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西游同人 藕红]365题——228.穴/洞府  

2016-12-20 23:41:0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换手感结果发现这个风格太久没写了反而感觉没抓准……
算了……就这样吧……给小伙伴的藕红……
猴子本来有设定隐藏西皮结果还是被我私心吞了……
写完没修手癌见谅……题目翻译做了修正为了配合内容而已……
存档:
=====================
228.穴/洞府
[西游同人 藕红]

出南海往北行百余里后折转往东,茫茫海上碧波滚滚,白浪翻涌,风卷着海浪的飞沫扑在脸上,带着一点腥咸的味道。但见晴空无云,近处的天空明艳清浅,稍远些又由淡转浓,延展到了远处海天一线,融入那深邃的湛蓝里头去。脚下看的分明的浪花,卷着水波一层层往周围推搡着,走得远了,又看不见那深深浅浅的蓝白交织的颜色了,只剩下墨蓝一片,昭示着四海的深邃无底。
红孩儿往后看了眼,出了海后,那紫竹林就看不分明,远远近近之间只见迷雾蒙蒙一片,笼罩在那海上,隔着层层阻隔,方能穿过迷障,拜见菩萨真容。自然这都是寻常凡人的事情,如他们这等入了佛门的、进了仙道的、修了神途的,大多是只需一般的拜见,便能得以进入。
当然,那里头还有个黑熊罴子,颇为坏事。
红孩儿一开始不知道为何这佛门净地会有个黑妖怪山大王的存在,居然还是个看门守山的。后来听说是孙猴子那头寻来的,便大约有了点猜测。结果上一次说漏嘴,被那半大小子说了句“你也不是一样”,闹了个不开心之后,那黑熊罴子已经被自己寻了几次晦气了。如今看到自己也是个夹着尾巴做妖怪的。对了对了,前提是这黑熊精还要能夹着他尾巴的能力。
“善财师弟,”一个温厚的声音打断了红孩儿的胡思乱想,问道:“可有不妥?”
红孩儿心中一个激灵,面子上却丝毫不显,抬头问道:“惠安师兄何出此言?”
“我见师弟频频回首相望,可是有事挂心?”
站在硕大的葫芦头上的惠安行者面孔逆光,看不清表情,不过红孩儿想得出来,那个五官和某人有些相似的脸上,想必是带着笑意和关怀的。
“无事,惠安师兄多虑了,我不过是在想,菩萨为何要特意着我等去请那猴子。”
“善财师弟,”惠安的语气中带着一点责备,“不得无礼。”
“是。”
红孩儿从善如流。其实他当面这般叫那猴子,对方也未必能翻脸,反倒是这帮子烧香拜佛的秃子,贼多规矩。
他这般腹诽的时候,倒也是忘了,自己已经是这秃驴队伍里头的一员了。
惠安见他语气沉稳、仪姿端正,这才点点头解释道:“菩萨自有深意。”
说了等于没说。
红孩儿在心里呸了一声,当真不痛快,然后又想到另一个令他不痛快的,免不了就更有些不愉快了。
好在惠安并未发现,依旧是踩着葫芦在海上前行。红孩儿无所事事,看着前头的背影觉得有些无聊,抬头便去打探那头上的蓝天。凡人都知道天上有神仙,他们晓得的更清楚些,不仅有神仙还有那仙庭,拘着些要面子的要权势的在里头替那玉帝老儿打工,繁杂的很。
他正在胡思乱想,却看到天际远处有淡淡的一缕烟云滚过,拖着长长的云气,横过天际,在明蓝色的天空上拉出一道白色的隔断来。
这是南天门里有人出巡了吗?阵仗不大动静倒是不小,想来也是当差的,需要个排场。
“善财师弟,”那惠安又一次打算了他的思虑,在前头说道:“我只能送你到此处了,此地往前一千余里,便是东胜神洲,想来你便认识了。”
