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落花绮罗路(十八)【完】  

2016-11-23 23:32:3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最后一点内容直接一章交代完结……
所以说!我平坑了!!!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
存档:
=========================
十八、感谢
(281.ありがとう)

白日煌煌,人潮鼎沸。
万里晴空,舒朗无云;青天之下,人头攒动。
邹连城中难得一见的人群密集于一处,场面蔚为壮观。此城靠海,又是交通要道,来往商贩聚集,川流不息,但因城市建设庞大,内外城分开,城内交通广阔,来往便利,甚少有如此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的境况。城中人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讨论今日的开丨光大典,也就是承光寺启动奠仪。
这承光寺临近港口,占据极大一片土地,建设了三年多,上下官府和地头蛇一律打点妥当,筹备不可谓不完善。若非上个月突然被那官府反过来查封佛像,只怕今日这典礼会更隆重几分。不过即便如此,此次大典因为准备许久,万事都已经筹措妥善,除了对外宣称几尊被官府打散的佛像换成了邹连城中其他寺院中调换来的其他几尊罗汉像,倒也没有什么差池。
邹连城衙门也派了捕头捕快的,在承光寺周围做那围护秩序和保护安全的事情。庙里面的僧人似乎也任其行事,仿佛默认了这是官府一种讨好行为一般,并不过问。
庙外的人群从辰时开始聚集,都指望能早一步入庙烧个头香求个心愿。如今邹连城中已经有不少人知道,当初那许愿极为灵验的白莲佛母便是此处供奉的菩萨。虽说与寻常寺庙有截然不同之处,但因为先前那些灵验的事迹和流言,许多人也不过多几分疑惑,随后便开解了去。毕竟佛宗细分许多,那西域密宗也有颇多白度母的传说,与这白莲佛母甚为相似,令人不由得将这等同起来。
沈清秋和柳清歌便混在人群之中,亦往那承光寺正门寻去。今日他们倒也不做遮掩,换回了苍穹山派的校服,在人群中颇有几分扎眼;加之两人都会法术,周围的人也无法靠他们太近,在他们身边总有一两人的空隙,显得极为特别。亏得沈清秋特意写了几张符箓,让柳清歌、木清芳放在身上,起到了障眼法的作用,好让人群自动忽略他们。
而与他们呼应的木清芳则是换了另一个方向,从承光寺的后院,先行进入去那罗汉堂,看能不能寻到母蛊的线索,若是提前发现则直接用药解决了母蛊。若是不能发现,则等那仪式开始,罗汉神迹失败的时候,则趁乱去寻找根源。
至于那地缚灵般的守宅神,因为不合适这等场合,故而被沈清秋用了灵符换了一个地下潜行的能力,既能跟在他们身边,又不至于因为周围过于浓郁的人气而散了他的根本。
这三人亦可谓是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此外沈清秋还从岳清源那里讨了个苍穹山派除魔敕令,方便他调用凡人官府的力量。毕竟在他看来,这里头虽说有魔踪,但为主的乃是作恶的人,故而这在外头看似维持秩序的府衙之人,也是他们的后手之一。
可惜直到那大典开始,木清芳那头都未曾传来捷报。
沈清秋心知他那一头大概是没有什么用处了,便对柳清歌传音道:“师弟,等一下那罗汉像若是要动了,你能一瞬之间破开全部吗?”
