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六)  

2016-11-27 00:17:5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算……过渡章节……吧……
【其实我最近老卡文……卡手感……
前文:
存档:
======================
六、恐慌
(165.パニック!)

所谓一语成谶。
程钧说的一夜,也不过若干个时辰,待得第二日的卯时,两人便已被惊扰。
此时外界依旧是一片寂静,笼罩在整个元光观上空的暗红色气息已经消失,天空已经有了迷蒙的亮度,从蟹青色到烟青色,由浓及浅,压在不远的天际,等待着最后一缕破除黑暗的初阳来。
程钧心有所感,便从心神休宁中转醒过来。周围的空间稳定,但隔着不远便能感觉到蛰伏着一股难以描述的气机,沉重、凶戾,甚至隐藏着一抹血煞之气。虽说凶威尚不成气候,但若是纵容下去,到底也算有些麻烦。
“不错,就一个晚上的区别,已经有了意识了。”
张清麓似早就醒来,此刻放出一点神念打量了一番,道了句:“原来如此。”
“真是吵着你了。”程钧岔开话题,伸手将遮挡在他颊上的碎发拂到耳后,“要不要再歇一会儿?”
“掌门这种怜香惜玉的招数哪里学来的?”张清麓将他推开一些,脑袋换了个位置,枕在程钧的胳膊上,才道:“说吧。”
“嗯,我之前还不确定目标,所以才瞒着的。”
程钧立刻做出坦白的样子,又道:“没想到误打误撞猜对了。”
“堂堂地仙大人说自己误打误撞,不是太自谦了吗,”张清麓打了个哈欠,似不在意,“又不是不知道你是别有目的的。”
“本来也没想瞒着啊,”程钧扯了扯薄被,又将他搂了过来,蹭了一会儿他身上的气息之后才道:“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你看到了便能明白,若是一开始就说出来,这一路上岂不是少了许多情趣?”
这话倒是实情,两人虽说出门之时都各有隐情,但一路上彼此并不点破,故而也缓缓行之,别具情心雅兴。
“此物看似寻常,不过如今其内元气异常,甚至隐约能扰动周围的灵气,看来确实值得你出手。”张清麓闭目感受了一下,又道:“此刻尚未成足,若是你现在收了,倒也有点亏了。”
“正是此意。”程钧揽着他,手指一抬,比划了一下,才道:“若是留在山上,此处无人插手,昨夜一过,元光观便要消失了,我再出手取了便不会沾染此地因果。”
“如此说来倒是我的不是了,让那平青得了机缘见你一面,不仅让这元光观得了庇护,也让掌门的计划亏了一筹啊。”
张清麓语气随意,语调却又几分冷。他昨日确实有几分故意,乃是一时心中不忍,动了恻隐之情,但根本原因却又难以宣之于口。
“清麓是说笑呢?”程钧手抚上张清麓的侧脸,温热的掌心下触及的皮肤大约是暴露在空气中久了,稍许有些寒意。
他低头看着张清麓的脸,又见他垂着眼并不说话,隔了一会儿才装作无事的样子,道:“说起来,当年鹤羽观外初见也是如此大雪封山的日子呢。”
怀里的身体略僵了一瞬,随后也不见张清麓有什么回应。程钧知道自己戳了他的脸皮,也不再继续盯着这个话题,转手又在房顶上布置了一个水月镜花之术,窥看了一番周围。
此事他用神念也是轻而易举,但神念免不了在周围留下痕迹。这里的修士道行底下自然无所察觉,但他要追踪的那个东西,也算天地精华所产生的,对天地自然气机感受不同寻常,程钧不免要小心一些。
只不过如此一来,他所能看到的不免就流于表面了。
此刻时间尚有些早,除了几个小道童在打扫院落,并无其他动静。程钧分出一点神念控制着水镜看向那偏房后厢的角落房间,奇怪的是那里头反倒异常安宁。以昨日里平青泄露的话来看,寻常这个时候他也应该起身,随这几个小道童一同收拾了院落,然后将观主需要的炼丹药材一一整理出来,另做储备。
“看来,那东西尚未归位。”程钧低语道。
张清麓也查探了一番,道了句:“嗯,他还徘徊在弟子房那头。”
“放心,”见程钧看着他,张清麓笑了笑道:“我遮掩了气息,那么个不成气候的东西,发现不了的。”
程钧闻言笑道:“发现了又如何?难不成还能跑了?”
言罢,又看着怀中人,若有所指道:“清麓随意放手一试,有我在,自然无妨。”
“陆地神仙好大口气。”张清麓摇了摇头,“我对这东西没兴趣,你收了吧。”
他修炼的乃是剑阵之道,合道用的也是各种法宝剑器,纵然融合了一些特殊的变化,但也不需要这等山魂精魄所化的东西。反倒是程钧,不说他阵道之法千变万化,只说那悬空岛之中自成小天地,对此种存在自然是多多益善的。程钧此次寻来,说不得也是为了演化悬空岛,若是令其真正化作一界,独立之外,想来待得他飞升之时,应该是大有好处的。
“嗯。”
程钧显然也知道张清麓明白这里头的弯弯道道,便也不与他推辞,似有所言最后又忍了回去,只是低头在挨着张清麓的额头,嘴唇蹭过,尚未来得及留下一吻,就被他推开了去。
“起来,有人来了。”
程钧嘴角弯起,法决掐动已经将两人收拾妥当,连带着整个房间都看似未曾动过。张清麓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深青色的道袍带着一点暗沉沉的蓝色调,倒是和外头的天色有几分相似,上头暗花勾勒,铺设山水之意,倒也是件雅致的袍子。
程钧原本撤了那外头的结界,正要出去,见他这般动作,免不了一愣,问道:“可有不妥?”
张清麓面上带着一抹笑意,又看了眼程钧的一身青衣,问道:“你带了多少我的衣服?”
“能带的都带上了。”程钧一愣神,又问:“拿错了?”
“倒不是,”张清麓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只是觉得掌门如今的眼力好了许多。”
“咳咳。”程钧顿时明白过来张清麓是嘲笑自己往日那些不讲究的,但他也不觉得有何不妥,此时说起来甚至觉得另有几分意趣。只是外头的动静分明就显著了不少,倒也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他掩饰道:“自然要学着慢慢改善。”
“莫磕叨,”张清麓也知道时候到了,“出去吧。”

