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HxH同人/西伊] Snow kiss  

2012-01-16 23:46:5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
第一、这是同人,所以不理解的请不要看下去了;
第二、这是腐向的,不理解的也请不要看下去了;
第三、好吧……看到这里的应该能理解自己将会看到的什么所以从第三开始这是碎碎念了~其实这是原本是圣诞节的贺文,悲剧的是我圣诞节快过完了才想起来要写这个,于是一路拖到这里利用每个夜班休息的时间死命写(大概吧)总算在春节前把前篇赶出来了~当然还有个后篇,但是后篇的分量会比前篇少很多~其实只是有个梗不用不愉快而已~当然我一开始也没想过要写这么多……但是我发现手写的话质量在提高的同时,罗嗦的程度也会提高……所以那就这样了~
于是,还能看下去的各位,希望能喜欢~
以上~

----------------------------------------------------------------------

 

[西伊] Snow kiss

============================

前篇:

 

细雪纷飞,灰蒙蒙的天空从午时起便一直洒着轻羽般的雪片,妆点着冬日单调的街景。明明还只是黄昏,却已经染上了夜的颜色,暗光下的雪地折射出一片属于霓虹灯光的炫色,交织在重重人影里,安静得反馈着属于人类的喧嚣。
白色的圣诞。
“呼~~~”
百无聊赖的站在街角,伊尔迷平淡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表情,甚至连刻意呼出的气息都在冰冷的空气中消失的干干净净,感觉不到任何“活着”的痕迹。常年的职业习惯让他即便没有刻意使用“隐”都不会让别人对他产生过多的注目,即使是路人不经意间看到那张绝美的面孔也会误以为是一个美丽的人偶摆设。
“唰唰!!”
看不出是如何出手的,钉子准确的将二枚从后方袭来的扑克钉在墙角,伊尔迷侧过身顺势避开另一边的攻击,另一只手堪堪停在来人的颌下。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毫无破绽啊~(心)”
略显尖细的声音混杂着几分调侃与兴奋在伊尔迷身后响起。西索小心翼翼的推开抵在自己脖子上的钉子,另一只手毫无顾忌的揽上伊尔迷的腰。
“如果你找我只是想玩这些无聊的把戏的话,那恕不奉陪。”
“真冷淡呢~(黑桃)”装模作样的垮下脸,“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方块)”
“………………圣诞节…………”
“伊路居然知道圣诞节啊~(心)”
“………………”
往脸上招呼来的钉子代替了回答。
“我开玩笑的啦~(方块)”
眼明手快的用扑克挡住伊尔迷的攻击,顺手把正准备转身走人的杀手拖回身边。
“人家可是很高兴伊路能答应今天出来和我约会呢~(梅花)”继续是一幅嬉皮笑脸的样子。
“要收费的。”
伊尔迷略低下头,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说着,无机质似的眼里掠过一抹微微的狡黠。
“…………我还以为小伊会用工作来回绝我呢~(方块)”选择性忽略某句话,西索依旧涎着脸继续自己的话题。
“嗯,因为圣诞节一般不太忙。”
伊尔迷似乎很喜欢这种打断西索兴奋得自言自语的感觉,快速的回答道。
“哦?(梅花)”
“过节前偶尔有几个好生意,”伊尔迷抬起头看着西索,没有用厚重油彩掩饰的面孔上略挑的细长眉眼,正好奇得等着他的下文,“过节后会有段日子有很多不错的小生意,情人节的时候也一样。”
一字一顿的说完后半句话,伊尔迷悠闲的看着西索的脸在理解了自己话里的含义后垮成一个面包型,漆黑的眸子里似有笑意。
“我说,伊尔迷,你就一定要这么煞风景么?(黑桃)”
伸手撩起伊尔迷几缕落在额前的发丝送到唇边亲吻着,西索掰过对方的下巴,对视上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今晚陪我吧?(心)”
明明用的是问句,语气却是带着期待的肯定式。
“好啊。”