“可以。”柳清歌点点头,手中乘鸾一抬,指着承光寺正门所在,回道:“这点距离够了。”
这是他们原先就商量好的计划,若是木清芳那头成功找到母蛊,他们两人就绕道后方直接寻出那魔族,然后破坏大典,将涉事之人交由官府。若是木清芳那头没有进展,则在他们引动神迹的时候,破坏了罗汉像,将里头的尸体暴露出来,待得场面混乱,正好可以用那子蛊寻找母蛊所在。
根据沈清秋的猜测,那罗汉像中的尸首应当是被子蛊控制,在佛母请出来之后想必是要用罗汉降临的把戏来欺骗民众。此时便一定会动用可以控制子蛊的母蛊,那时候就算藏得再好,木清芳那头唯一活着的子蛊也一定能发现母蛊所在。这也是为何沈清秋之前一定要木清芳先配出灭杀蛊虫的药来,就是为了让这虚假的“神迹”无从显现。
他们这头可谓万事俱备,又被人流簇拥着往前,以极其缓慢的速度靠近着承光寺的正门。从现在这个距离,以这两人的眼里早已足够看清寺庙内外的情况。
只听不远处传来“当——当——当——当——”的钟声,不紧不慢足足敲了一百零八下,沈清秋晓得到了时间。果然待得钟声停下,原本还算平稳的人群突然发出哄吵的声响,似乎被什么驱动一般,往前挤去。
柳清歌见状皱了皱眉,伸手将一帮的沈清秋扯了过来,一手遮挡着外头的人群,一边利用法术将周围的人流少许驱散一点,借着人群的空挡和符箓起到的障眼法的功效,穿过人群往正门方向行去。
待得到了跟前,他们才知道为何人群会引起骚丨动。
那敞开的承光寺大门之内,正中筑建了一座佛台,佛台之上又有那莲花座台,层层叠叠的莲花花瓣之上,正坐着的便是那白莲佛母的塑像。和之前众人求来的塑像不同,这尊佛母像大约真人大小,五官神态刻画的细致入微;头戴白莲法冠,身披璎珞垂绦,肤白如雪,面如满月,全身上下仿佛有莹光流动,映衬着胸口的佛宝琉璃砗磲珊瑚,极有出尘之姿又有慈悲之相,当得上一个栩栩如生。
又有那佛家法器灵光四溢从那莲台之上垂落下来,形成道道光弧,被那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佛台一番折射,竟生出五色光华来。层层叠叠的光晕彼此之间交错,又反射在白莲花瓣之上,将那白色染上仿佛仙灵之气一般的色泽来,看起来好似仙家法宝一般。
众人被这般宝相尊严的景象给惊到了,喧哗的人群暮然的安静下来,所有人又因为这沉默的气氛而小心翼翼,不敢生出别样的动静来。而那承光寺的方丈便借此机会,走上早已准备好的高台,口诵佛号,又道:“请佛母。”
人群莫名因他的声音而骚动起来,却依旧没有人敢发出呼喊声来,只是那人潮仿若真的潮水一般,安静又沉重的往前翻涌着,将原本看起来颇为空旷的庙门前的广场都站满了。在往前就是那大殿之中了,此刻却因为有佛台的关系,而无法更进一步。只是如此已经足以让整个广场上的人都看清楚承光寺内发生的一切,也足以让他们将准备好的神迹来展现出来了。
那方丈的声音厚重而沉闷,仿佛一记闷锤敲在石板之上,却又尾音袅袅不散,传到远处,然后又有那钟声传来,“当——当——当——”的每一下都砸在人的鼓膜和心口上,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佛母像上。
沈清秋和柳清歌此刻也在最靠前的人群之中,钟声响起的时候,沈清秋明显感受到胸口有一种压抑之感,说不出来的沉重和难受。他正要开口说话,却不想一旁的柳清歌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悄无声息的渡过来一道法力,在他身上随着经脉游走,不多时便将那烦闷的感觉驱散了去。
“多谢师弟,”沈清秋笑了笑,道:“你的修为,又高了许多。”
“哼!”柳清歌别过头不看他,隔了一会儿才道:“有魔族。”
柳清歌方才便是用法力帮沈清秋驱散他沾染到的魔气。因为先前那些庙宇之中都是他在走动,故而这不知不觉之间收到了感染,加上他本身是金丹修士,此刻反应比寻常人更明显一些。
“嗯,”沈清秋有所反应自然感受更明显,他不动声色指了指前方,道:“便是那佛母。”
“要先解决吗?”