“惠安师兄放心,我认得路。”
红孩儿合十行礼,那金箍儿垂在他双腕上,随着动作互相敲击,叮叮当当的颇为好听。惠安点点头,手一招,那葫芦便腾空而起,调转了个方向。红孩儿也随之立足半空,脚下一朵红云,又有那烟霞缠绕,随着他足上的金箍晃动,将他整个人托起在海面上。
他又对着惠安行了一礼,转而继续往东。
那东海与南海风景相差不大,只是海面更加宽阔,海水呈近乎墨黑的蓝色,暗黝黝的在他脚下,连带着浪花的白色都深了几分。正如方才惠安所言,在往东直行千里左右,便是那东胜神洲的地界。神州之上有一处唤作傲来国,其境内有一处洞天福地,唤作花果山水帘洞。本不彰显,但数百年前成了那猴子的居所之后,反倒有了名气。日子久了,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猴子窝了。
红孩儿费不多时,便到了花果山外。本以他的风格,直接闯进去便是了,此刻却想到身上带着那观世音的吩咐,乃是另有目的来的,只好端正了态度,以那使者的模样,脚踩红云,趋势烟煞,滚滚而行,落在那花果山外。
只见不远处一道瀑布飞流而下,在山间挂上一道白匹,又有那猴子,在白练中进进出出,带着水花翻涌,彩霞如虹;周围繁花似锦,层层叠叠,果物累累,挂满枝头,一派风光霁月,世外桃源之态。
他眼力好,看得到那白练之后洞府门上隐约两行字,正是“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正是好地方,红孩儿心中暗道,给这猴子占了大便宜了。每每看到,都觉得颇有几分羡慕。
他站不多时,尚在打量周围,便有一年长马猴从那水帘洞中出来,越过虹桥,翻身过了溪涧,落在他跟前,问道:“来者何人?所为何事?”
“南海观世音门下善财,得菩萨吩咐,来拜见斗战胜佛,递交菩萨手书,还望通报一声。”
那老猴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认得确实是菩萨门下,这才客客气气道:“童子见谅,我家大圣不在洞中。”
红孩儿想到过此行不成功的可能,却没想到猴子不在山门的这种情况,一时间愣在当下,道:“可我有菩萨吩咐的手书必要转交给佛爷,不知可否告知佛爷去了何处?”
“这……”马猴眼珠子转悠了一圈,最后道:“我家大圣交际广泛,友人遍及天下,实在不知去了何处,还望童子见谅。”
红孩儿听他说的有理,但又不想就这么简单的转回去,毕竟难得出来一次,正在考虑要怎么开口继续纠缠一番,却见水帘洞中又出来一猴子,乃是那四大将中的通臂猿猴,亦是孙悟空身边的亲信。上来扯过那马猴,贴着耳朵叽咕了几句。见那马猴不信,还辩解了一番,最后达成协商。便见那马猴上来行了一礼,道:“童子,我家大圣在外访友,已经着人去寻了,童子若是不急着复命,便请在洞府中等待一番如何?”
红孩儿觉得意外,但这决定正好合他心意,便也不推辞,随着那马猴和通臂猿猴一同越过瀑布,去了水帘洞中。
待他入得那石洞之中,才意识到为何两个老猿会将他引了进来。
“你怎么在这里?”
石桌之后正有一少年,头扎双鬏,红缨缠身,颈项上套着个红光隐隐的乾坤圈,脚下一对风火轮,正是那托塔李天王家三太子哪吒。
“我寻大圣来的,”哪吒见他入内倒也不算惊讶,只是好奇道:“倒是你怎么来了?”
“菩萨让我来找猴子的。”
红孩儿一时嘴快,惹得对方一个白眼,见周围几个猴子倒也不甚介意,才算放下心来。
“怎么还是这般口无遮拦,”三太子招呼他坐下,又道:“菩萨可有急事?”
