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指环[HxH/西伊]  

2012-02-08 23:17:0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我多么发奋图强~我下午说要弄个小短篇犒劳自己~于是晚上就完稿了……完成了一看居然也有4K多了……这个效率有点惊人……|||||其实也就是两个多小时的断断续续的就搞定了~本来想说弄个甜蜜点的~写的时候觉得有点搞笑,结果写完一看……有点感伤了……这是闹那样……好嘛~好歹西伊两只是甜蜜的不是么~这篇可以当作《缠》的后续来看~~~
以上。
=================================================================

指环

揍敌客家的长子最近手上多了个东西,一枚艳红色的细巧的戒指。
最先发现这个事情的是家里整天晃进晃出不是在做实验就是在整理设备的二子,某一日跟他大哥擦身而过的时候,蹲在一旁整理着家里监视器线路的二子一边和他大哥搭话一边随意的扫了一眼,眼角的余光凭借着天生的观察力和对红色的敏感,他发现了伊尔迷手指上有一抹格格不入的红色,下意识的,糜基就开口了:“伊路哥,你的手上沾到血迹了。”
说完胖子还在想,他大哥一贯有点小洁癖,杀人只用钉子,怎么会不小心把血迹染上手还粗心到没有洗掉。转念还在想大哥是不是最近接了什么重要的工作,能让大哥动手杀人,真是蛮厉害的对手了呢。
二子的脑子转了半天,也没听到他家大哥的回答,疑惑之于,胖子终于把停留在电线上的注意力放到他大哥身上去,一抬头,正巧看到他家大哥用一双万年不变的黑洞似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见他抬头,问道:“哪里?”
大哥是眼神不好了吗?这么明显都没看到。
胖子心里有着腹诽但半点都不敢露出来,小心翼翼的指着他家大哥的某根手指,“这里有一点点。”
小心的揣摩着用词,深怕他家大哥听出他话里的不恭敬。只不过答案出乎意料,伊尔迷看着糜基所指的那根中指,微微一笑,说道:“哦~这个啊,这是枚戒指哦,糜路。”
说完揍敌客家的模范长子就回自己房间去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以自己为楷模的二弟带来何等冲击。
且不说身上除了钉子一贯没有其他装饰品的伊尔米突然戴了一枚戒指是多么奇怪的事情,光说那个笑容,看着戒指笑着说话——这种事情发生在伊尔米·揍敌客身上是多么诡异而令人惊悚的事情啊!
因为一时冲击太大而意识不清的二子在思考能力恢复正常之后作的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公告天下——大哥手上多了一枚戒指,大哥笑了!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家大哥走前还说过一句“要保密哦”。
两个冲击性消息连番出击的后果是揍敌客家族上上下下从曾曾祖父到管家实习生甚至包括三毛(如果它会讲话的话)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人人都很好奇能让揍敌客家长子身上多出这么一件不入流的小玩意的人是怎样一个存在?是怎样一个拥有大无畏精神的人敢去招惹他们家除了攒钱、甜食和工作外别无所好的长子。
仆人之间的风言风语自然传不到伊尔米那边,但是家里人的各种好奇和猜测就不是那么容易忽视的了,尤其当你有个充满各种好奇心的妈妈的时候。
基裘在糜基散布消息的第一时间得知了整个事情发生的过程,女人天生的好奇心和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关系到她大儿子的终身幸福,出于“母亲”的职责心,她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席巴。经过一长串高达70分贝的声波轰炸之后,席巴总算大致明白了基裘的意思。
“可是,我们答应过不妨碍伊尔米的私事的。”
对于大儿子的各种私人行为,虽然没有刻意关心过,但是因为伊尔米也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所以席巴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点的。因此当基裘说到戒指这件事情的时候,席巴立刻想到了伊尔米那个看起来不怎么有品味的对象,长得跟个小丑似的,这还是当年席巴看旅团资料时候第一眼看到对方的印象。虽然很奇怪一向眼光很好的伊尔米怎么会找这么一个恋人,不过既然是儿子喜欢,自己也不能多说什么。
“阿纳达!你在说什么呀!伊路可是从来不会对任何事情或者人产生兴趣的呀!现在他能笑眯眯的说话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阿纳达你就不好奇对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吗?!”基裘的理由是如此的直白而且正当,但是席巴真不想告诉她对方是个像小丑一样的人,或许伊尔米能笑得这么开心还真是因为对方是个能逗乐的小丑?
不管心里怎么一个不乐意,席巴还是很严肃地对基裘说“亲爱的,伊路向来都是会笑的,他只是懒得表达而已。”
“阿纳达!不要岔开话题!哦!”基裘对自己老公这种打太极的态度实在不满意,“你怎么能对自己的儿子一点都不关心呢!阿纳达!我不管!你一定要把伊路这件事情搞清楚了来告诉我啊啊!”
“…………”
对于基裘的歇斯底里,席巴没办法直接说不,但是对于伊尔米,别说刨根问底,连旁敲侧击席巴都要考虑一下,别伊尔米的事情没问出来,自己的事情倒是被打探的一清二楚——对于自家长子的这点能力,做老爸的还是很清楚的,只不过,这种自豪之余还要防着一脚的感觉实在让席巴有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快要死在沙滩上的意识。
