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HxH/西伊] 夜音  

2012-04-06 01:47:3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在前:
这是很古老的一个坑,当初写了开头,坑了之后就忘记当时到底要写什么了,唯一能确定的是,当时不管是死神还是夜音都是既定悲剧坑……但是,既然忘记了那就算了吧~最近写的内容实在太BT了让我觉得有点扭曲(明明最早很兴奋的确定这种题材的也是我自己……|||||)所以临时起意,决定弄个稍微正常点稍微甜蜜点的东西来安抚一下受伤的心灵(其实没有……)
所以,这个历时至少2年半的坑,现在算是还上了~我本来以为这么点东西,2小时最多了,结果居然用了3个小时……(好吧,谁让我中间忍不住去刷WB了……还跑去看日拍……真是一塌糊涂……)最近手感真心不好,不知道啥时候可以恢复……远目……

=====================================================================

夜音

静,极静。

伊尔迷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寂静无声。
说没有声音也不确切,因为确实是被吵醒的。明明是万物寂籁的深夜,耳边却充斥了大量嘈杂无序的噪声,就像潮水一样不断的涌入脑海,无法忽略。
“…………”伊尔迷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放弃了无用的自我暗示,睁开了眼。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只是无法避免,偶尔的会让他有点困扰。伊尔迷很清楚,其实并没有什么噪音,枯枯戮山的夜晚安静的连夜鸮的声音都听不到,何况是位于半山腰的主宅,从里到外,宁静得甚至可以听到监控线路里的电流声。这些不请自来回荡在自己鼓膜和脑海内的声音,与其说听到不如说是感觉到,越是安静越是清晰,明明知道这根本就是大脑对抗无声的环境所产生的底噪,甚至不需要用念去控制,只要有一点点声音或者分心去想些别的就能解决的问题,伊尔迷却不曾这么做过。
比夜色还要深沉的眸子在漆黑的房间里随意扫过,缺少装饰的房间,在厚厚的窗帘的遮挡下就像一个密闭的暗匣,冰冷中透着几分压抑。床边的矮柜上有淡蓝色的冷光规律的闪动着,在黑暗中有些刺眼。犹豫了一下,伊尔米还是把手机拿了过来,静音模式下的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还有几条消息,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没心情也没兴趣去看,杀手世家的长子似乎只是不想包围着自己的黑暗被打扰一样,直接选择了关机。
一动不动的端坐在床上,伊尔迷在重新回归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沉默着,敲击着鼓膜的声音并没有因为之前小小的分神而衰减,反而在浓墨渲染得黑暗中变得更为清晰。尝试着分辨杂乱的声潮中自己的呼吸声,却发现那琐碎的潮水声变得更为鲜明;伊尔迷略略晃了晃脑袋,放弃了这种徒劳无功的行为,站了起来。
冰冷的地板传递着打磨平整的大理石表面上特有的颗粒感,黑暗让视觉之外的四感变得更为敏锐。习惯于隐匿的伊尔迷可以轻而易举的分辨周围的一切,不用看不用触摸不用计算,他用极缓慢的速度从床边慢慢走向落地窗,探向帷幕般的帘子。
银白色的月光如同一把利刃透过窗帘的缝隙割裂撕碎了密闭盒子内的混沌空间,将原本溶化在黑暗中的身影暴露在夜色的光芒里。推开隔着阳台的落地玻璃,伊尔迷整个人笼罩在稀薄的浅白月色中。没有焦点的眼神在枯枯戮山的树海里漫无目的得扫过,就像以往一样,其实并没有什么声音,沉睡的森林在夜风中零碎地摇摆声并不足以对他造成什么影响,而脑海中的杂音也不曾因为树叶婆娑声而有所减弱。
一个纵身,伊尔迷索性跳上阳台的栏杆,赤裸的双足在黑暗的映衬中反射着浅浅的月白色。就像之前所言,他其实完全可以忽视这种微不足道的声音,对于能够操控人的大脑和身体的伊尔迷而言,所谓的静夜噪音的存在本就是一种无稽之谈,会有现在这种情况,本就是他自己放任的结果;只是,到了如今想要追寻原因,却再也记不得了。
不是没有试过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最初的理由;反倒是会想起一些无意义的零碎记忆。比如自己刚刚开始执行任务时的遇到的那些总喜欢说个不停的人,就算是死都不肯安安静静的去面对;说什么报仇,说什么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伊尔迷很多次都想告诉他们:你活着都打不过我,何况是鬼魂?很可惜,他从来没有机会说出口,因为死人是听不到这些话的,而那些所谓的孤魂怨鬼他也从来不曾见到。
死亡真是最公平的事情了,不会给任何人第二次经历的机会,也不会让任何人找到逃脱的办法。若说这种公平中还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自己这样的存在——做着买卖生死的工作,给予他人一个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生命长短的机会。
死神——不知道多少次被人这么称呼了,但伊尔迷觉得自己更像是抢死神工作的人。不过,他一向懒得去纠正别人;就像他在习惯用念钉杀人之后,就极少再留给猎物开口说遗言的时间了,千篇一律的台词,就算是自己听多了还是会腻的。
穿梭在林海间的风声在茂密的树冠间掀起一阵窃窃低语,唤回了伊尔迷有点散乱的思绪,又让他意识到了那挥之不去的潮汐翻涌之声。
虽然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追寻着这种声音的痕迹,但伊尔迷记得尚在童年时的自己曾经问过自己的父亲,那深夜里不断徘徊的沙沙声是什么;而席巴却只是认为自己的长子有着过人的听力,告诉他不用理会这只是树叶摩擦的响声罢了。早熟的伊尔迷没有告诉席巴自己知道那不是树海的声音,装作乖巧的接受了长辈的答案,从此不再提起。只不过,就算现在知道了问题的答案,伊尔迷却摆脱不了这种纠缠不休的声音。
或许真的是自己太敏锐了,至少他知道,五兄弟内除了自己,别人并不曾留意过这种无意义的声响。伊尔迷甚至想过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念可以控制大脑的关系,导致自己对精神方面的反馈过于敏感,结果依旧不了了之——像是一种刻意的放纵,伊尔迷从一开始就不曾想过要去校正这近乎弱点似的存在;太完美,会让生命过早的变得无趣,不如留着破绽,寻求意外的轨迹。

