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碎片[HxH/西伊]  

2012-02-25 00:01:0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撒呀酱的生日礼物~有点粗糙,赶了点……GN千万别嫌弃……
PS: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尝试从姐夫的角度入手呢……||||各种不习惯……||||

====================================================================
碎片(西伊)

看不清方向也没有明确的光,四周安静的只有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传来的脚步声。西索有点疑惑的走在这一片能够迷惑人的方向感的空间内,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西索很少做梦,甚至可以说他几乎不会梦见什么,对于一个乐于活在当下并且乐于在生活中寻找各种趣味的人来说,记住自己的梦真是一件既乏味又无聊的事情。但是现在的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因为他既无法想起自己是如何进入这里的也不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只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走在这一片无法分辨方向,没有第二个人存在灰蒙蒙的空间里了——简直和做梦一样,没有真实感。
鞋跟敲击在地面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走在大理石上,但脚下却没有真实的存在;四周安静的仿若墓穴,却异常地有风声在耳边呜咽;眼前似乎一直有雾气笼罩,看不清任何事物。最不可思议的是,走在这种没有任何确定性的环境下,西索居然觉得很平静,甚至,有一点期待。
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气传来,像一个信号,拉开了西索眼前的幕布。
黑白花纹杂乱交错的大理石地板上,横七竖八的躺了许多尸体,鲜血从微小却致命的伤口处蔓延开来,沾染了名贵的地毯。那些尸体的表情茫然中带着惊恐,似乎还来不及逃跑就直面了死亡的到来。
西索一眼就看到了他——唯一一个站着的人,沾染着血腥气的小小的死神。
大概是感觉到了西索的视线,那个矮小的身影转了过来,抬起头看着西索。那是一个才五、六岁左右的孩子,干净白皙的面孔上有着人偶般精致的五官,短短的黑发恰巧盖到耳朵上面,淡漠的表情和冰冷的眼睛,还有整齐到没有一丝凌乱的衣着——若不是他身上还有几处沾染着不起眼的血迹,西索甚至会认为这是一个无意间迷路到屠戮场的孩子。
“你也是他们一起的吗?”
小小的死神开了口,声音和表情一样的平静而冷漠。
西索盯着那孩子的眼睛,明明只是个小孩子,却有一双比深夜还要幽暗的眼睛;那是看过太多生死看过太多欲望的眼睛,里面有着高高在上的傲慢和冷漠却没有人类所该有的情绪,这让西索产生了兴趣。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呢~?(梅花)”
西索很好奇对方的答案,他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环境里就是为了来看一下这个全身上下充满了人偶般机械感的孩子。
“是的话,就难办了呢。”
略略偏过头,柔软的头发在空气里垂下些许角度,看起来让人很有抚摸的欲望。虽然说着难办,话里却没有一点困扰的感觉,那是一种毫不在意的应付的感觉;石刻般的眼睛将西索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冰冷的扫描似的感觉让西索兴奋得绷紧了后背的肌肉。
“怎么说?(梅花)”
“因为现在的我,似乎杀不了你呢。”黑发的死神抬起头看着这个空间内第二个活人,“但是,如果你是他们一起的,不杀了你就不能完成任务了呢。”这次的口气是真的有些困扰了,但重点却微妙的停留在“不能完成任务”上面。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其实不用确认,不过西索却很想让对方多说点话。
“是啊。”毫不避讳的承认,理所当然的口气。
“你很强呢。(方块)”
以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的身手来判断,简直可以说是强的可怕——那些死人的伤口出奇的整齐,缺少挣扎的痕迹。撇开那些人的战斗力因素,至少这个孩子有着惊人的速度和果断的战斗方式。
“嗯。”
人偶娃娃点点头,等着西索的下文。
“我很中意你呢~(心)”
出色到令人惊叹的天赋和潜能,多么值得期待的未来——这是西索见过的最出色的果实,完全的生涩却有着诱人的芬芳,不用猜测都能预见对方会有着多么耀眼的成长空间,无论如何都不舍得放弃呢。
“这么说来你和他们没有关系呢。”小死神点点头,似乎很满意这个结果,“这样子,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呢。”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局,对方便不再把西索放在眼里,转身小心翼翼的跨过尸体堆砌成的障碍,矜持的动作似乎怕弄脏了自己衣服一样,带着不屑一顾的优越感。
“等一下。”
扑克牌从背后贴着对方的耳朵切过,割落了几丝细软的头发。
“有什么事?”
傲慢的死神转过身来,抚摸着自己的发梢,西索的攻击似乎还不如自己的头发被削断来得令他在意。
“做个自我介绍再走如何?”
就算要等很久,这也是个不能轻易放手的果实,西索甚至考虑要不要把人扣下,留在身边亲眼看着他成长起来。
“嗯~?”略皱了皱眉,娃娃似的眼睛终于有了一点属于人类的神色,那是一种觉得麻烦的表情,“妈妈说不可以和不明不白的陌生人打交道呢。”
“但是,我对你可是很有兴趣哦~(心)”出奇不意的一个飞跃,西索落在小孩的身边,一把扣住对方的下巴,令他不得不直视自己,“我叫西索,是个魔术师哟~这样我们就认识了呢~(心)”
“嗯……”细小的手指缓慢的攀上西索的手腕,尖锐的指甲边缘恰巧抵在动脉的位置,“虽然不想和你动手,不过我也很讨厌被人胁迫呢。”
手腕上传来细微的痛感,迫使西索不得不放开手。
“真是坏脾气的小猫呢~(方块)”舔过手腕上的血痕,西索看着对方以极快的速度没入黑暗,“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吧~(心)”
“伊尔迷。”
模模糊糊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有着不真实的感觉。


