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程张]流光—色系15题[5朱]  

2016-01-25 21:31:0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终于把这个系列又交待出一篇进度来了……然而我发现不老歌没有放4,所以我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放4,不过不要紧,不老歌的我补上了,P站的有全篇连贯的,所以这里放没放也无所谓啦~[估计没放,前几篇都有些肉渣渣……[这篇没有,下篇也没有,之后会很久没有……因为他们开始纠结了~
依旧是存档: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4144&tid=3147860#Content
---------------------------------------------------------------
[上天台 程张]流光—色系15题[5朱]

5、绵延的朱红色

碧涛掩翠,北七南六十三岛上,各有灵花异草,美景无数。
来往间衣袂飘飘,裙裾渺渺,多少神仙道骨落在其中,彰显一派大宗风范。
而其中最为瞩目也是最大的一座岛屿,乃是位于北七岛天枢位的金鳌岛,正是蓬莱仙宗掌门居所,此刻乃是云烟缭绕,旁人不得窥见半点玄机——乃是掌门正在闭关的显兆。
这蓬莱仙宗的掌门人程钧,短短数百年时间从一个凡人成就陆地神仙,更是在天台之争中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不可谓不奇;更神奇的是这般出色的人物在这宗门之内另有三位,一位魔修乃是夺舍重生倒也可以理解,一位龙族宫主本身就受天地钟爱,另一位和掌门一样,也是个普通人类,虽说出身不错但这区区数百年时间成为合道帝君,凝聚道果,也是绝顶的人物。而这些出色之人居然齐聚一个宗门,便不由得旁人多些个想法了——莫非这蓬莱仙宗的道法别有蹊径可以直指大道?
也因得这般缘故,从天台之战后,前来拜师的也多了,窥探的也多了,甚至秘密潜入的更是不少。就算被程钧不痛不痒的敲打过几次,也依旧挡不住飞蛾扑火。
而此刻,众人关注的焦点的程钧却难得封闭全岛,对外宣传闭关。
不由得他不如此小心,程钧看着悬浮在眼前的灰白色的珠子,正是他从烛龙之地得来的那件“宝物”。
此刻距离他和张清麓两人去到老龙头下已经有十天,回到宗门之内,程钧匆匆交代了一下门内事宜,捎带说了一下自己再烛龙之地略有所得要闭关一阵子。他这番含糊其辞的说法,张清麓倒也不去戳穿,甚至没有再提要回一阵子上清宫的事情。
互相隐瞒这么多年下来,这种彼此保持一定余地的默契到底是有的。
张清麓很自然的以掌教的身份继续接管这门中大小事务,程钧却一门心思扎入金鳌岛内再也不出来了。
因为确实出不来。
这烛龙之瞳或许真的是上古遗物,程钧费尽心思却很难操控这其中的幻境之力来进行修炼。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现将这烛龙之瞳制作成法宝来调动其中的力量。
确实这个法子是行得通的,但比程钧预计的来的复杂得多。
眼前的聚火阵虽说不是十分高级,但在程钧这位地仙的加持下,调动的真火甚至及得上几种先天之火,用来炼器是绰绰有余。至于手法,程钧虽说谈不上老魔那等境界,但毕竟是眼界摆在这里,加上道藏在手术法千万,当然也不在话下。何况他还有一枚造化珠,引动一丝造化之气便能成就一件法宝。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炼制失败的程度,所以程钧很放心的自己动手了。
但是过程却颇有几分意外。
在这聚火阵上已经足足燃烧了七天七夜的烛龙之瞳似乎毫无变化,依旧是泛着淡淡的灰白色的光芒,未曾有半点改变。
道藏上并没有这件宝物的说明,所以程钧才会认为此物可能是上古遗物。对于上古之物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大多数有些复杂,不合适他离开再投入,毕竟这时间消耗他等不起。
“或许只能如此了。”程钧自言自语道。
确实有个办法可以让烛龙之瞳被锻炼成法宝,但如此练成的法宝会和自己产生一种因果联系,考虑到烛龙之瞳的幻力,这确实不算一件好事。只是事到如今,也算有几分骑虎难下的意思,程钧已经决定动手了。
指尖在额头轻轻一划,法力加固下的指甲已经将眉心割破一道极小的口子,一滴精血从伤口处冒了出来,同时一缕分魂包裹着精血,顺着程钧手指的所向,飞往聚火阵上方的烛龙之瞳。
在魂魄和精血的双重压力之下,那原本一直平静无波的珠子顿时在火焰上翻滚起来,淡淡的红色如同血丝在其上蔓延成复杂的花纹,如藤蔓一样紧紧勒着那珠子,往火焰中猛地扎去。那阵中之火猛烈得燃烧起来,又在程钧的威压之下狠狠的往中间一缩,压着那烛龙之瞳往内,色泽更是从白转青,最后近乎透明。
在锻造之火的起伏之间,程钧只觉得一种微妙的联系在自己和这火焰之间产生,心道一声“成了”,便看到那聚火阵中的火焰如有灵犀一般,猛然一收,消散开来。
阵法之上只剩下一枚拇指大小的珠子,血一般显眼的红色里透出一抹淡淡的金色,程钧按照道藏上的手法打出几个法决,层层禁制之后,那珠子落到手中,一眼看去,柔和的朱红色,极为普通。
唯有程钧才知道,借助分魂和精血的引导,原本烛龙之瞳内的力量已经全部融入此中,也因为程钧用了分魂做引子,如今这法宝和他倒是心神相合,只需神念一动,便能使用。
感受着这珠子中流动的力量,程钧微微一笑道:“便称为问心珠吧。”
他顺手取了一块寒光玉来,指尖剑气凝聚划出一道弧度,便将那珠子嵌入,做成一枚玉佩的模样,装饰在腰间。这问心珠对内可以叩问本心,对外可以制作幻境,倒也算是一件难得的法宝。