原本在楼内因有阵法结界隔绝,倒也不觉得什么。待得出了后院,程钧分明感受到整个元光观中弥散了一种沉重窒息的气氛,乃至人类情绪中的负面感情,恐惧、厌恶、猜测、畏缩,都混杂在一起,被一缕煞气勾缠着混入了血腥气中,又一次在元光观上方笼了一层隔绝天地灵气的屏障。
程钧他们出现的时候,所有惶恐无助的人仿佛一瞬间找到了支撑的浮木,如即将溺水又看到了岸堤一般,所有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
“上人!”那观主此刻有些语无伦次,“两位真人,救……救救我等……”
“承德道友活得好好的,何出此言?”
程钧眉尾稍稍一挑,又见他要扑过来,袖子一拂,将他拦在外头,道:“莫要惊慌。”
“是小道失礼了,我等观中……”
他正要说什么,却冷不防一旁的弟子扯了他一下,贴耳絮言几句,却见承德面露惊色,随后又显出一抹侥幸的神色,看向那弟子的眼神也有几分复杂。随后他便正了正衣冠,又行了标准一礼,才稳住声道:“观中昨夜发生了过往的惨事,还要劳动两位真人,帮小观寻一条活路。”
程钧见他已经稳了口气叫自己这里“真人”,显然不是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就是猜到了自己的修为。又想到方才一旁那弟子的动作,不由得多看了对方几眼。
那道人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见程钧看来,甚是紧张,只是垂着头默默站在一旁。
“颇有几分眼力和机变。”
一旁的张清麓与他传音,程钧闻言点头道:“能在慌乱中发现线索,心性确实不错。“
因为方才那观主一声“上人”一声“真人”虽说都是慌乱中不择言而出,但程钧他们都未曾否认,故而让那小道察觉了里头的玄机。这等敏锐,自然当得上是有眼力的。
程钧随那观主往观中正殿走了进去,又穿过大殿后门,入得正院,穿过正厢,拐过一道门,到了东厢的院落,又是一栋一层的小楼,紧挨着东厢而建,此刻正敞开着大门,毫无守备模样。略有些耳力的人都能听见里头传来断断续续又交织着惊恐的哭声。
那观主见程钧眼神询问,低头拱手道:“此处乃是本地守观的使者昨夜休宿之所,只是……”
他正在筹措用词,却见程钧一步踏入,循着哭声推门而入,果然见到昨日跟着那使者来的两个道童,跌坐在地上。此刻见到有人推门进来,都是一脸惊惧的表情,往后缩了缩,又看是那观主来了,才止住了哭势。其中一个略大一点的正要说话,却看到那观主摆了摆手,又缩了回去,眼睁睁的看着程钧推开里间的房门,跨了进去。
一具白骨,皮肉俱无的躺在床上。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