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钧] 365题——219.リセット/reset  

2016-01-26 22:37:5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开头的诗和程钧念的四句都是作者的原文,我搬来用用~~~
最近在复习原著后三分之一,进度有点慢但是发现好多有意思的~加上为了恢复写长篇那个时候的心情心态,所以行文就开始往正剧靠拢一点了~[其实我好想写肉啊……一旦开始写正剧就觉得饿……
存档:
--------------------------------------------------------------------
219.リセット
reset
[上天台 程钧]

  向天再借九百载,铸我一座上天台。
  天台一万八千丈,步步登上莫徘徊。
  成败冷暖凭天定?自当披荆扫阴霾。
  一身转战三千里,箫声引我回蓬莱。


天台一战功成名就,昆仑、蓬莱、灵山三界,再无能与其匹敌之人,程钧站在蓬莱沧浪亭内,背着手,看着眼前那座属于蓬莱的天台。
大战开启之前,九座天台,蓬莱、北国、焉支,程钧据三;大战之后,关中天台也等于落入囊中。不可不谓风光一世,威望无边。
只不过,与众人所猜测的不同,程钧并没有急于飞升,他甚至都不曾上那座天台一窥究竟,任由那九座天台光柱独立孤悬于天下,惹得众人眼红。

“既然放不下,为何不去看看?”
声音从背后传来,程钧却不曾转身,地仙的神念早就知道来者是谁。
“清麓可曾想过上头是什么模样?”
张清麓停在与他比肩之处,听他这么问,想了一下回道:“想过,不过没有答案,也就不去想了。”
“我也想过,”程钧看了他一眼,又转回来看着天台:“想了一千二百多年,终于看到了,却觉得更模糊了。”
前世活了九百年,若是去掉真正踏入仙途前的百余年,程钧确实惦记天台惦记了千百年。他自己知道此刻言语有失,也想等张清麓开口问他,却不想对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一样,只是问道:“想上去吗?”
“想,却不是现在。”
话题被岔开,程钧便不再重提。张清麓故意避而不谈,和当年秦越听到子若的事情不敢问的心态不同,他应当是不想涉足程钧的过往。
毕竟两人约定好的合作期限到天台为止,当初并不知道天台之后会如何,纵然程钧做了充足的准备,也不敢保证说最后一定会站在天台之上。
事实上,若非最后关头发现了空灯流转这个大漏洞,断绝了重修的念头换取天地功德,程钧依旧不会成功站到最后。无论再重来多少次,他仍然无法赢过隐老,就好像重复了无数次的仙朝,只可能在反复的历史潮流中彻底磨灭了希望,而无法达成最后目标。
所以他一直在考虑,明明占有天台之一却一直不曾窥破天机的仙朝天君又是何等心态?
就好像如今的他一样,明明通天光柱就在眼前,却不想踏出最后那步。
张清麓问得问题也是他想知道的,他原本想和张清麓聊聊,顺便说一下前世今生,说一下自己如何断绝了那个取巧的通道,可偏偏不尽人意,张清麓并不想知道。
“喏。”
程钧原本笼在袖子里的手递过去一样东西,张清麓低头看了一眼,却没有伸手。
那是一枚表面流光溢彩幻化着各种颜色,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的果子。张清麓曾经也有一个,是张七给他的道玄果。而程钧这个略有些不同,更大一些更凝实一些。
程钧见他不接,笑笑,也不收回,那手举在他跟前,道:“九枚道玄果汇聚一处,便能唤醒真正的天台。”
张清麓点点头道:“所以当初隐老要聚集九枚道玄果本身也没有错。”
程钧应了一声:“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天台并不是只能上一人,也不知道汇集九枚道玄果只是为了唤醒真正的天台。”
他这话正好说在张清麓的一个疑问上,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为何你会知道?”
因为程钧有空灯流转,而那空灯,来自半本道藏。当空灯器灵被程钧扼杀,空灯消解之时,半本道藏内原有的一些信息也落入了程钧的天则之中,虽然还是半本,却又多了许多信息,只是这解读又要复杂了许多。
但他却没有回答张清麓。
“苍天再借五百载,铸我一座上天台。”
前世九百岁月未尽之念,这一世算上蓬莱封闭的时间不过三百余载,天台已经在眼前,自己却有了莫名的一些念头和打算。
张清麓听他这话说的古怪却依旧毫无表示,程钧终于转过身来,抓过张清麓缩在袖子里的手,将那道玄果放在他掌中:“到底是欠了你一枚,就暂时用这个顶替吧。”
原本三枚道玄果,理当有一份是他的,可程钧到了最后偏偏要算计张七用来对付泊夜。虽说成功了,却又多了一份难以解释的隔阂。如今这枚融合了九枚的道玄果,就算给出去了,也不过是聊胜于无的添头罢了。
“掌门真是说笑了。”
张清麓看了看手中那枚道果,眼神中略过一丝异彩,转瞬即逝连程钧都不曾留神,“原本就是同路,何必分的那么清楚。”
程钧的算盘,张家父子看的清楚却依旧顺着来了,自然是有他们的道理。
张七想要补偿自己的儿子,张清麓想要借此机会脱离程钧的恩泽。双方都是有心自然毫无破绽。至于最后程钧帮着张七暗地里算计了一把泊夜,到底是因为程钧算计了张七的道玄果从而有些愧疚呢还是因为这原本就是他算计泊夜的一环,也无人去追究。
可是到底,张清麓还是收下了那枚道玄果。或许正如他天台之后还是跟着回去了蓬莱,这三百余年之间,纠纠缠缠断断续续又岂是几句话能分辨得清的。
而他承下的,除了程钧欠他的一份情,自然还多了一份程钧终究会告诉他的过往。
不是现在,但总有一天会知道。
这一点,张清麓和程钧都心知肚明。
“天台一万八千丈,步步登上莫徘徊。”
程钧背着手慢悠悠的已经走开,张清麓听到他念念有词,语调又有几分特别,新奇之余忍不住笑了起来。
手中的道玄果已经消失,如今除了他们并无第三人知道此物的存在。至于程钧的过去,张清麓也不是不想知道,只不过时机未到,他和程钧,都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消化和接受那些过往。
一切从头,自然要来得透彻些。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