这法宝天成多少会引动天象,虽说程钧将蓬莱用结界包裹起来,但如今为了内外通达,倒也另开了通道,故而这通道之上的劫云翻滚也是落入旁人眼中。众人惊奇猜测之际,倒是老魔先看出端倪,无他,毕竟他是炼器的,法宝出世的劫云早就看惯了,又岂能不熟悉。
“这小子弄来了什么好东西一门心思的自己锻造去了居然连看都不让我看一眼?”
蹲在摩岛最高峰山上的老魔,随便靠着身边的大白狗,顺手将一道法决打入劫云之中,不多时就看到那灰色的雷云慢慢缩小,翻滚着往外散去,一道淡蓝色的流光落入老魔手中,又被他随手丢给了云渊。
“多谢。”
白色的巨犬变化成人的模样,将那浅蓝色的雷珠纳入口中,身上又是一阵电光闪烁,才平静下来。
老魔打量了他几眼,点头道:“程钧当年给你的法决确实直指元神大道,但是你毕竟是妖修,这洗练根骨的事情只能慢慢来,这些年劫雷中的洗练之力到底是有些用处,不过最后那一步踏出合道境界,只能靠悟性,不能靠这些外力了。”
“嗯。”
云渊点点头,这些年他的灵智越发趋向于人类,但也不过是像,他自己都知道自身与人类最大的差距应当是心性,只是这等人类的习性他终究是摸不准,只能参考程钧给他的道法和老魔给他打开的便利,多接触人类多学而已。
“要去问吗?”
知道老魔不会就这么不管不问,云渊先开口问道。
“自然是要去的!”平白无故多了个不能让自己看的宝贝怎么都要去打探一下,老魔摸了摸下巴,又说道:“不过不能问程钧,这小子精着呢,绝对不会说的,要问也要问张清麓。”
“他不在场。”
云渊当然能感知到张清麓的气息一直在赤练岛,自然是不会再程钧炼器的现场。
“他们两个刚刚从外头回来,程钧得了什么好处,他当然会知道。就算不知道也多少能猜到,要说了解程钧的,也就他最清楚了。”
“你也很了解。”
“那是~”老魔先是一口应承下来,正要飘飘然之际突然意识到什么:“那是因为老子被他坑的太多了!”
坑不坑,云渊不知道。不过除了程钧,他接触最多的就是老魔,一则是最初便是和程钧一同相识的,二则乃是因为老魔是除了程钧最“精于为人”的,也是他最好的学习对象。
“不管问哪个,都要先等你消化了那个雷珠再说。”老魔赶紧打断还想说什么的云渊,先让他回洞府去精修,自己则是坐在那白色盐山的顶峰,看着金鳌岛的方向,自言自语道:“真是两个不让人省心的,程小子你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老子可懒得给你收拾。”

而此刻被老魔称为总是闹幺蛾子的程钧也确实正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之下。
他原本打算在问心珠凝练完之后,先行打坐恢复一下法力和心境之后,再利用这法宝的威力进行内心的洗练和拷问。却不想问心珠乃是用他精血和分魂所锻造,对程钧本身的法力极为敏感,而他在探察这法宝的时候,因为神魂同源,问心珠的力量就被引动了。程钧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再一次落入了幻境。
几乎是一瞬间,程钧就知道自己陷入了幻境。他原本可以毫无障碍的破开迷幻,直指本心,却突然在准备出手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任由燃烧着的火焰在他眼前展开,开启这问心叩魂之路。
原因倒也简单,程钧知道自己并不处于最佳状态,但正是因为毫无准备,才能充分暴露本心执念所在,方能打破迷障,直指根源。
正所谓兵行险招,问心珠本身的力量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妨碍,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危险——除非程钧迷失在幻境之中。
而他毕竟修为到了地仙,这等固守心境的能力,还是有的。

