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二)  

2016-11-15 22:23:3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继续放飞自我……
前文:
存档:
============================
二、看不见之物
(359.見えないもの)

程钧选的地方乃是一个背风的山坳,靠着山壁,前方还有树丛遮挡,山壁高耸,又被那山中的水雾湿气遮挡了大半,看起来颇为险峻。离地大约一丈左右的高度正好有一块凸出来的山石,恰好和这山坳形成一个遮风挡雨的角落。若是看的不仔细,还当做此处有一个天然洞穴呢。
程钧往那山石上去打量了一番,也见不得什么特别的,却在上方站了一会儿。张清麓见他有些出神,心下亦是起了兴趣,一跃而上,却见那山石之上仿若人工打磨一般,颇为平整,若非周围仍有风化龟裂的痕迹,几乎可以当一个打坐的平台。
“有意思。”
张清麓在这方寸之地站了一会儿,又走了走,程钧将他一把扯住,道了句:“小心。”
“无妨。”张清麓摇摇头,指了指脚下仿佛悬崖一般的裂口,问道:“别有洞天?”
那山石靠着山壁那头,原本应该紧密贴着的位置,偏偏多出一道裂口,从山壁上一直延伸到山石之上,仿佛被人用大法力劈开一般。张清麓放出神念打探了一番,却发现此处居然也是天然形成。然而据他所知,北国之地并无这等可形成如此效果的天然之力,就算是日积月累的风化效果,也无法形成这般整齐的断口。而这断口又在两石交错的位置,偏偏又能让这凸出的山石维持稳定并不落下,显然不是寻常的机缘。
张清麓会有此一问也正因为看透此处地界无法成型,故而怀疑这山石之内另有玄机。
“若是早些年来,大约是有点希望。”程钧蹲下丨身,抚摸了一下断裂处,说道:“原本似乎是另有灵种蕴藏,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
“看这里也不过是近几年的变化,应当和天台出世没什么关系。”张清麓站在他身后摇摇头,说道:“也未必是灵物,魔修也不是没有可能。”
天台出世之时带来天地灵气变化,劫数增加同时又扩大了修士的道路,玄门和魔门都一度兴起各展所长,故而他有此一说。
“左右也没了,”程钧转身笑了笑,上前搀着他的手往前走了几步,一脚踏空往下落下,才道:“姑且歇一晚吧。”
以他们两人如今的修为,无论是何等情况都有运转功法,也谈不上耽误修为,故而这大雪封山的情况与青天白日之间并无区别,程钧所谓的休息,不过是随心而为罢了。两人压制了修为,现在看起来不过是精丹修士,虽说可以不眠不休但也不符合修士的习惯。他们出门随缘,自然行为举止都不勉强,故而他说在此处休息一晚,张清麓并无意见。
山里头的天色暗得早,如今不过堪堪申时过了,已经笼在灰蒙蒙的阴云之中了。方才还有些疲软无力的日光,此刻也渐渐消失在林木之间,这山坳之下因为上方有巨石遮挡,显得更是昏暗了几分。
程钧随手卷了一些枯枝残叶过来拢成一堆,又丢了一个火诀过去,生了堆火,也算颇有几分露宿荒野的味道。张清麓看着觉得有趣,也从随身乾坤袋中取了个灵兽皮毛垫在身下,这才往山壁上一靠,笑道:“如今还差一个烤獐子,就齐活了。”
“言之有理,”程钧一回头看他这般姿态,晓得他是故意为之,便在他身边坐下,笑道:“獐子有点难,兔子说不得能有。”
这两人论修为早就辟谷多年,但论口腹之欲倒也从来不禁。两人都是懂得享受的,张清麓又尤为讲究,自然是颇为顺从这点喜好。
“那就有劳程掌门了。”张清麓舒舒服服往后一靠,拿眼看那程钧,摆明了是要他去打猎。
程钧笑得有些尴尬,他虽说修为有所压制,但地仙的神念依旧,覆盖范围极广,自然知道此处并无生机所存。张清麓让他捉只兔子差不多就等于让他变只兔子出来。但他这话已经说出口了,当然不会说做不到,只是那神念又往远处和地下深处去打探了一番,果然还是被他寻到了。
程钧道了声稍待便站起身来往不远处的一个凹地走去,在他查探中,此处往下应有所获。
只不过未待他有所动作,那山壁之后的绕出一个少年人来,看到这荒无人迹的地方突然出现两位道士,似乎吃了一惊,往后退了一步,直接跌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两人。
张清麓见状,起身走了过来,袖子一拂便将他带起来,见他站稳了,才宽言道:“小兄弟受惊了。”
那少年方才有几分愣神,此刻反应过来,晓得自己是遇到了修士,赶忙行礼道:“见过两位仙长。”
张清麓见他倒也机敏,问道:“如此天气,你怎么一个人在山里头?”
那少年回道:“回仙长,我本是这山下道观里头的打杂的,上下山走惯了的,今日也是上山来寻药的。”
程钧挑眉,问道:“大雪封山你也找得到?”
若是他们这种正儿八经的修士,道行到了,神念覆盖下去,倒也不介意是否有大雪覆盖。但这少年身上并无半点修为,程钧他们看得分明,他也不过是个寻常人,连入道都未达到,唯独隐约有一团胎息不甚明了得存于体内,让他在这冰天雪地的山林里头能保持自由行动。若说凭此可以寻药,那也过于夸大了。
“回仙长的话,”那少年向着程钧躬身回答道:“这山上是我从小走惯了的,熟悉的便能寻得到。”
程钧点点头,以他的目力不难看出少年说的是实话,便道:“时候不早了,便是走惯了也早些下山吧。”
说罢便甩甩手示意让那少年往另一处下山去。
那采药的少年郎拱手谢过,往那已经被白雪覆盖了的山间小道上拐了过去。只是没走出几步,便又看到他回过头来,匆匆跑了回来,站在两人跟前行了一礼,道:“两位仙长,这山里头到了晚间会有大雪,冰寒无比,仙长们也请尽快下山吧。”
“哦?”张清麓笑道:“你又是如何得知这山上晚间会有大雪?”
“小子在这山里长大,已经习惯了山间气候的变化,”那少年面上似有得色,“这天色看一眼便知道接下去的变化,今日晚间当真会有大雪封山的。”
帝君之流与道相合,能感受天地之间的气机变化,一举手一投足之间莫说天气,便是山岳都能改变。自然也早就知道此处接下去的气候确实如这采药郎所言,当真会有大雪。
只是,这等隐秘的天机变化,又岂是所谓的熟悉了就能知道的?
程钧看了眼张清麓,点点头道:“有心了,敢问这山下何处合适歇脚?”
“两位仙长若是不嫌弃,这山下的道观就能休息。”
张清麓闻言笑道:“你方才说你便是那道观里头的道童?”
“观主说小的没有根骨,只能做个打杂的,所以算不得道童。”
那少年回答的时候面色似有不甘却又一闪而逝。
程钧他们只当做没看到,自然是不欲在此事上多言语,便道了句:“带路吧。”

