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HxH同人/西伊]Snow Kiss(后篇)——全篇End  

2012-01-22 22:55:3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篇在这里:
http://inuyi.blog.163.com/blog/static/8475990201201611454045/
 表示老子RP最近很好说话算话我终于赶在兔子年最后一天完成了这个东西~虽然原本是圣诞的东西,但是好歹我也写了万把字不是么~所以赶不上圣诞节也算情有可原吧~
当然前言依旧三条:
第一、这是同人,所以不理解的请不要看下去了;
第二、这是腐向的,不理解的也请不要看下去了;
第三、因为有完整版了所以昨天那个半篇我就删了~另外,发现163也不支持扑克符号~所以就略过修改了~符号写在括号内~最后希望会有人喜欢~(嗯……之后就开始准备填西伊那个死神之坑了~)
=======================================================
后篇:
冬日有些苍白的日光从阳台折射到地面,在精磨的花岗岩上铺陈着冷漠的白色反光。大到几乎可以称得上空旷的房间只是在靠中间的位置布置了一张床铺,隐藏在穹窿顶的阴影里,看不清细节,也不见什么多余的摆设。和他的主人一样看起来一目了然却又令人无端的想要远离。
“哔——哔——哔——”
缺乏情感节奏的声音用单调的频率突兀的回荡在房间内,西索听出来那是揍敌客家族专用通讯器的声音——明明有更先进的通讯工具却坚持用这种老旧的设备,真是和他的主人一样顽固啊。
心里是这么想着的,不过西索一点都没接这个电话的意思,当然也不打算让它的主人去接。低头瞧了眼正在自己怀里的情人,这么难得的好氛围自然不允许打扰。
“嗯?”
只不过天不从人愿,以伊尔米的警觉性而言,通讯器响第一声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只不过身体上残留的强烈的疲倦感,加上西索睡在身边所造成的环境错位感,让他一时间有些混乱。
下意识的伸手去拿通讯器,却因为隔了一个人体的距离始终没有够着,伊尔迷不得已只好略抬起头,带着些许茫然的目光搜索着发出声音的地方。
饶有兴致的看着平日严谨的人偶见的迷糊,西索心情极好的将那只在自己肩头乱摸的手塞回怀里,在伊尔迷抗议前送上一个舌吻,随后才将在床头柜上拿到的通讯器塞到被自己吻得有些气促的人手里,笑眯眯的看着只好先接电话的伊尔迷。
“喂……啊,爸爸啊。”
平静冷淡的声音与往常一样毫无多余的感情,甚至连回应的亲切都带有故作伪装的不真实感。
西索略带意外的看着毫无破绽回应着电话的伊尔迷,一直揽着对方的手突然滑向他的腰际,不轻不重的捏了一记,那是伊尔迷身上颇为敏感的地方。
“嗯,我在家。”
白了一记西索,伊尔迷索性整个人趴在他身上,一手支在西索肩上,略侧过头用听不出任何变化的声音继续说道:“诶?妈妈也这么快就回来了吗?”
“用念了呀~(方块)”西索把玩着落在自己脸上的黑发,贴着伊尔迷的耳朵用几不可查的声音说着。
“……嗯……”伊尔迷突然眼神怪异的看了西索一眼,“他的确在。”
“怎么?”