“不用,按原定计划,”沈清秋摇摇头,“破坏了罗汉像之后,那魔族一定忍不住,待他暴露真身,才好动手。”
正如沈清秋所言,那承光寺的大典动静越发明显,又一次钟声停下之后,那方丈大声呼喝道:“请佛母登临。”
话音落下,原本落座与佛台之上的白莲座台突然迸发出亮眼的白光,将那佛台之上的五色光华都压了下去,在众人的瞩目之中,那白光仿佛有了实质,将那座台慢慢抬了起来,整个漂浮在空中。微风吹拂而过,白莲之上佛母依旧慈悲,只是那周身的莹光此刻和座台上的白光融合在一起,似乎是佛祖圣光一般,将那佛母像更多添了一份神圣。
“好大的做派啊。”
沈清秋感慨了一句,突然感受到手中玉符颤动了一下,乃是木清芳给他传信来了。
“木师弟说,母蛊便在佛母像中。”沈清秋将话传给柳清歌,又道:“看来是那魔族持有母蛊了。”
“无妨,一剑斩之即可。”柳清歌倒是不动声色,依旧双眼注视前方的动静,隔了一会儿听沈清秋没声响,他又道:“你离开远些。”
沈清秋默默吐槽你这是多看不起我的战斗力啊,一边自我反省好像是差了远了点不过也不是不能战啊。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实力和佛母像中魔族展现出来的实力,颇为坚定的站在了原处。
柳清歌看了他一眼,也不做声,只是往前一步遮掩了他的身形,才道:“开始了。”
他话音落下,便听到那方丈一声低喝:“请罗汉开路。”
沈清秋越过柳清歌的肩头往前看去,那原本排列在罗汉堂内的罗汉像,此刻都散发出光芒来,和外头的佛母像彼此呼应。若干个呼吸之后,那些或站或坐、或躺或卧的罗汉像,一个个都站立起来,似乎要从那罗汉台上走下来一般。周围的人都发出惊呼来,这番景象对他们而言无异于真正的佛祖显现。然而下一个瞬间,便听到人群之后传来一声冷漠的呵斥,如同利剑一般,破开了整个沉闷无比的气氛。
“魔族受死!”
话音和剑光同时在空中出现,那白色的剑芒如闪电一般,飞跃过人群头顶,划过一道带着炫目光芒的弧线,在罗汉堂中如游蛇灵动,飞速转过一圈。随着剑光落下,原本正在动作的罗汉像一个个都停滞下来,随即便听到“噼啪”声作响,所有塑像都从正中裂开,仿佛一个个被人算好了位置劈开正中线一样,碎裂成两半,落在地上,掉出里头的尸体来。
方才那一剑,竟然破开了整个罗汉堂中所有罗汉塑像。
如此电光石火之间又能拿捏的如此精准,非柳巨巨莫属啊!
沈清秋一边感慨一边赞叹,一边跟着柳清歌往前挤过去。在他们动手的一瞬间,身上的符箓形成的遮掩法术已经消失,众人惊于他们的出现,默默给他们让出一条道来,正对着那白莲佛母的位置。
“哪里来的妖道?!”
那方丈指着他们正要怒骂,却看沈清秋手指一抬,一张金色敕令浮在半空之中,展露无限金光,又有那苍穹二字展现,和金光一同,将整个承光寺笼罩其中。
苍穹山派!
在场之人都大多都晓得这修仙界的第一门派,又联想到方才那声“魔族”,都生出惊惧来,无意识的往后退去。原本尚属安静的人群突然爆发出极大的动静,眼看着要引起乱象,却因早已准备下的府衙的力量,疏导开来。不多时便将这寺门前的广场空了出来,方便他们行动。
而早在沈清秋动用敕令将整个承光寺控制住的时候,柳清歌的剑就出动了。那白莲佛母似乎有所知晓,原本背对门口的形态又转了归来,睁开眼来,抬手做出阻挡的姿势。一旁的方丈似乎也从意外中清醒过来,禅杖一挥对着沈清秋就要扑过来,却不想刚往前跨了一步,便脚下一顿,跌倒下来。
“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不知何时,赵家的守宅神已经出现在广场之上,他身上因柳清歌的精丨血还存有些许灵力可用,此刻正控制住周围的那些和尚,让他们不至于妨碍到沈清秋的动作。
在看那柳清歌,一个先手之下,那里是那佛像抵得住的。乘鸾破空而起,如闪电劈下,又有那无比强悍的法力灌注其中,将那白莲佛母硬生生劈开。莹白的佛像身体被剑光触及的时候便转化为灰白,随后又染上墨色,终于展露出魔族的原型来。
“师弟!”沈清秋大声道:“头顶!”
