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三)  

2016-11-19 00:34:2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跑剧情~~~
前文:
存档:
========================
三、窗
(201.窓/窗户)

大约是看那道观近在眼前,那少年也脚下快了几分,抽空还回过头来和程钧他们介绍了几句。
三人一路走一路聊,又有那天生自来熟的张清麓在,自然没多久就把此处的情况打探的一清二楚。
此处道观名为元光观,原是北地一处子孙观。只不过此处离着最近的守观也要数百里,也算是天高皇帝远的位置。既得不到好处又求不来庇护,时间久了,就和野观差不多。但因为还有一张文牒,披着虎皮倒也有几分威风,故而在此处也算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加之周围住户倒也买账,时不时有些供奉,这元光观里的日子过得也算不错。
至于这采药郎便是在这道观里寄住的孤儿,名为平青,乃是上一任观主外出游方时带回来的。据说是被丢弃在山林之下的马道旁,寒风刺骨的季节里倒也命大得活了下来。可惜说是没有根骨,只能做做打杂的事情。
如今的观主乃是上一任观主的弟子,平日里会炼些丹药。见他会辨识草药,便让他负责了这观里的药草之事,也算是一份谋生的手段。
程钧听平青说得既有自豪又似有遗憾,于是插话问道:“你是想以此谋生呢还是寻求大道呢?”
“自然是寻求大道。”平青回答得毫不犹豫,只是随后又道:“可是老观主说了我并无仙骨,此生无望大道。”
“嗯,”程钧点点头,却不接他的话,而是问道:“这辨识草药的功夫并不简单,你又是从何学来的?”
“回仙长的话,观中其实有不少藏书,只是大多是一些打玄机的道书,我等大多看不懂。倒是其中有基本讲述草药的书册,我一看就明白,上山来也一寻就寻着,不知不觉就学会了。”
程钧挑眉,心中已是明白。一旁的张清麓见他这般表情,也是笑了笑,随口应道:“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仙长说得是。”平青回转略躬身,道:“两位仙长,元光观到了,容我先去禀报一下。”
“我看,应该不用了。”程钧笑着转头,下巴往前略一抬,道了句:“这排场,想必观主也在了。”
“啊?”平青原本对着他们说话,正好背对元光观,此刻听程钧这般说,则转身细看,果然那观门前稀稀落落站了数人,虽说人少却还略有队形,倒也符合程钧说的“排场”。
“诶呀糟糕!”平青加快脚步往下冲,不多时就赶到了门口。
他急急忙忙的一时间忘了身后的两人,索性程钧他们并不计较,只是有几分好奇,于是慢悠悠的跟在他身后,看到底是何等戏码。
那观门前领头一人看到平青上前,露出恼怒和厌恶的神色,狠狠训斥了几句。他声音不大,程钧他们却听得分明,乃是质问平青为何耽误了时间,差点坏了要紧事情。
平青分辩自己乃是遇到了仙长,却听那观主斥道:“哪门子的仙长,这年头一个野道士都能冒充神仙,就凭你也分得清?!”
话音刚落下,便看到平青身后走来的两人。一人相貌俊美异常,一人神韵气度不凡,均是谪仙般的人物,再看修为却半点也看不清楚。那观主也是有入道四重的修为的,自然分得出来人有没有修为。既然两人都有修为在身,而自己看不透,显然对方修为要比自己高出许多。再仔细打量对方,在这等冰天雪地之中,只穿了一身寻常的道袍,虽说看不出是什么衣料,却分得出均是贵价的东西,也不是寻常道观的人能供得上的。
如此一来,虽说认不出两人的来路,却能明白这两位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要紧人物。他方才听平青称呼两位为仙长,想来对方是有所显现法力过才会换来这般尊称,于是立刻换了一副嘴脸,上前行礼:
“不知两位仙长远来,有失远迎,小道失礼了,还请仙长见谅。”
程钧看着觉得好笑,也知道这便是下层修士的通病,倒也不揭穿他,只是略一挥袖子,将人托起,道:“观主无需多礼,我等不过路过而已。”
“两位仙长既然路过我等小地,便是有缘,”那观主颇为热情恳切,道:“若是仙长愿意,还请让小道有机会招待两位仙长。”
程钧他们本就是受那平青邀请来此,此刻又听他这般说话,心中一动,便点头应道:“如此也好,便打扰贵观了。”
他一言即出,那观主便露出欣喜的神色,一回头又看到平青仍旧垂着头等在一旁,顿时想起方才的事情,马上换了口气唤他道:“平青,你引两位仙长先去后院歇下,要记得好好伺候着,莫要疏忽。”
平青一躬身应下了,也不抬头,只是往前带路。那观主又吩咐自己弟子随侍在侧,自己则推说另有一事,随后便来告罪。
程钧道了句“无妨”,便随着那青年道士,一同跟在平青后面,往那后院去了。
那年轻道士将两人送到后院的住处,又因为师父嘱托,好生打点了一番,报了名号,又说两位仙长但凡有吩咐均可寻他来伺候,这才被程钧打发了去。
张清麓见他走远了,笑了声道:“你倒是大方。”
“辟谷丹而已,”程钧笑着睨了他一眼,道:“左右他就是个试探的,那就给点甜头呗。”
说完这才招呼了从方才开始就一直站在墙角不出声的平青过来,问道:“你们这观中可是有麻烦?”