伸手勾过伊尔迷的脑袋贴着自己的,西索依旧只能听到电话里的对白在一个尖锐的女声的背景下很是模糊。
“我知道了,”伊尔迷拿着通讯器的手在西索肩上用力一顶,“那晚上见,爸爸。”
“怎么这么严肃的表情呢~(梅花)”
西索托着伊尔迷的下巴,看着他挂断了电话。借着两人交叠的姿势,恶意的磨蹭着伊尔迷的身体,“难道你父母想我去拜见他们?(心)”
看着一脸不正经调笑着自己的西索,伊尔迷解除了加注在自己身体上的念力,放松的伏在西索身上,感觉到贴着自己身体的异物正逐渐硬挺起来,突然笑了一笑,“你猜对了。”
“呃?(梅花)”
察觉西索的动作明显僵了一下,伊尔迷继续说下去:“妈妈希望你能参加今天的家族晚餐。”
看着伊尔迷的笑容,西索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正是在世界第一杀手家族的家里吃了人家最优秀的长子,从这个情况看来这顿饭的意图很值得商榷一下。
“似乎不是很值得期待嘛。(黑桃)”
西索搂过难得笑得很开心的情人,不怎么满意的在伊尔迷的脖颈处用力的啃咬着。
“你算计我啊。(黑桃)”
“怎么会。”伊尔迷懒懒的埋首在西索的颈窝里,口气格外认真地说道:“我可不知道妈妈他们会提早回来啊。”
只不过原本就没想过要隐瞒过去,现在有这个结果自然也不意外。
“啧啧~(方块)”
不用看伊尔迷的表情,也不用猜,西索也能明白他的想法,伊尔迷对于任何事情都有着异常执着的“计划”和“布局”,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绕进去。
“伊路,”插在伊尔迷头发里的手微微用力,强迫对方抬起头看着自己,“我觉得我应该向你要补偿呢~(心)”
两人的关系原本就不算隐秘,只不过,可以借此捞点好处的话,西索会更乐意陪他玩下去。
“你是想和我‘交易’吗?”
伊尔迷瞪大眼睛看着西索,虽说是有点自己的盘算在里面,但如果是“交易”的话,反倒可以两清了呢。
“唔~(梅花)”似乎没有什么不好,西索盘算了一下如果是“交易”的话自己能从伊尔迷身上捞回多少“补偿”,“那‘交易’也不错啊~(心)伊路打算怎么补偿我呢?”
以揍敌克家族对“交易”绝对信守的态度而言,自己应该提什么样的要求才能占到最大好处呢~
“这样吧……”略略思索了一下,伊尔迷忽然主动吻上了西索,微凉的唇碾转着,舌在彼此的齿缝间不太熟练的舔过,还来不及继续剩下的动作,便被西索反客为主的长驱直入,将吻进行得更深。
在头发间盘桓的手将自己的脑袋紧紧扣住,感觉到彼此紧贴的身体温度都在上升,伊尔迷忽然毫无预兆的狠狠咬在西索的唇上,鲜血的味道瞬时在两人的口腔里弥漫开来,刺激着彼此的感官。
“难得你这么热情呢~(心)”
西索舔过自己下唇上的细小伤口,意犹未尽的看着伊尔迷,“不过该不会才这么点‘补偿’吧?(梅花)”得寸进尺是西索一贯的作风。
“西索,你对毒没什么抵抗力吧?”
偏着头,伊尔米盯着西索看了一会儿,反问道。
“嗯~(方块)”不明白伊尔迷的意思,西索回答道:“大概只比普通人好一些吧。(方块)”
说是这么说,伊尔米也明白他自然不可能只是“好一点”这种程度,只不过不管比一般人好多少,对于揍敌客家族来说都是不值一提的。
“我们家的每个人从出生就开始了毒药的耐药性特训哦。”
如果做不到对任何剂量任何品种的药物都耐受的话,是无法成为独挡一面的杀手的,伊尔迷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所有的食物里面都掺有各种剂量的不同种的剧毒。
“你的意思是?(黑桃)”西索有点明白伊尔迷的意思了。他自然知道揍敌客家族的各种训练的残酷性,不过他并不认为他们会特意为客人准备上解药。
“所以今天的晚宴也一定会有大量的剧毒哦。”陈述着可见的事实,伊尔米少有的表露出些许困扰的表情,“不过不知道会放多少放哪些,妈妈一旦兴奋起来就会很乱来呢。这样也没法子准备解药呢……”
果然。
西索忍不住开始考虑早点开溜的可能性了。
“你也别指望能溜走哦。”伊尔迷心有灵犀似的瞪着西索,“我可不希望被妈妈追着念叨,那才是真正的酷刑呢。”
“那要怎么办?(梅花)”
如果是战斗的话就好办多了呢~(方块)说起来,和揍敌客家族交手,想想就令人兴奋呢~(心)
“你也差不多一点。”
感觉到顶着自己的硬物又涨大了几分,饶是伊尔迷也忍不住蹙眉,“没办法了,虽然效果不一定好,但也只能将就了。”
“哦?”
