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信[HxH/西伊]  

2012-03-04 23:46:0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碎念:
其实真的是西伊……虽然这两只,诶……基本都不能算正式出现……||||
话说我到底是为什么要写这个呢……

================================================================

信[西伊/伊奇伊]

厚厚的一沓信封拿在手上意外的有些分量,那些没有任何念力保护的纸张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变得如此脆弱,让人不得不小心对待。奇牙看着手中那些毛糙的边缘微微泛黄的信封,脑海中某一角的封印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被揭开了,记忆鲜明的让他有些头痛。
“奇牙爷爷,别生气了,我们保证不再进来了。”
奇牙低头看着才四五岁大小的一对双胞胎曾孙,这两个孩子有着与他截然相反的黑色头发和眼睛,就像记忆中的那个人一样深沉,甚至连念力测试结果也是操作系的——要不是性格活泼到惊人,奇牙会克制不住将那个人的身影重叠上去。
“记住就好!没有下次了。”故作恼怒的将两个小鬼赶出房间,奇牙掩上了门,在屋子中央的床上坐了下来——房间的摆设几十年都没有变动过,依旧是那么空荡荡的缺少活人的气息;甚至家里定下了让人定期打扫的惯例,维持着它的一尘不染,就好像它的主人随时会回来一样——只不过,伊尔迷终究不曾再出现。
奇牙迄今还记得自己回来继承家业之后自家大哥高兴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到那高兴背后的意义。伊尔迷消失的时候是如此的突然,甚至没有人意识到那竟然是永别;爸爸妈妈终究也没有等到看伊尔迷最后一面,而自己也是从那之后再也不曾见过他。以伊尔迷的能力,只要他想,就算他站在你面前也能让你认不出他来——但奇牙却从未怀疑过他是否还活着,他坚信纵使自己死了,伊尔迷都会活得好好的,不仅仅是因为伊尔迷足够强,更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该有的存活方式。所以,奇牙让自己习惯不去想起他,不去想这个在自己生命中留下太多痕迹的人,不去想有哪些事是他教会自己的,又有哪些是他不允许的——只不过,现实总不会那么让人如意。
譬如他那两个极偏爱的曾孙,小家伙们严肃起来的样子会让他不由自主想到他那个似乎永远面无表情的大哥;又譬如现在手上拿着的这叠信。
奇牙望着床头柜抽屉里的那个夹层,他甚至都不知道这里居然有一个暗格,而这个房间明明每一寸他都仔细察看过上百次。
“操作系的念吗?”说到底,他家大哥最后的一个信息都不是留给自己的。只是伊尔迷也想不到吧,除了定期打扫的管家,自己会用家主的身份限制他人进入这个房间,甚至在门口设下了念的禁制,所以那两个小鬼才一进来就被发现,而这些信最后还是落到了自己手上——只不过,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伊尔迷居然有写信的习惯。
“伊路~(心)早上好~(心)收到信有没有惊喜呀?(梅花)”
抽出第一封信,只有短短的两行字,没有落款,信纸的角落里只有一个扑克符号孤零零的标注在那里。奇牙看着那些随性的字和用词,忽然想起来,管家曾经说过有段时间,伊尔迷每天都会收到一封信,没有署名;因为伊尔迷从不回信也没人敢问,最后落得一个不了了之的下场。
“切!真是无聊。”
不用猜也看得出那是谁写的信,奇牙正打算将信塞回信封,却被信纸背后一行小字吸引了注意力。
“日安,已经是下午了。以及,这行为真无聊。”
同样没有落款,但那熟悉的字体,奇牙认得出。
出于好奇心,他又拆了第二封。
“伊路居然不回信呢~(黑桃)我可是会伤心的呀~(黑桃)”
“明明有用手机来问,为什么要回信?”
说着无聊却还是在信纸背面写下回复的伊尔迷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心情呢?又是有着什么样的表情呢?会和面对自己时一样的波澜不惊吗?答案似乎如此明了,奇牙却肯定不了。
明知不应该,他却无法拒绝那些信带来的诱惑。他想知道自己不知道的那一个大哥,想知道那个看起来更真实的伊尔迷——奇牙是在很久之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大哥或许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一目了然,也并没有大家所想的那样一切以家族为重。伊尔迷其实活得比任何人都自我,比任何人都自由;他早早的决定了自己想走的道路,决定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决定了自己前进的方向,甚至决定了能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但这一切奇牙当初都一无所知。这一度让他非常迷茫,他曾经带着疑问去问自己的父亲,而席巴却只是笑笑,对他说:“奇牙,你只需要知道,现在你是家主,而别的并不重要。”
是的,原因为何,过程如何,都不重要,只要结果是大家想要的,那就可以了——那个时候,奇牙才开始明白为何大家会迫切的期盼着自己成为家主,那个理由并没有表面的那些说辞来的顺理成章却格外真实。
“伊路不觉得写信更有人情味吗?(梅花)我可是很期待伊路的回信呢~(心)”
“不觉得,不如打电话还听得出点人声来。不要。”
说着不要,却还是有写下答复。
“好久没见了呢~(黑桃)伊路有没有想我?(心)”
“上周才见过。有。”
伊尔迷的回答每一句都简洁的缺乏故事性,奇牙看着那些字,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叛逆的年龄,看到了他那个永远摆着一张正经脸的大哥,心里有些不能割舍的怀念。
“今天天气很好呢~(心)枯枯戮山怎么样?”
“阴天,山顶有雾。”
“伊路有没有收到我的信呢?(方块)怎么这几天都不联络我了?(黑桃)”
“有。出任务了。”
那些新的内容乏善可陈,每一份都简短的只有寥寥数语,却积累了这么厚的一沓。奇牙耐心的拆开那些按时间顺序摆放的信。时间在信纸上留下了岁月的沉淀,有些发毛的纸缘和微微化开的墨迹,这些无聊又无趣的短句居然是一笔一画手写出来的,还延续了那么长的时间。
“伊路有没有觉得很无聊?(黑桃)”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伊路从来没有给我回信。(黑桃)”
“我有打电话。”
原来每一次都有电话联系么。难道信只是消遣的玩意儿吗?如果是这样,那怎么还能将这种无意义的游戏进行下去呢?
“人家很想看伊路的字呢~(心)给我寄回信吧~(心)”
“我可以签帐单给你。不要。”
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些无足轻重的对白,在淡黄色的纸上留下了不为人知的过往。奇牙觉得那些信无聊至极甚至不具备被称为信件的条件,但他还是每一封都看过去,再小心的叠好塞回信封里,就仿佛他家大哥几十年前做过的那样细致。
“伊路,一起走吧~(心)”
“好啊。”
这是最后一封信,伊尔迷的回答破天荒地没有写在背面,而是留在了西索那句话下方——看起来像是一个谈话游戏终于宣告了结束一样。
最终还是没有答案,最终这还是被舍弃的一部分。
奇牙甚至都没发现在看到最后的时候自己居然松了一口气,他其实很怕最后的信会告诉他伊尔迷的下落,因为他不知道该不该去见他,更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他。
所以,这样就好,像现在这样就很好。
将信重新放回暗匣里,就当作从未被发现,这或许才是最好的结局。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