*****

两人的约会,当然不可能是第一次。以西索的性格来说,每天一个地点的连续约会上一个月或者毫无征兆的消失上一段日子,都不是个问题。所以两人的约会永远都是西索提出的,伊尔迷只要考虑是否答应即可;因为,约会的内容也一贯都丢给西索。
对于这种情况,西索不止一次的表示过异议:“伊尔迷,你真是冷淡呢。”
而伊尔迷的回答一如既往:“哦。”
听不出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感受不到里面有更多的感情。但即便如此,西索对于两人的约会依旧乐此不疲,而伊尔迷也只会在自己不太忙得时候答应他,而且,多数时候还都是有偿的。
一贯如此。

“要跳舞吗?”
“嗯?”伊尔迷抬起头,西索正兴致盎然的看着他,越过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伊尔迷看着大厅中的舞池,摩肩接踵的男男女女,衣裙相接、莺歌燕舞,果断地摇了摇头:“不要。”
除了出任务之外,他并不喜欢人太密集的地方,确切说,太过嘈杂人群和环境,伊尔迷都不喜欢,和西索恰恰相反。
“那么,陪我跳舞吧~(心)”
不再等伊尔迷的回答,西索直接拉过他的手,拖向舞池。
“………………”
心里叹了口气,伊尔迷任由西索带着自己往最热闹的地方挤了过去。
高档酒店的顶级圣诞晚宴,名媛豪客自是铆足了劲的打扮自己。放眼过去,高级订制、名牌限量甚至古董孤品的衣物配饰随处可见,相比之下,只是穿了普通的高领毛衣和牛仔裤的伊尔迷格外显眼。
“这就是你心心念念想来的地方?”
忍不住还是问了,伊尔迷心里暗叹,这种一定需要邀请函,除了热闹毫无可取之处的地方,实在不明白西索为何会对此有兴趣,或许,只是自己不知道他有这种兴趣?
“伊路不觉得偶尔体会一下一般人的生活也很有趣吗?(心)”
西索搂着伊尔迷的腰,顺着舞池中人群转动的方向踩着舞步,一边略低下头,贴在伊尔迷耳边低低的说着。
平静的盯着西索看了几秒钟,伊尔迷知道这个西装革履的变化系的家伙是绝对不会说实话的。
一小时之前,也就是伊尔迷答应了约会的请求之后,西索提出要让伊尔迷去换一套衣服,理由是“伊尔迷现在的衣服太显眼了”——对比了一下街上行人的着装,伊尔迷接受了这个听起来“合情合理”要求,而西索所挑的衣服看起来也异常的普通。既然不用自己出钱,伊尔迷觉得自己没理由拒绝——自然,这只是在到达这个晚宴前的想法,现在看来,显然这些都是预谋好的。
“我不喜欢。”
“很适合你,不是吗~?(心)”
西索知道伊尔迷指的是什么。天性与杀手的工作都让伊尔迷不喜欢受人瞩目,而良好的职业习惯更是让他从来都保持了将自身气息收敛到最薄弱的程度。可偏偏这样的人却长了一张让人不得不注目的漂亮面孔,甚至连他易容成棘苦喇塔的造型都不及他本身来的更容易让人停驻目光。
正如西索所言,只是毛衣加牛仔裤的造型很适合伊尔迷,合适到即使在这个充满了奢侈品的环境里都可以脱颖而出,干净的没有任何装饰的打扮,衬着他没什么表情的清冷面孔,不觉寒酸,反倒让伊尔迷看起来有一种雌雄莫辨的清丽之美。若不是他身边始终有个西索紧紧跟着,怕是已经有很多人过来与他搭讪了。
“唰!”
搭在西索肩上的手依旧保持着舞姿该有的姿势,只是指缝中露出钉子尖锐的顶端,恰巧斜刺在西索的颈边,让对方无法再低下头来。
“伊路,你不可以拒绝的哦~(心)”
顺着西索的目光,伊尔迷看到身侧的墙上挂着的绿色花环,随即一言不发的将钉子压得更紧一些。
“好吧,我放弃。(黑桃)”
看出来怀里的人是绝对没有配合的意思,西索也没兴趣在这里对他用强。虽说偶尔强迫为了增添情趣,不过如果对方是伊尔迷的话,那还是需要看场合的。
“这里太吵了,如果你打算留下,那我先走了。”
杀手的生活不太习惯这种热闹非凡的场合,纵然伊尔米也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但他的节目单里决不会有“嘈杂”这个设定。
“唔~~(黑桃)”西索撩起伊尔迷一簇黑发在指尖把玩,眼光随意的落在一旁落地玻璃窗上——这里是大楼的顶层,一眼望去,城市的霓虹声色尽收眼底。
“既然伊路不喜欢这个约会的安排,那我们换个好地玩的地方吧。”
亲吻随着话语落在发丝,难得正经一回的魔术师笑容依旧,不容置疑的拖着杀手离开。