平青面露惊色,立刻跪下叩头道:“仙长明见,不是小的有心隐瞒而是……”
“慢来慢来,”程钧打断他的话,道了句:“你且说说何事?”
平青稳了稳心神,解释了一番。
原来这山里头前几年开始有了些古怪,总有村民、樵夫、药农之流上山了就不见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走丢了,后来有人在山谷里发现了一些白骨,又有那随身物件,才知道这些不见的人乃是被死在山里了。可这些人消失的时间大多很短,寻常来说都来不及腐化成骨。这点古怪也是被有心人发现,传开后不知为何就变成那山里有精魅食人。
因为元光观距离这山林最近,观主又是个有修为会炼丹的,便有村民前来求符保佑。说也奇怪,起初也确实有效,只是不知为何,今年入冬开始就变得无用了。村民消失了几回,都不敢再入山林。本以为避开便能平安,却不想从上个月开始,每隔十天左右,便会有一人在村里消失,隔个二三日又会在山谷中被寻着。
村民求观主除妖,观主却也束手无策,此次便是寻了上级守观的道士前来相助的。
方才他们在门口等的便是那守观的使者。却不想使者尚未到达,却先看到了程钧和张清麓。那观主便和平青动了一般心思,想要将两位留下权做万一的准备。
平青说完整个人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深怕这等算计到了上人身上会遭到报复,说不得便是那命悬一线的关口。却不想自己抖了半天,两位仙长那头半点动静全无,最后还是他斗胆抬头看了眼,才发现那两人一脸笑意看着自己,倒也没什么生气的模样。
程钧见他望来,挥了挥手让他起来,又道:“你下去吧。”
打发走了人,他才对身旁的张清麓问道:“清麓觉得如何?”
“有点意思,”张清麓站起身来,将一旁的窗户推开,又倚在窗前,道:“如此看来,今晚想必有一场大动静。”
程钧顺着他视线看出去,果然看到那元光观的承德观主正在招呼那守观来人。那使者也不过是入道七重的修为,一脸趾高气昂的模样,身边带着两个童子,连招呼也不打便直接从那承德身边走过,显然是并未将这两人放在眼里。
“挺麻烦的人啊。”张清麓感慨了一句,“只怕今晚过了明日就难得一见了。”
“那干脆就不见了。”程钧手中法决一掐,便有结界笼在这后院的小楼周围,将这整个院子都隐了去。莫说一般修士,便是元婴修为的来了,也未必能发现此处异常。
“我还道你要蹚这趟浑水的。”张清麓顺手又布置下几个禁制,“毕竟你都看上那山主了。”
“这话说的,”因为没了旁人,程钧便也不收敛行止,分出手来搂着张清麓道:“这山野精灵的到底有几分因果,也不能直接从那平青身上剥了下来,自然要稍微讲究点方法。”
“原以为那血光灾劫应在这观中,没想到是那守观之人身上。”
张清麓摇摇头,露出几分可惜的模样。程钧看了他一眼,道了句:“要救吗?”
如今到了他们这等修为,少许抹去一个人的灾劫倒也不是什么难事。程钧原以为张清麓不忍心,故而多问了一句,却不想对方回道:“劫数自生,你救了这次难道还能救下次?”
他说的本是正理,程钧亦是明白。正如程钧明明听平青说了缘由事态却也不曾表示要插手相助,都是一样的,不愿直接沾染旁人的因果罢了。他和张清麓都不是什么心软的人,自然也不会做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