吞下滚油的画面在反复几次之后已经无法挑动程钧的情绪,尘归尘土归土,这开启自己修仙之路的纨绔子弟,在前一世这一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自己再看一次,也不过是说一句“原来如此”——此人和自己结下恶果,自己却因此踏上仙途,虽说谈不上根源但到底是逆境下的转折的起点。就好比程钧这一世回到人家,看到马公子已经感受不到仇恨,前一世的滚油入腹,也终于不再是他的心境缺陷。
心障已经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眼前红烛红绸红顶盖,蔓延的红色刺得人眼珠发痛,程钧一步一步走向那稳坐在床沿边的人,心中猜测着红盖头下的是谁的面孔。
双眼闭合之间,红色方巾落下,露出熟悉的面孔。
没有平日里仙风道骨的从容冷静,倒是有一份异常的羞涩和茫然。
脸是张清麓的,神色却是记忆中的子若。
程钧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幻境在自己身边被烛火点燃,融化成一片朱红火海,连同他自己和张清麓都变成碎片和灰烬。
一切再从头。
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程钧几乎是面无表情看着自己揭下红盖头的手,露出张清麓的面孔来。
他正待冷笑,却突然发现,眼前的人也在笑,那是一种高高在上却又带着隐约嘲讽意味的笑容——正如人后的张清麓脸上偶尔可以见到的那种嘲讽,不屑中带着天生的傲慢。
“张清麓!”
那是真正的张清麓,也是幻境中最为接近真实的张清麓。
幻境从心,这便是他心中的张清麓。
程钧内心猛然一震,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软肋。
无论是上一世的子若,还是这一世的张清麓,其实都是他把握不住却又成了自己软肋的存在。因交易而延续的关系里出现了感情,却让他没有绝对的自信可以控制场面。
区别在于,子若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断绝的;而张清麓是不是会断绝却不由他所决定。
眼前的场景轰然倒塌,朱红火海再一次吞没了全部画面,再睁眼,已然是自己的洞府。面前依旧是悬浮在法阵之上的问心珠,周围照旧是被结界隔绝之后的宁静。
心结厘清,幻境不存。
程钧吐出一口气,定定的坐在原地,愣神了许久,一伸手,将那问心珠招入掌中,又是数个禁制打入。虽说好用,但不完全受控的法宝也是弊大于利,程钧要的是随心而动的法宝,自然不能再发生这种事情。
收起问心珠,程钧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丢在一旁的传讯符闪烁着讯息,程钧神念一扫,里头有几个是老魔的,估计是为了方才法宝出世时候的征兆来的。还有一道传讯乃是张清麓的,程钧犹豫了一下,终究不曾碰触。
他需要一段时间来冷静考虑,症结找到了却不表示就能解决。
并非无法可解,恰恰相反,方法有好几个,却并非程钧想用的。
一则是断绝因果,彼此两清。可谓是最稳妥也是最有利的方式。
二则是保持平衡,互相合作。那边是如最初一般,彼此互取所需,或许只是比寻常合作关系多了一层双修情义。
三则是缔结道侣,共修长生。只是这一层关系,必须要张清麓愿意。
想到这里,程钧突然意识到问题的症结在于,他知道自己最后会选的方向,也知道张清麓的选择,只是两者是有分歧的。
从一开始拒绝让他回上清宫,到如今用层层关系因果将人捆绑在蓬莱之上,说穿了是以内程钧清楚的知道,两人之间的合作关系,若是断了,就再无延续的由头。
看似若干方向很多条路,其实也就两种,而取决权在于张清麓不在程钧。
一切根结无外乎如此。

程钧自诩不是个大方的人,修道以来,无论前世或是今生,但凡自己想要的总是要抓在手中,留在身边才是保险的。对人对物大多如此,对于张清麓,他不可谓用心不多,只是正所谓人心难测,自己从一开始乃是利用,到最后有了真情,这里头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他自己都分不出来,何况张清麓?
何况两人初起便是合作,说难听些不过是互相利用,合作无间,要说有情,张清麓只怕也是暧昧不明而已。
眼光在一旁的通讯符上一掠而过,程钧突然觉得,或许自己做错了一个决定,有些事情既然是双方同侪,自然也不应由自己单方面作下定论。
如今正好是一个自己不管事的空档,倒也能看出一些真想来。左右是闭关,不如更久一些,恰好让人心也留出些空白,多做些考量。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