张清麓见状便不再隐藏身形,只是收敛了气息装作寻常游方道士的模样,在青龙观前驻足。那知客童子在门内见着,被他突然出现的模样吓了一跳却没做出什么失礼的模样,而是飞快的从偏殿里头跑了出来,礼数周全的在门口行了礼,又见他穿着一身道袍,知道亦是修行中人,便中规中矩的问道:“敢问道长,可是要挂尖?”
作为这边一清道观,青龙观如今倒也常有游方道士来暂住的。那童子见的多了,便将张清麓也当做是一样。只是他看张清麓打扮不同寻常,身上又气质出众,语调中便也多了一些疑问。
张清麓见这娃娃也不过七八岁大小,脸蛋圆滚滚的,行事倒是颇为稳重,暗道听闻这青龙观如今是程钧的胞弟做观主,倒也颇有几分做事的手段。
他心中多了几分满意,语气偏颇为温和,道:“我从道城守观来寻你们观主,劳烦童儿帮我通报一声。”
他故意不通报姓名,乃是一时兴起,想看看这青龙观寻常处事的方式。却不想那童子闻言偏了偏头道:“道长,我家观主闭关了。”
张清麓神色不变,心中推算了一番,知道是自己想岔了。他本以为程钧来了此处管事的便是程钧,却忘了原本观主便是程钧胞弟。这童儿说闭关,想来就是指那人,自己要寻程钧,却不该这么问的。于是又道:“那敢问如今观中是何人主事?劳烦替我通报一声。”
“观中如今是程师叔在管事,还请道长稍等,我去通报一声。”
童子说完转身就往里头跑,张清麓见他回答利落,动作又快,便没问那程师叔是不是程钧,也不去阻拦,却也未曾原地等待,而是自己跨过门栏走了进去。
青龙观中如今风貌与早年大不相同,虽说依旧是三进三出的院子,但里外分布颇为有建树,装饰的也算雅致。过了最外的一进,里头还有一个院子开辟一片药圃,灵植颇为旺盛,不用细看也知道是程钧布下的阵法。他当初在鹤羽观中之所以对他另眼相待,除了程钧自身心思敏捷,办事妥帖之外,也是看中他阵法上的天赋。如今隔了一阵子再看着类似的法阵,似乎更有几分精进了。
张清麓神念早就覆盖去了后头,那最里头一进的院子乃是他当时拿下青龙观之后直接布置的,之后几乎未曾变动。他当时的设计摆放一概保留,只是多建了几间厢房。现在那里头似乎正有灵力变动,想来便是那闭关的程钧胞弟。
“是哪位道友寻我二哥?”
他正随意打量,身后传来一声问话,乃是个娇俏的女声,郎朗明艳,颇为动人。张清麓转身,正要说话,却见来人一惊,对他行大礼,拜道:“见过张真人。”
张清麓如今虽尚未正式继承紫霄宫宫主之位,但本身已是紫霄宫的实际掌权人,又是实打实的精魂天地的修为,受此一拜也是理所当然。他点点头,又打量了一番眼前人。
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女,容貌精致,美艳动人,最惊人乃是和程钧有个六七分的相似,显然是有血缘的。张清麓想到程钧曾提起自己寻回了弟妹二人,想来这位便是了。
“你认得我?”
张清麓问道,他不曾见过此女,对方认得他,大约是见过影像之类的。
“大哥曾让我和二哥拜见过真人的影像。”
“有心了,”张清麓点点头,不知为何心中颇为愉快,又问道:“我去道城守观不曾见到程钧,听闻来了此地,却不知你大哥何在?”