*****

“这就是你所谓的‘好玩的地方’?”
摩天轮的视野虽比不上高楼顶层的开阔,却也能将游乐园内的风景一览无遗,一点都不比舞会来的安静的圣诞嘉年华——早该料到西索所谓的“好玩”、“有趣”决不会跟字典中的那两个词义解释相同。
唯一称得上进步的就是他居然会耐下性子来坐摩天轮。虽然伊尔迷对此并无兴趣,但不可否认,这是今晚最合他心意的地方了——热闹繁华如果只是站在高处静静的远观还是不错的。
“不喜欢吗?(方块)”
西装外套早不知丢去了哪里,西索从对面坐椅上挪到伊尔迷这一边,一手扯开衬衫领口,另一手则习惯性得揽上了伊尔迷的腰。
“还好。”
头也不回的推开那张试图贴过来的脸,伊尔迷依旧专注的看着摩天轮外,游乐园的灯火辉煌交织着天空中绽放的火树银花,在伊尔迷漆黑如夜的眼里,泛起不属于他的迷蒙之美。
“嗯?”见伊尔迷不搭理自己,西索也不见低落,依然厚脸皮的将脑袋整个搁在伊尔迷肩上,笑嘻嘻的说道:“刚才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梅花)”
西索所谓的刚才是指之前两人路过鬼屋的时候,原本心不在焉的伊尔迷突然提出要进去,至于西索,惟恐天下不乱的本性自然不会拒绝。
只不过所谓的鬼屋对一般人或许还有点意思,但在他们两人面前就犹如儿戏,不知为何兴致甚好的伊尔迷一路出手用针操控了鬼屋内所有负责妆扮成鬼怪的人员,让他们按照自己界定的“标准”好好扮演了一场“合格的鬼屋演出”——结果可想而知,在连续十几个游客有进无出之后,在外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暂停开放进去查看究竟,却发现所有人都因惊恐过度而昏迷不醒,至于一旁的扮演者也神智不清说不出任何缘由,鬼屋项目只好紧急关闭。
“……嗯……还好……”
其实只是想打发无聊而已,而且也是难得有机会可以在外练习操控精度。不过解释起来太麻烦,伊尔迷并不打算告诉西索自己的想法。
“伊路,你相当的心不在焉呢。(黑桃)”掰过伊尔迷的下巴,让他正视着自己,“这可是我们的约会啊。(梅花)”
有时候西索对伊尔迷是真的有些不满,这个弟控的家伙除了他家那个银发小弟,大概从未把别的什么人真正放在眼里过吧。看着眼前面无表情注视着自己的伊尔迷,西索突然有点不确定,在伊尔迷的字典里,“情人”到底算不算一种有存在必要的人际关系。
“西索,”伊尔迷静静看着眼前那张可以称得上英俊的脸,那微微眯起的眼睛带有点危险的味道,突然就觉得有些倦,西索这个名字不知从何开始让他读起来会有一种懒散的感觉。
“西索”,他又重复了一遍,整个人埋入西索的怀里,闷闷的声音隔着布料传来:“陪我去个地方吧。”
“好啊~(心)”
温暖的手穿过自己的发丝抚在头上,伊尔迷听到西索的声音带着笑意贴着自己的耳朵响起。