“张嘴。”
伊尔迷略抬起上身,横过左手,用右手指甲在手腕上一划,随即将伤口覆盖在西索嘴上。
还来不及反应,腥咸的味道随着涌入口中的暖流在整个口腔中蔓延开来,即便是西索也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我们家族的人因为长期接触各类药物,自身都有一定的抵抗力,血液对剧毒也有一定的免疫作用。虽然比不上解药的效果,但在不知道是什么毒药的情况下,作为保护还是有用的,所以就算你不喜欢,也得给我一滴不漏的喝下去。”
口唇被伊尔迷的手腕抵着,西索没法回答,只好眨眨眼睛表示明白。
正如伊尔迷所言,即使是喜欢杀戮血腥的西索也没有这种生饮人血的喜好。浓稠的血液直灌入喉所引起的反胃感,却因为伊尔迷的一番话混入了奇妙的渴求欲。他用牙齿轻咬着伤口周围的皮肤,舌尖在破损的皮肤处微微用力,让原本不甚明显的创口在唇舌的玩弄中变得触感鲜明起来。
“啧。”
明知道西索是故意的,伊尔迷却也忍了下来。因为就算知道在医学上,抗体血清具有免疫作用但这么直接喝下去到底能起到多少作用,他自己也没把握。伊尔迷讨厌无法确凿的事情,但碰上了西索,似乎什么都变得不确定起来。
“够了。”
感觉到西索的舌头在自己手腕处不断摩擦舔噬,伊尔迷微微皱了皱眉,收回了手臂,念力在肌肉周围稍加包覆,手腕处的伤口快速收缩愈合,就像从来没出现过。
“伊路真是美味呢~(心)”
一把擒住伊尔迷的手腕,西索从原本伤口的地方舔过,残留的淡淡的血腥气息和他脑海中伊尔迷战斗时的姿态莫名重叠起来,“大清早就这么刺激,会让我想要弄坏你呢~(心)”
一个翻身,将原本趴在自己胸口的伊尔迷整个压到身下,从醒来就一直精神满满的分身在伊尔迷的股间厮磨着,“都这样了不如做个全套吧~(心)”
“…………”一言不发的盯着西索看了几秒,伊尔米本就白皙的脸色看起来带了几分苍白感,“恐怕你没那个机会了。”
“怎么说……!”
麻木的感觉从躯干扩散到四肢,西索最后的反应是一把扼住伊尔迷的脖子,“伊尔迷,你……”
“我的血液是有一定的抗毒作用,”稍稍用力掰开僵在自己咽喉处的手,伊尔米继续说道:“不过对于一般人来说,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剧毒’,差别只是摄入的量和接触的方法不同罢了。”
把压制在自己身上的西索推开一些,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式侧身蜷到他身边,伊尔米再将几根针飞快得沿着西索背脊扎下,“我用针帮你控制血中毒性的扩散速度,所以你身上麻痹的感觉还要持续一段时间。这些时间就安安静静的先睡一会儿吧。”
边说边拽过之前翻动时滑落在一边的被子,安慰性得在西索唇上轻触一下,“我也要再睡一会儿,晚安。”
看着如猫般钻进自己怀里的伊尔迷,西索的面包脸上神情复杂的纠结着好几种情绪,心想着揍敌客家的长子吃起来果然不是这么容易的,嘴上却不由自主地回应道:
“晚安~(心)”
-----------------------------------------后篇End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