木清芳此时也从后院赶了过来,见此情景亦是一道法决丢出,替沈清秋接下了敕令的控制权。沈清秋脱出手来,一个剑诀,修雅剑如同清风白浪,破开那魔修的控制,直接往他头顶劈了过去。
虽然动作不好看,但还是很帅的!
沈清秋一边感慨着穿过来这么久了还是这种时候最有救世主的感觉,一边吐槽着为什么一样是用剑,柳清歌就看起来英姿飒爽,自己看起来就有点不够强势呢?
不过显然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因为修雅剑的出现,让原本已经抵挡住柳清歌一波攻击的魔族一时不妨,背后被破开了防御,他正要反击,就看到原本在前方与他游斗的乘鸾,顿时剑光一闪,落在他头顶,如芒刺一般直入他的身体。
“咔!”
一声沉闷无比的响声,一个熟悉的白瓷瓶子滚了出来,魔族身体如那落在地上的瓶子一般,四分五裂。而那瓶中掉出来的便是他们寻了许久的母蛊。
沈清秋将木清芳提前给他们的药物丢了过去,落在那母蛊之上,升起一缕白烟,然后和那魔族的身体一样,化为灰烬消失在空气中。
“总算……解决了……”
沈清秋手一招,收回修雅剑,站在那佛台之下,看着原本光芒四射圣洁无比的东西露出原本灰扑扑的原石模样来。一旁的柳清歌也收回了乘鸾,站在他身边,并不说话。
木清芳见状也将那敕令收起,外头备命的官兵一拥而入,将这承光寺中的和尚直接押解了下去。
“走吧,这里就留给他们寻常人去处置了。”
木清芳见他们还对着罗汉堂里头那些尸首发呆,上前打了个招呼,又道:“我先回千草峰了,我在寺院后头找到点东西,正好可以研究一下。”
“有劳木师弟。”沈清秋回过神来对他一拱手道:“我……替我向掌门师兄问候一声,我暂时还不回去。”
“嗯,”木清芳点点头,也不问他原因,只是看向柳清歌问道:“柳师弟呢?”
“不回。”柳清歌看了眼沈清秋,摇摇头回了一句。
“那我走了。”
木清芳甚无牵挂,剑诀一起,便乘飞剑而去。剩下那两人茫然看了一会儿乱象,终于是沈清秋道了句:“我们先走吧。”
“好。”柳清歌本就是留下来陪他,自然没有意见。
却不想他们才走出去没两步,就听到身后一声“谢谢!”。
两人回头,正是肖儿。此刻他的身形仿佛真正的守宅神,半透明的漂浮在空中,依旧用柳清歌的脸笑嘻嘻的看着他们:“我也要走啦,只好跟爹爹还有娘亲告别啦。”
身边的气氛顿时僵硬起来,沈清秋趁着柳巨巨还没有被气得直接拿乘鸾砍人将他一把扯住,又立刻岔开话题道:“你要去哪里?不跟我们走了?”
“爹爹应该知道我是守宅神啊,本来就不能离开家宅的,亏得仙师的精血才让我一份执念留存到现在。如今心愿已了,执念消失,我也要离开啦。”
沈清秋默默吐槽你敢叫爹爹怎么不敢继续叫娘亲了,又突然意识到所谓“离开”便是消失的同义词,心中不由得多了一点惆怅。
仿佛看出他的为难,那守宅神笑道:“爹爹不要难过啦,肖儿非常感谢两位,如今要走了,也有点最后的礼物给你们,愿两位仙师永如此时不离不弃。”
家宅神的嘱咐本身就带有一点神力,他又用着柳清歌给他多的一点法力将一股玄妙的气息笼罩在柳清歌和沈清秋身上。这个动作坐完,就看到那原本半透明的身体彻底消失在空中,耳畔也只剩下最后一声“谢谢啦”,又好似幻觉,甚为不真。
柳清歌见沈清秋依旧在发愣,稍稍扯了他一把,道:“走吧。”
“好。”
沈清秋点了点头,也不多话,跟在那高大俊朗的身形之后,一同离开了承光寺。

生离死别,人间常态,落花流水,无可奈何。
寿限幽幽,仙途漫漫,绮罗一路,繁花落尽。
所谓修士,也不过是比寻常人好些,他心想,自当珍惜眼前。

——End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