“大哥在后头,”程钰有些慌张,说话便有些乱了逻辑,她解释道:“二哥闭关许久,我不放心,便让大哥来看看,不想……”
“小钰。”
程钧的声音突然在她脑海中响起,程钰一惊,慌忙转头,却见程钧正站在她身后,也不看她,直接走到张清麓跟前,亦是一个大礼,道:“拜见真人,未及迎接真人法驾,还请真人见谅。”
张清麓手一抬,袖子无风轻舞,将程钧托起,道:“小程无需多礼,我也不过是心血来潮,随意走走。”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兄妹二人虽说相似,如今站在一起倒也分得出个高下。这程钰虽说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但论五官长相,居然未及其兄长来得精致。
程钧本来只是来此处查探程铮的修为进度,既不张扬又不管事,故而出迎见客的依旧是程钰。若非张清麓修为原高出观中众人一大截,仿若皓月当空,盖过了群星的光芒,他也不至于出来查看究竟。此刻见张清麓打量他们两人,想到他特意从道城寻来此处,顿时明白他在看什么,又觉得有些有趣。
上一世张清麓与程铮、程钰相识的时候,尚未生出什么心思,后来又直接将这两人收归于手下的用处还让程钧着脑了一阵子。
这一世考虑到这等后果,程钧从一开始就想将其扼杀,好让张清麓见到程铮、程钰的时机都往后推动一段日子。本打算待自己去了九雁山定下了规划,才让他见一见这两个小的,顺便也让他们的能力显得弱一些好免去一些压力。却不想今日张清麓这一番心血来潮,反倒让这一机缘大大提前了。
想到这里,程钧心中也有些疑惑,莫非是因为自己改变了前头的安排,才导致有当下这一出?记得上一世,张清麓并未在这个时候来过青龙观。当时的他应当正忙于整顿紫霄宫,准备紫霄宫主的登基大典,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已经暗地里掌控了紫霄宫的一切,只等时机到了才浮上台面。
“小程可是吃惊了?”
张清麓见他神色有些异常,还当程钧是惊讶自己突然出现,心中颇有几分快意,又觉得程钧往日行事一贯沉稳,难得一见这种符合他年龄的样子,语调便更为温和,道:“你也莫要紧张,我不过是宫中待得闷了,便又扯了这巡守的大旗,出门走走。本想说你这个守观观主居然不在观中真该寻来罚惩一番,不过你既然是为了胞弟闭关做护法,这倒是情有可原了。”
“多谢真人抬爱,”程钧笑了笑,引他往最里头一进的院子去,“这确实是我做事不妥,守观处有所遗漏,还请真人责罚。”
“免了免了,小程真是越发会说话了,”张清麓知道他有些说笑,却也觉得颇为愉悦,又查探了他一番,才道:“我见你修为增进颇快,想必是有机缘的,如今正是打基础的时候,莫要失了根本,一定要以修为为上。”
“谨遵真人法旨。”
程钧面上动容,心中亦是有些感动,他又一次重来当然是知道修为的用处,只是听张清麓站在这个立场这个角度对他说这样的话,要说不被触动,也是不能。
“之前听你提起你寻到了亲人,也一直未曾见过。你胞弟既然闭关,想来方才那位便是你胞妹了?”张清麓此刻却换了个话题,道:“不想你兄妹竟如此相像,未来想必也是个美人。”
程钧听他这么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以张清麓的性子来说,方才那句话是有些失了分寸的,说程钰未来是个美人,又说他们相像,岂不是说程钧如今正是个美人?可这词用在程钧身上,对于上下级关系来说,当真是有些轻浮了。张清麓对待属下一贯持稳,甚少有这等失误出现,想来也是一时口快。
另一边张清麓见程钧没有回答,也是意识到自己失言,正要解释又生怕越描越黑,也一时间不知如何掩饰。
却不想程钧低声道了句:“这话是真人说的,我便当赞赏收了。”
如张清麓方才一般,程钧这话用的语气也算随意,当不得是下属的身份。偏偏往日里张清麓也说过,无人的时候不用拘礼,此刻倒也合适。
张清麓再看程钰又觉得不过如此,虽说肖似程钧却因为女相而生得柔媚了些,反倒不如程钧来的丰神俊朗。
至于程钧,暗自揣测了一番之后,心中略有所悟,只怕这一世重来,对于张清麓这个人,或许会更容易亲近些。
只是两人颇为默契,一致将方才那事揭了过去,唯有彼此心里隐约留下了点微妙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