“正所谓童言无忌,我可以不遮拦,你就不行啦。”
红孩儿似乎是故意挑衅,只是说了半天也不见哪吒有个反应,才悻悻道:“你可知一月后的盂兰盆会?”
“原来如此,中元法会。”哪吒点点头,似乎已经了然:“我来此亦是为了此事。”
他这话一说,红孩儿就来的兴致,拖着那石凳往前一凑,问道:“怎么?还带抢人的?”
“中元法会和盂兰盆会本质相似,乃是天庭和佛界之间的比较,每年都要来这么一次,”哪吒知道他想问什么,便解释道:“去了佛会的人自然不会去法会,说到底,乃是道佛之争。”
“切,无趣。”红孩儿本为妖怪,被观世音以金箍骗了才入了佛门之中,此刻听到这种说辞,半点没佛门中人的自觉,反倒觉得索然无味。
“你自然不懂。”
哪吒见他兴趣缺缺也懒得多解释,只是说了一句。不想红孩儿听了这话反而被激起了性子,怒道:“谁说的?!不就是孙猴子如今占了两边的名额,要抢了他的出席做个立场嘛?说白了,只怕玉皇老儿觉得如今天庭的战斗力不足了吧?”
“哟?!哪个这么说话直白啊?孙爷爷我喜欢!”
红孩儿说完,还未见哪吒分辨,便听背后有声音插嘴,他猛然跳起来,转过身指着来人道:“呸!你这猴子,怎么偷听人说话呢?”
“小娃娃,这分明是我水帘洞府中,哪里算的上偷听?爷爷我可是光明正大的听。”
孙悟空不以为然,越过门前,又宽抚了来应他的小猴子们,才一跳落在那石桌上,垫着红孩儿的脑门道:“半大小子,还是这么说话不中听,观音菩萨看来也不怎么会教人啊。”
他说笑着,红孩儿却憋红了脸,显然是被戳到了痛脚。一旁哪吒见状,打断他道:“见过大圣。”
“三太子好久不见。”猴子给他拱了拱手问道:“怎么你们一同来了?”
“大圣莫要寻我们开心,”哪吒笑道:“想来大圣应当已经知道了。”
“三太子当真是越发沉稳了。”
孙悟空抓了抓脸,似乎不怎么想开口,想了想道:“老头儿怎么说?”
“是老君寻了我父亲来说的此事,父亲想我和大圣交好,所以便托我来叨扰了。”
“玉皇老头还是这么油滑,有事也不只说。”
“猴子你要去哪头呢?”
红孩儿见他们两个说的仿若打哑谜,心中不耐烦,问道:“说个结果我还要回去复命呢。”
“童儿如今颇为上心啊,”孙猴子笑道:“你觉得我该去哪头?”
“我怎么知道?”红孩儿说了一半,突然愣了愣,才道:“我出来的时候菩萨说了,若是猴头耍诈那便随他。”
“原来如此,菩萨果然是知道了,”孙悟空大声笑了一番,才道:“你会去回禀菩萨,就说三太子先到了一步。”
“多谢大圣赏脸。”
红孩儿尚未说话,哪吒已经在那头谢过,想来这事情就算有了结果。
他想了想道:“也罢,反正菩萨也没打算让你真去。”
随后又忍不住问道:“到底为何是天庭那头?”
“这个嘛,”孙猴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红孩儿,又指了指哪吒道:“反正你们关系不错,能不能问出来,就看你自己了。”
“这事情了了,佛爷我就继续去和朋友喝酒了,”孙悟空扫了他们一眼,道:“三太子和童儿都随意吧,我这洞府别的不多,就地方宽敞,想来留几日也耽误不了功夫。”
方才那情面虽说是卖给了哪吒,不过这人情倒是可以转给红孩儿。孙猴子见这两个小的有趣,也乐得给他们丢一处去,自个儿又寻了由头,一个跟头不知去了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