鉴于推不掉这茬子苦差也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席巴只好去找自己的老爸杰诺商量,两个年龄加起来超过100岁的老头子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有什么办法能让伊尔米交待这个戒指的来源,而且,关键在于就算伊尔米说了,那根据基裘的习惯,对于给这枚戒指的人也一定是各种好奇,说不定到时候就要提出见一面的要求。以两人对伊尔米的了解来判断,长子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行动被别人干涉,不管对象是谁,后果一向很严重。到时候倒霉的未必是基裘而一定是最早来“关心”伊尔米的二老。想到这里,二老不禁后背一凉,虽然说这个长子(长孙)平时很有孝心也很安稳,做事可靠话不多,可是别人不是说了么,会咬人的狗不叫,伊尔米属于那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让人终身难忘的类型。
协商的结果是无果,想了半天,老头子们终于把始作俑者的二子找来了。作为家里“头脑”最好的一员,撇开那个白烂的个性,糜基好好思考问题的话,想出办法的概率要比别人高很多。
二胖其实一开始没把事情想这么严重,只不过被老爸和爷爷一分析,突然意识到了事情不妙。且不说好奇窥探大哥隐私的后果,他突然想起来那天大哥走开前似乎说过“要保密哦”这句话——这么一个散播大哥隐私的后果,光是想象就觉得非常可怕了。无论如何自己是绝对不敢去问得,哪怕要被妈妈的高音喇叭天天骚扰都不能去!这是糜基在二老的左右夹攻下想到的第一点;随即,他突然想到了,自己不能去不表示别人不能去,祸水东嫁一贯都是好办法。
于是自从得到了外出许可就极少回家的三子被召唤回来了。
原本对“回家”这件事情各种不情愿各种抵抗的老三,在听说自家万年寒冰一块的大哥居然会带着一枚超没品味的戒指还笑眯眯的看上去心情很好一般,立刻调用了家用飞艇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了。
趁着长子外出做任务的空档,一家人凑在大厅里面开了一个作战会议。
听完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三子撇了一眼和自己一样拥有一头银发的老爸,用不屑的语气戳穿他:
“老爸,你其实是知道对方是谁的吧。”
“阿纳达!”席巴还来不及反驳,基裘的声音就洞穿了所有人的耳膜。
“怎么可能!”席巴连忙撇清。开玩笑,就算自己知道伊尔米有一个对象也不能保证这戒指就是对方送的,自家这个长子的行事风格可是连自己都完全把握不了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去问就是了。”
装出一幅无可奈何的样子,奇牙决不承认自己也是有好奇心的,尤其是对于自己这个近乎完美的大哥的私人生活和兴趣,有着和大家一样的无法遏制的好奇心。
所以,凭借着自己“最受大哥宠爱”的身份,背负着一家子的期盼,奇牙等来了他的大哥。装作不经意的在家里碰上,不经意的询问大哥最近是否还好,最后不经意的问起大哥手上的戒指的来源。
“啊,这个啊,是一个无聊的人送的呢。”
伊尔米淡淡的一句打发了奇牙,也让守候在监视器画面前的所有人的好奇心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果然长子的堡垒是没这么容易攻克的。
“话说回来,奇路你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回来,还突然这么关心我的事情……”伊尔米一把扣住觉得不妙刚想溜走的三子的手腕,“是爸爸他们让你来问戒指的事情的吗?糜基真是个大嘴巴啊~”
平淡的口气不动声色的说出让监视器后所有人脖子一缩的话来,吓得站在伊尔米面前的三子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果然这个家里最可怕的还是大哥,爸爸他们根本都是自己不敢来才哄我来问的嘛!太过分了!
心里这么默默想着的老三还记得要给自家人脱罪,死命得摇头,“不是的,我只是一时看到了好奇而以。”
“好奇吗?你怎么知道这是戒指的?糜路刚看到的时候以为是没洗干净的血迹噢~你的观察力没有他好呢,居然能认为这是戒指?”
不留情面的拆穿奇牙拙劣的谎话,伊尔迷突然觉得有这么一群好奇心强盛的家人也是件颇为头痛的事情,更头痛的是他也不能像对付另一个头痛源一样甩几钉子了事,该怎么办呢?
就在伊尔米分神想着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三子终于找到了机会摆脱了自己大哥的钳制,跑开了。他甚至都来不及再和家里人打个招呼,就再次离开了枯戮戮山,显然,如果现在不走,大哥生气的后果就要一起承担了。
其他人既没有老三这种随意外出的许可,也没有永远避开伊尔米的信心,何况这是在自己家里,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大家都提心吊胆的等着可能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报复。
不过万幸,似乎长子对这件事情的曝光并不怎么在意,因为除了二子的电脑所有数据丢失,系统恢复不能,常用设备莫名故障;基裘的化妆品全部失踪,礼服被改成二胖的尺寸;爸爸和爷爷的帐户上莫名消失了十几个位数的零之外,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当然,过了一段日子之后,基裘再次追着席巴让他去问那个“无聊的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席巴坚定地拒绝了,大哥的指环这件事情最终成了糜基S级档案中不可外泄的机密文件。