*****
“伊尔迷,你是打算让我拜见你父母吗?(梅花)”
西索眯起眼睨着面前高高耸立的七套门——揍敌客家族的大门,枯戮戮山脚下的黄泉之门,语气有些微妙的兴奋感。
“爸爸陪妈妈去度假了,你见不到他们的。”
伊尔迷依旧是平淡无波的口气,站在大门前说道:“我想让你看个东西,不过按我家的规矩,你得自己进来,我在枯戮戮山顶等你。”
随意的推开一扇门,伊尔迷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说道:“你能推开几扇门就尽量推开几扇,还有,不要去惹三毛。”
“哦~(方块)”
西索的回答显然没有几分诚意,伊尔迷的行为和话语很值得玩味,试炼之门的规矩他也听说过,不过,作为长子的伊尔迷进出却只开一扇门似乎比推开七扇门更让人不解呢。
“这算是故意挑起我的兴趣吗?伊尔迷,你这种习惯真是不好呢~(黑桃)”西索自言自语着,眼光有些危险落在眼前的门上,“我已经兴奋起来了哦~(心)如果结果不能让我满意可就难办了呢~(黑桃)”
枯戮戮山的凌晨有着人群密集的城市所没有的寂静和森冷。安静就好象寒冷本身,缠绕在白雪所掩盖的每个角落,连呼吸和风声都听不到。
“你大半夜的把约会改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陪你看着一片黑漆漆的山景?(黑桃)”
声音蓦然从身后响起,伊尔迷转身看着从树海的暗影内走出来的人,空气中有着令他熟悉的荷尔蒙的气味。
“我说过让你不要去招惹三毛的呢。”
“我只是好奇而已,”西索咂着嘴走到伊尔迷面前,扑克在指间晃动着,“没想到你家还有饲养魔兽的喜好呢~(方块)”
“三毛是我第一次出任务时捡回来的。”
伊尔迷淡淡看了西索一眼,以他对对方的了解,他知道揍敌客家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让西索“兴奋”起来的地方。“西索,让你从正门进来是因为,是我邀请你来得。”加重了最后一句话的音节,所以你最好忍着别到处招惹。伊尔迷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警告、建议之类的对西索而言只会起到反作用。
“呵呵呵呵呵呵~~~~(黑桃)”西索尖锐的笑声突兀的在四周回荡着,“可我已经兴奋起来了呢~(心)伊尔迷,你最好能说清楚到底想让我看什么,否则现在这样我可不保证后果哦~(方块)”
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对你家里的什么人或什么东西出手噢~(心)
西索舔了舔唇,这一路走上来他感觉到了好几道美味的气息,尤其是那头从很远就能看到的大的过一座小山的“宠物狗”,那头野兽的身上有着浓厚的血腥气,如果打起来的话一定会是一个不死不休的结果呢——只是想到就非常兴奋了,却因为伊尔迷而不能出手。如果伊尔迷不能让自己满足的话,西索也不介意在枯戮戮山闹一下——反正只要不是“真正”的揍敌客家族的人,都不会让眼前之人有太多的情绪。当然,如果伊尔迷生气的话,或许更好呢~(心)
“快到时间了,”似乎看穿了西索所想,伊尔迷只是转身走向山顶最空旷的边缘,“这边。”
“嗯?”西索跟着走了过去,“你该不会想说从这里跳下去吧?(梅花)”
虽然是深夜,但借着雪地的反光,西索依旧看的出来,眼前那一片深沉的黑暗是空无一物的悬崖,两人所站的地方只要再往前一步,就会从海拔三千多米的山顶直落崖底。
“怎么会。”故作惊讶地对着西索说道,伊尔迷突然觉得如果有机会骗西索跳下去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开始了哦。”
