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一)  

2016-11-12 00:43:5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前几天忙成狗,还偏偏被网易恶意删文,导致心力憔悴……今天稍微恢复一点了,我决定开个新的中短篇连载写我家程张~顺便转移卡文的尴尬……【我就想写雪地里的小宫主,意义不明……
依旧,章节标题来自365题,我还没来得及写完……
存档:
=========================
一、黄昏彼方
(324.夕闇の向こうから)

北国的冬日总是去得晚,来得早,一年之中,似乎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乃是和霜冻无关的日子,其中要说和风细雨更是极少见到。剩下的,大多还是如眼前一样,被茫茫白雪覆盖,一眼望去尽是苍茫之色,冷冽又明亮,看得久了,甚至有些晃花眼的感觉。
远处的山麓和近处的密林都失去了原本的颜色,裹着厚厚的雪毯,原本厚实的地衣被层层绒雪压着,已经看不出山道上原先的生机。丛林之中安静无比,风声呼啸着从凝结了雾凇的树梢上打着卷翻了过去,摇晃下细碎的冰晶。灰沉沉了数日的天空,难得露出了一抹浅浅的蓝色,还混着原本的灰度,显得有些苍白,衬得天幕上的日头,更多了几分冰冷之意。那浅白的日光并无什么暖意,疲软的洒在天地之间,落在那雾凇上,恍惚间折射出点点闪光来。
此刻刚刚过了未时,那日光就已经有些斜了,映在对面的山头上,将那原本有些高度的山峦扯出一个斜长又寡淡的影子,轻飘飘落在这边的山上,又被那云层的阴影一笼,更显得深沉了几分。显然,若是再过大半个时辰,这边的山面上就要陷入昏黄天色中了。
北地的寻常人家对这类天气知之甚深,早早都趁着日头还明亮的时候往那家里赶去。原本依附在山脚下的镇子,此刻便有些热闹起来,有些吆喝声甚至传到了半山腰里头,飘飘摇摇的听得不甚真切;又被这山林细碎的摇曳声给遮掩了去,更显得琐碎了一些。
这山里头原本到了冬日就鲜少有人进出,此刻又逢即将进入申时,待得黄昏一至,便难以分辨道路,故而更是冷清极了。却不想此刻偏偏又有了人声,夹杂在风声、树梢摩擦声之中,听起来不太真切,但依旧能分辨出其中悠闲自得的意味。
“人间凡景也有不逊于仙境的地方。”
树和树的间隙中悠悠的转出个人来,一身青衣道袍,闲散自如,此刻正巧走到树林的间隙中,还有些亮度的日光正巧将他笼着,又因他仰面看着远山,浅白的光芒落在此人眉目之间,恍惚可见容姿极美,乃是神俊非常一青年模样。
“具是天地造化,哪里有仙凡之别?”
他身后又有一声应声,那音色听起来温润如珠玉,甚为沉稳大方,令人心生好感。此刻也从那林间阴影转出,身姿潇洒,气度非常,竟是个不输前者的神仙模样的人物。
前头那人听他说话,转身露出一个浅笑,更显眉目如画,听他道:“清麓所言甚是,但凡灵山大川,何处不是天地造化,又非是修士所独占。只不过人为众生之首,感应灵气机缘,虽说修士路上有劫数无穷尽,但到底也是天道偏爱,这仙凡之间,到底也不是至公的。”
“天道所谓的公平,”那被唤作清麓的青年,一身玄衣道袍,滚着精致的浅金色的衮边,此刻站在他身边,亦是带着笑意,回道:“又岂是我等可以窥探的?”
“天地之意,正是我辈的追求啊。”
青衣道袍的青年似有感慨的念白了一句,却惹得身边人一个斜眼看过来,笑道:“未曾料到甚为天道钟爱的程钧也会生出这般感慨?”
“那是自然,”程钧似乎半点不受他这话里头的调笑意味,颇为正经道:“若非有此感受,岂能逆天而上,追求大道之妙。”
“程兄说的甚是有理。”
张清麓被他话语中严肃之意所感染,面目中也存了几分敬畏,看向那天色,道:“黄昏彼岸,天地尽头,大道无常。”
“大道无常为恒常,”程钧应声道,“天地以不变应万变,岂不是万变不离其中。”
“善。”
张清麓点点头,踏出一步,又往那林子另一头走去。程钧随后跟上,只落后他半个身形。两人俱是一身单衣道袍,此刻被山风吹起,衣袖飘飘,罗袜生尘,脚下隐约似有烟云融入雪色炫光之中。明明看他们只是简单的几步,却已经走得远了,那林间的新雪上,一开始还有些浅浅的足迹,待到林中之后,反倒看不出什么痕迹来。不多时又有寒风卷着密雪颗粒过来,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两人之前的印记掩盖了去。

