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落花绮罗路(十五)  

2016-11-01 23:12:0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跑剧情跑剧情跑剧情……加速跑剧情……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存档:
==============================
十五、逃脱
(166.脱出)

自从那一日跟着送货的车辆出城之后,沈清秋和柳清歌几乎就没好好休息过。白日里要跟着上路,夜晚要打探对方落脚的城镇里面被寄宿的人家。那散播子蛊的人既然和商家有所勾结,便是有无尽的人手可以替用。而沈清秋他们却只有两人加上一个地缚神,故而几乎日夜无休,只为将这些人的布局排摸清楚。
原本一开始那守宅神倒是颇为有用,只需在夜晚感知一下便能找到大部分请了子蛊的人家,剩下的只需要柳清歌和沈清秋动用道法去将那佛像取出便成。但随着那车辆前进的越发临近邹连城,那守宅神的力量也越发薄弱起来。早先柳清歌一滴血可以让他维持一整天的灵体甚至于保留一定的术法,而现在至少需要每日提供三滴精血才能让他维持人形不灭。
最后还是沈清秋舍不得,深怕柳巨巨就这么放血放亏空了,直接取了柳清歌的几滴精血,融了朱砂,画了数道符箓,贴于肖儿灵体的前胸之上,用以维持其形态。这么一来柳清歌倒是解放了,但肖儿的作用就彻底没了。
不过还好,他们一行人还有几日便能到那邹连城,之后只需要等木清芳来,便能一探究竟。
至于这些日子收来的佛像,沈清秋几乎是忙中抽闲的一一剖开来查探了一番。那里头的子蛊发育各不相同,有些子蛊的蛊种已经饱满圆润,显然很快就能破壳而出寄居人体。有些则不如一些寻常蛊种,显得晦暗不明,连生机都显得极为薄弱。
他这些日子也算对此有了一些研究,知道这蛊虫颇为特殊。乃是用那一道魔气为引,牵动人类的欲念,再由魔气将这欲念导入蛊种,诱导蛊种发育。若是祭拜之人欲念强烈,所求颇多,那子蛊便能迅速成长。若是请佛之人只存一道礼佛之心,不求欲念之物,反倒不易被操控。
“当真是一饮一啄自有天意。”
沈清秋这么对柳清歌说的时候,对方难得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要出家?”
这话语气太认真以至于沈清秋一腔的忧思被活生生的掐断了再也没法续上,后面想的事情也只有怎么解决、怎么解决和怎么解决了。
柳巨巨实在是太直白了。
即便是穿越之前对柳巨巨充满了敬仰,穿越之后对柳巨巨充满了热情的沈清秋都不得不承认,破坏气氛的柳巨巨如今也是很拿手的。
可惜沈清秋拒绝承认这是近墨者黑。
时间就在这一天天跟踪和破解之间过去,待得再过一天,也就是他们离开赤土镇之后的第九天,便要进入那邹连城了。而此刻,沈清秋手中也得到了苍穹山派的回信——木清芳赶来了。
或许是因为他们所言之事颇多诡异之处,岳清源本也想一探究竟。但他身为一派掌门,无法随意离开山门。从木清芳这里得知沈清秋那头的处境之后颇多担忧,却又苦于无法亲临,商议最后只好托木清芳打点妥当,又交付了他颇多法器用具,这才让他用飞剑之术赶来。
照道理这么大张旗鼓的行动早就会被人发现,好在木清芳也算是个思虑周密之人,在临近邹连城之前,先行弃了御剑术,随后又特意雇了车马遮掩行径,这才放出门中通讯飞信,通知沈清秋他们。