顺着伊尔迷的视线,西索的目光再次落在眼前的那片“黑暗”上。
他突然发现那片深黑并不是因为悬崖的关系,而是来自于云——厚实的、严密的堆挤在一起的云层才是这一片异常黑暗的空间的本体——云海中间突然出现了一道如同血一样艳红的“线”,极其微弱却分外显眼的撕裂了这厚重的云幕,形如燎原之火,以极快的速度向两边扩散,迅速扩张着自己的领地。燃烧的云层如翻涌的岩浆一样以几何速倍增的吞噬着周边的晦暗,很快便将整个峡谷内的云海尽数染红。
“真是壮观啊~(心)”西索是由衷的赞叹了一句,他和伊尔迷所站的位置恰好是云海的边缘,“真像是地狱之门打开了一样令人着迷呢~”
正如西索所言,眼前的这一片云海与其说是被光芒所染红还不如说更像沸腾的火海,一样是血一般的鲜红刺目,却没有光芒的流泻的美感,像极了诡异的炼狱岩浆,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嗯,可惜很短呢。”
象是为了印证伊尔迷的话,眼前的血色在下一个呼吸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刚才的一幕都只是个幻觉,找不到半点痕迹。
“这片火云每年只有冬季的这段时间才会出现,而且如果不下雪就没有呢。”看着眼前的密云再次恢复到之前的墨黑色,伊尔迷这才抬起头,看着西索慢慢说道:“所以家里并没有别人知道呢。”
“呵呵~~(方块)”西索突然觉得眼前这慎重得和自己分享秘密的伊尔迷既可爱又陌生,“这该不是日出的关系吧?”
现在才凌晨二三点左右,就算山顶的日出再怎么早也不该在这个时间,更何况现在还是冬季。
“不是,日出还要再等三四个小时。”伊尔迷回应,“确切原因我也说不清,不过似乎是因为谷底的河道结冰后反射的光经过云层的扩散形成的,所以只有在冬季才有。”
竖起手指低着嘴唇,伊尔迷似乎在思索什么,“不过到底是哪里来的光我也没找出根源呢,你要下去看看吗?”一本正经说着话的面孔让西索意识到伊尔迷是真的这么想的。
“呵呵~(黑桃)”西索凑近了伊尔迷,压低着声音:“伊路真是狡猾呢~(心)我可是会拖着你一起下去的哦~(方块)”
“………………”
默默看了一眼笑得带了几分恶意的西索,伊尔迷一言不发转身向下山的方向走去。
“你说要让我看得就只有这些吗?”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从自己身后响起,侧身避过斜削来的扑克,伊尔迷早有准备的向另一侧甩出几枚钉子,让西索不得不缩回原本打算擒住伊尔迷的手。
“很壮观也很符合你的审美,不是吗?”
左手点在西索探向自己后背的另一手,伊尔迷一个轻跃落在林海边缘,背靠向一株枯木,转向身后的西索,略侧着头问道。
“是很壮观,不过只是这样我是无法满足的哦。”魔术师举起右手晃晃手指,顺着他的视线,伊尔迷看到自己的左手上有一根细细的念黏附着——伸缩自由的爱。
“更何况,”小丑得意得牵动手指上的念力,将伊尔迷拽进自己怀里,“伊路今晚的戒备一直都很严密呢,你知道的,这会让我更兴奋呢~(心)”
紧扣着怀里的人,西索就势将伊尔迷压在其身后的树干上,扑克贴着伊尔迷的下巴缓缓划过,“你打算怎么办呢?(方块)”
“西索,这里是我家。”感觉到扑克在脸上留下的微痛的痕迹,伊尔迷淡淡的说道。
“嗯~然后呢?(梅花)”舌尖舔过扑克留下的细微伤口,血腥味让西索全身的感觉变得更为敏锐。
“打起来后果会很严重。”脸上湿濡的触感在冬天的夜晚很快变得冰冷起来。
“嗯~听起来确实如此呢~(黑桃)”说着认同的话,口气却全然一派无所谓,西索几乎是贴着伊尔迷的脸低语,“所以结论是?”
“…………换个方式吧……”