“如今这速度走来,只怕今日是到不得山下了。”
两人在林中穿梭,始终是慢悠悠的速度,加之并无目的,反倒显得极为散漫。这是又走了大半个时辰,方才从山巅走到山腰,以寻常人的步伐来看,已经是极快的速度了,可这两人一个帝君一个地仙,若非故意只用寻常脚步行走,只怕早已跨过大半个北国去了。
“可要赶路?”
张清麓见他问了,也随口应了一句。他们两人也是闲极生动,又偏偏在相差无几的时间里心有所感,便知乃是机缘所在,倒也不做延迟,一同携手出游去了。只是两人到底修为深厚,出行惹人注目终究不是他们所喜,便干脆遮掩了修为,化作两个刚刚精丹的真人模样的修士,混入庄家的海船船队里头,先行出了蓬莱,转入微海又取道商路,一路北上。
待得到了北国,两人便做寻常的游方道士的样子,从官道转入山野,又翻山而行,依本心所在,仿若游山玩水的模样,走到此处。这一路上他们两人始终维持在精丹修士的水平。只不过这北国地界广大,大多数地方称得上荒僻,灵气稀薄,修士不过都在入道期徘徊,他们两个精丹修士自然是遇不到什么麻烦。加之人间修士大多从底层摸爬滚打起来,修身修心,眼界未必高,但都有几分精明,看他们两人衣着单薄却行走无碍,不受冬季气候影响,便知道是有能耐的大修士,自然是多加敬重。
程钧和张清麓原本只是寻求机缘而来,漫步行来周身法力因为天地压制和灵气稀薄的关系,仿若被精练了一番,倒也算有所收获,心态上更是平缓,自然没了那所谓的“必然”执念,也就存了个随缘的心态。
这一日入山亦是如此,随心所行,行走天地雪原之间,感受到此处不同寻常的冰寒灵气倒也是另一种体验。因此程钧听张清麓此刻问话,知道他也是可行可停,心中微动生出一些念头来,道了句:“深夜赏雪也是颇有意趣,清麓觉得如何?”
“自无不可。”
张清麓抬眼扫了扫,便晓得他心中所想,也不揭穿,只是顺其自然。
两人没了赶路的念头,又不想过早下得山去,便又折转了方位,从另一处穿林而过。程钧上一世曾有颇长一段日子在人间周游,有过不少野外露宿的经验,此刻也是打头走在前面,寻找一点蛛丝马迹。张清麓跟在他后头,看他难得认真又有几分兴奋的样子,心中也不知为何生出一些期待,随即又有几分自嘲,将那心思压了下去,一步慢似一步的跟在那后头。
程钧走了一阵子,突然觉得身后的气息淡薄了许多,一转身便看到张清麓挨着一个林间空隙,正抬头观看一旁的冰晶。他原本就生得斯文,五官端正温和,气质飘然,如今修为深厚更有一分玄妙意蕴缭绕周身,即便压着法力都掩盖不去周身谪仙般的气韵。此时此刻落入程钧眼底,周身气场仿佛和这雪景融为一体,近乎入了道法自然的状态。
程钧当然不会出言打扰,反倒是放开神念为其护法。周围山上山下映入他识海之中,似乎将他也引入了天地法则之内,生出几分奥妙来。
“咔!”
一声脆响惹得两人回过神来,睁眼看去,乃是方才树上的冰晶,因那树梢承不住这分量而摔落在地上,溅了一地冰沫子。张清麓回过神来,又见程钧盯着他瞧,面上生出一份不自在来,转开眼神去,偏巧看到一枚朱红色的果实落在树根处。
“真是好机缘。”程钧也是看到,笑道:“此物在蓬莱也算难得,收了吧。”
这凤缘果乃是阴寒之地长出的纯阳之物,生长条件极为苛刻。程钧看得分明,这东西正是因为那冰柱落下砸开了地层而出,自然是称得上“机缘”两字的。
张清麓也不推辞,袖子一甩便收入囊中,转身问道:“寻得如何?”
“那处便是,”程钧抬手一指不远处的山壁,道:“挡风观景两不相误。”
“程兄好兴致。”
“那是自然。”程钧若有所指得看了他一眼,笑着往前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