钉子划破空气的声音让沉浸在电流般杂音内的伊尔迷不得不收回自己漫无边际的回忆,在意识指令之前,经年累月训练得身体已经本能的作出了攻击——整齐排列在阳台一侧角落的钉子的边缘落下一个深色的影子,熟悉的声音打破了粘稠而凝重的沉寂:“晚上好~(心)”
“深更半夜闯进我家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被打扰的杀手的口气很不好,心情却奇妙的轻松起来。
“没办法嘛,谁让伊路既不肯接电话又不回我消息(黑桃),”一身小丑打扮的家伙毫不在意的凑上前来,从背后环上杀手的腰,“人家会担心的嘛~(方块)”
“手机没电了。”头也不回的说着话,背后的温度让伊尔迷习惯性的靠了过去。
“说谎呢~(梅花)”并不怎么在意的拆穿杀手的谎言,西索将脑袋搁在伊尔迷肩上,随意的磨蹭着。
“看来应该让妈妈重新调教一下管家们了,居然就这么放任你进来了,三毛怎么没把你吃了。”
故作嫌弃的推开贴着自己的脑袋,伊尔迷其实知道,如果没有特殊命令,管家们是不会去阻拦西索的。
“我可是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来的呀,你那只小宠物友好得很呢~(心)”一把扣住伊尔迷的手,西索另一手沿着对方衣服的下摆探入,“睡不着?(梅花)”
手掌抚摸过的皮肤和夜色一样冷冽,被自己带来的体温勾起了细密的疙瘩。西索将人从阳台的栏杆上打横抱起,“这样会感冒的哟,我们去做些让你暖和点的事吧~(心)”
“…………”
早就习惯了对方厚脸皮的杀手已经懒得去纠正对方的无耻行径了。如石膏铸模一样光洁漂亮缺乏人类体温的手指攀上了小丑的脖子,不知道何时开始习惯的温度隔阻了深夜的寒凉,让伊尔迷有了几分困倦。侧着头靠着对方的肩,伊尔迷恍惚间意识到先前那纠缠着自己的噪声不知何时已然消失;耳边是西索压低的笑声和隐约的心跳声,在静默的夜里,隔绝了身外的一切声响。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