木清芳来的时候恰巧是半夜,正好是沈清秋收到传讯之后的一天,两人在邹连城外不远的村落里租了一个空宅子,离着城门也就一个多时辰的距离,若是车马则更快一些,必要的时候飞剑前去也不过须臾。沈清秋盘下此处也是为了有一个方便动手和商议的地方,同时也能免了打草惊蛇的可能。
白日里他们看着那塑像商号的车队浩浩荡荡十数辆车进了城去,又让守宅神去沟通了此处的地灵,也算是对城中的情况有所了解。何况沈清秋精于符箓之术,数张符纸早就隐入那车队的车架之上,也算一个跟踪的手法。这车马若是离开,他们必然知晓,加上知道这邹连城乃是他们的大本营,因此也不需要时时紧跟。
木清芳听他们说完这几日的事情,点头道:“也算是差不多了,问题不大。这斩妖除魔的事情你们解决,我来解决蛊虫的问题。”
“如此才是帮了大忙了。”沈清秋摇着扇子,笑意盈盈道:“木师弟出手,自然无后顾之忧。”
他们不怕灭不掉这些阴损之徒,却但因被蛊虫寄生之人无法拯救。毕竟这一路跟下来,少说也至少有百余户人家和这白莲佛母有了关系,若说牵扯其中的人数更是有数百之多,若是都沾染了子蛊,岂不是要惹出瘟疫般的后果来?
“先不提这个,”木清芳打断他,问道:“你还有这种蛊虫吗?”
“有是有……”
沈清秋疑惑的看着他,木清芳应声道:“我要点做个试验。”
好吧,这位木师弟的实验狂人风格自己也是领教过的,沈清秋递了个眼神,柳清歌从怀里取了一个盒子出来,递了过去。那里头摆放着至少十余枚子蛊的蛊种,木清芳打开看了眼,点头道:“够用了。”
随后他又道:“我这几日要用来试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机会拖延几日?”
沈清秋闻言想了想,又看了眼柳巨巨,道:“我本来是想过一个方法,却觉得有些打草惊蛇。但如今想来此处是他们的大本营,应当不容易逃脱……”
说到此处,他指了指柳清歌道:“柳师弟既然在此,想来一般的魔物也逃不出去。若是用城中人的性命做要挟,那就还需要木师弟一些手段。”
“嗯,”木清芳闻言知意,从衣袖里取了数个瓶子放在桌上,道:“一般魔气魔族的话,这些药足够抵御了。你打算如何?”
“让官府先去探一探,”沈清秋从一开始就打算利用一把官府的力量,“先把那佛像当众剖开,那里头的人足够让新寺庙开不下去了。”
他想了想道:“之后再假意说审问,问出下蛊之事,正好可以让知道的人自行前来驱虫,那样也不用我们一一查探下去。”
“虽然简单,也可行。”木清芳想了想道:“若是顺利,倒也不用我们出手了,柳师弟只需要防着那背后的魔族就行,想来那个一死,跟着为虎作伥的也套不得好去。”
“正是此意。”

三人协商计定,便分头行动。木清芳这头用沈清秋留下的子蛊试验药物的事情姑且按下不表,另一头沈清秋他们利用官府的事情却出了一点分歧。
以柳清歌的风格,既然要启用官府的力量便是直接上门即可。他们乃是堂堂正正的苍穹山派的十二峰峰主,行走在外也要被人称呼一声仙师。如此身份前去官府行事自然应当顺利。但偏偏沈清秋不这么认为。
根据穿越之后flag原理,这种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越可能出现变故。
只是这种说法不能直接对柳清歌解释,他只好绕了个圈子,道了句:“以防万一。”
这话倒也不错。毕竟能在邹连城这么大的地方建立新寺,瓜分一份信仰香火,到底是需要一些背景的,谁知道是不是在地方府尹之中另有手段呢?何况官府之中人多口杂,万一被对方耳目探听了去,反倒不美。
他这些弯弯算计说出来,柳清歌只是皱了皱眉头,便问道:“你要如何?”
“送一封信去。”沈清秋故作神秘,道:“只不过要你出手。”

是夜,便有一份包裹着银色剑气的玉简凭空出现,浮于那知府头顶,剑气纵横之下断了不少府内物件,也削掉了那知府一簇头发,算是有了威慑效用。果然第二日,便听闻城中大乱,那佛像商号被府衙抄没,运来的塑像逐一被敲碎了丢在大院之内。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那些佛像之中都是空的。除了佛像造型颇为古怪,也算一个说法之外,并无其他斩获。
沈清秋听闻之后,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了句:“到底是被他们逃脱了。”
只是如此一来,已经打草惊蛇,只能另换一种方式来谋划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