“喂!”刺痛的感觉从脖子上传来,“醒醒。”
西索睁开眼,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伊路啊~(方块)”顺手勾着对方的脖子,将伊尔迷的脑袋压到自己面前,浅浅的亲了上去。黑色的长发从他的脸颊上扫过,带来细微的痕痒——这让他想到之前那个梦里的孩子。
“还没醒过来吗?”
感觉到伊尔迷的手指在自己头发中缓慢的梳理着,微凉的触感从头皮上刮过,带起后脑勺处残存的痛感。
“嗯?(梅花)”皱着眉头,西索一时间有点混乱,梦中的景象还深刻的停留在他的脑海里,真实得如同记忆而不是梦境;而自己现在正躺在伊尔迷的腿上这一事实,却在提醒自己刚才只是一个梦。
“很痛吗?”
舔着另一个手中的钉子头,伊尔迷也有些不确定了,毕竟这是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事情,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
“有一点哦~(方块)”
看到伊尔迷手中的钉子,西索一下子想起来了,那确实是一个记忆,不过不是自己的,而是伊尔迷的,“小时候的伊路真是可爱呢~(心)”
“这么看来,成功了呢。”
“嗯~(心)”
这是西索自己要求的,爱好青涩的果实的魔术师,突发奇想的想看看自己恋人的童年模样,“果然非常美味呢~真可惜不能亲眼看着这么可口的果实成长呢~(黑桃)”
“你也适可而止吧,很有意思吗?”
明知道不应该答应对方奇怪的要求,却经不住西索的死缠烂打。刚才也是因为对方说什么都想看看自己小时候的样子,才选择了这么奇怪的方法。
“很便利呢~(方块)”
抓过伊尔迷执钉子的手,放在嘴边轻咬着,“我还以为你会给我看照片呢,没想到是这么直接的方式,那是几岁的你?”
“五岁左右吧,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
“是你的记忆吗?”西索晃了晃伊尔迷的手,看向那枚样子纤细的小钉子,“还是你给的一个梦呢?”
“那是我的样子没错。”钉子传递的是一部分自己的记忆,“不过做梦的是你自己吧。”
至于内容,到底是谁的梦,伊尔迷也不能确定。
“真不老实呢~(心)”
一个用力将对方拽到压在身下,西索把玩着伊尔迷散落在沙发上的长发,“下次再让我看看别的时候的你吧~(心)”
“好啊。”
从来没有人看过的童年,从来没有人感兴趣过的黑暗,居然会有人心心念念的想着要看,伊尔迷说不清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伸手环住西索的背,总是淡漠的脸上有着看不清的笑意,“不过,要收费的。”
“嗯~(心)”
将脸埋在伊尔迷的颈窝里,西索最终还是没有告诉伊尔迷自己的理由;因为不想错过你的每个片段,所以,就算只是梦,也是很重要的记忆碎片。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