“如何?”
“有意思。”程钧收到张清麓的传音,笑了笑,道:“没有入道却比寻常入道期的修士更灵巧些。”
如今这两人走在后头,那采药少年在前面带路。这山间原本就难走,如今又被白雪覆盖了,更是难以辨识。这少年却仿佛知道哪里好走哪里不好走一般,每一次落脚之处都是那积雪浅的,地下有夯实山地的。连带着好几次看他走在那略有些湿滑的石头上,都没见他有过晃悠。正如程钧所言,一般入道期修士在这等环境下都未必比他表现的更好。
这或许就是这少年能看到他们两人的关系。程钧他们虽说压了修为,但本身乃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人物,虽说游历期间并未遮掩身形,但因为他们气息和法力和大道相合,又极为收敛,寻常修士若是不注意都未必能发现他们,这少年却能直接闯入两人所在的范围之内,显然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偶然。
故而他出言邀请的时候,程钧并未多做推辞,在他看来,或许这本身就是一种机缘。至于这到底是谁的机缘,那就要看着后头的发展了。
“他身上有个奇怪的东西。”张清麓眉头微皱,似乎在想如何形容,“仿佛和此处极为契合。”
“嗯,就像他说的,他和这山熟了。”程钧意有所指。
“…………山主?”张清麓侧过头来看着他,面孔上略带了一丝惊讶,“寻常人可以寄存吗?”
“眼前不就是么?”程钧笑了笑,道:“姑且跟着看看,正如你所言,寻常人被这么寄存了,一般都活不久,这孩子身上看来不止这么点异常呢。”
“难怪,”张清麓嘴角带着一抹笑,“我说你怎么寻得这么准,原来早就知道了?”
方才那山崖也好,山体内的空穴也罢,甚至那凤缘果都不是凭空出现的,如此环环相扣,最后原来应在了此处。
“哪能呢?”程钧摆出一脸无辜看着对方,道:“我只是感觉到此处天机玄妙,过来看看而已。”
“所以程掌门看出什么来了?”
“看出这山门下的道观,估摸着今晚要倒霉。”
他随手一指,张清麓也看明白了。
此处离开山脚已经不远,已经看得到那采药郎说的道观。只是那道观上头笼着一层阴玄之气,其中缠着几分血光。寻常修士看不到,但瞒不过他们合道帝君。这分明是有死败之气缠绕,显然是要送上人命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