这件事情就这么慢慢平淡下来,直到它过去很久之后的某一天,揍敌客家的三子和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在观看天空竞技场的某个BT的比赛的时候,眼尖的黑发小子突然对奇牙说道:“奇牙,你看西索的手上是不是被别人的念缠住了?有根黑色的东西在手指上呢,他好像没发现。”
奇牙用起“凝”仔细看了一下对方所指的“黑色的念”的位置,突然想到自家大哥曾经说过自己观察力不够的话,也就突然想到了大哥手指上的那截红色,现在看来,那个颜色除了血迹,似乎和这个自称魔术师的小丑的发色也挺类似。如果这么想,那西索手上的这段黑色的来源,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个不是念哦,你用‘凝’看就知道了。”
奇牙纠正自己的伙伴,这个人是观察力好,可惜头脑还差点;这么明显扣在中指上的一圈,以小丑对玩扑克的热情来说怎么可能没发现;想当然都知道是自己圈上去的,怎么看都像个戒指嘛。

于是在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三子终于再次回家把这个消息偷偷散布的时候,突然发现所有人都用一种“你才知道”的表情看着自己。这一事实严重刺激了表现欲强烈的老三,恍惚间他蓦然对自己“最受大哥宠爱”的这个身份产生了怀疑,或许自己离开家实在太久了,连大哥身上发生了这么劲爆的事情都错过了实在太可惜了。吃不准是懊悔还是嫉妒,让他有一种“失宠”的感觉——大哥怎么就突然和那种没啥品的人对上了呢。
看着自己空落落的双手,干净的没有任何杂色,奇牙眼前是大哥那双白晰的手以及缠绕在中指上那刺目的红色,那被无限放大的红色,还有无尽的黑色,在他怎么也够不到的地方,缠绕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