语焉不详的说出让人更期待的话,西索不等伊尔迷说完便吻了上去,一个晚上若干次被挑起又被拒绝早就让他对伊尔迷的欲求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进行一场战斗确实是最快捷有效的让他满足的方式,不过,如果对象是伊尔迷的话,西索会很乐意换一种让自己更愉悦的方法。
柔软的舌在唇齿间流连了片刻便长驱直入,霸道的侵占着伊尔迷口腔中的每个角落,宣诉着自己的所有权。感受到对方急切地占有欲,伊尔迷索性仰起头迎合西索的动作,双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了环在自己身畔的手臂。
强烈的吻在两人间的空气即将消耗殆尽时才恋恋不舍的停下,西索意犹未尽得轻噬着伊尔迷的下唇,含糊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会继续躲下去呢~(心)”
“…………不是说榭寄生下不能拒绝亲吻吗?”
略侧着头,伊尔迷微眯起眼睛回应着。
“哦~~?原来你知道这个说法啊~(梅花)”眼角瞟到几株缠绕在枯枝上依旧浓绿的藤蔓,西索挑眉,略带意外的盯着自己怀里的人。
“嗯。”伊尔迷嘴角扯开一个漂亮的弧度,猫瞳里闪着一丝嘲笑,盯着西索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而且我还知道,酒店大厅里面那个花环上用的是罗勒。”
好整以暇的看着西索的表情瞬间僵化成一张面包脸,伊尔迷就知道以西索这种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对植物有太多了解的。
“我说,伊尔迷,你就一定要这么破坏气氛吗?”西索对伊尔迷这种不知道是天然还是故意的没情调的性格实在有点无奈。
“嗯,那这样呢?”
伸手在一旁的枝枝蔓蔓里摸索着,就着雪地微弱的反光,西索隐约可以看见那是枚红色的圆果被伊尔米丢进了嘴里。
“味道真糟糕。”西索只听见伊尔迷低低得念了一句,随即就感觉到熟悉的唇瓣贴了上来。学着西索的动作,温湿的触感在唇齿间浅浅的纠缠着,不甚灵巧撬开牙齿的阻隔探入口腔,带来怪异而略显粘稠的苦涩味道;新鲜植物的浆液滋味让之前残留的血腥味变得鲜明而刺激。食髓知味,西索借着身形的优势将伊尔迷往树干上压得更紧,顺势用手紧紧扣住伊尔迷的后脑勺,让他无法躲避,反客为主得狠狠啃咬了过去,舌与舌在伊尔迷的口腔中彼此追逐纠缠,急切又真实得诉求着欲望。
伊尔迷一时间被吻得差点忘记了思考;环境太过安全,气氛也恰到好处,加上与西索在一起时不自觉养成的习惯,让他有些松懈,回应着西索的索求,被带起了欲望。
“………………等一下……”
有点艰难的挣扎着推开了西索的脑袋,伊尔米一贯平静的脸上难得带了几分不真切的脑羞。
“都这种情况了你还要拒绝?(黑桃)”西索的口气透露着不快和危险,还有濒临爆发的杀意,“你不也有感觉了。(方块)”
身体紧紧相贴的情况下,对方的变化自然一清二楚。察觉到贴着自己下身的明显存在的异物感又向着自己压得更紧,纵然是伊尔迷脸上也耐不住神色有些不自然,但他还是将不安分得伸到自己牛仔裤后腰里的手压制住,不动声色地深吸了口气,用尽量平稳的语气说道:
“我没有在雪地里野战的嗜好。”
撇开天气和环境问题不说,好歹这里是枯戮戮山,就算没有人敢来打扰他们两个,伊尔米也没有表演给别人看的习惯,何况树海里的“眼睛”绝不会比别的地方更少。
“所以?”
西索一直觉得忍耐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但现在他发现自己的忍耐原来也会因时而异,比如现在,他已经没有多少耐性了。
“…………”
伊尔迷安抚性的搂住西索的腰,身高的落差让他正好可以倚着西索的肩,压低的声音伴随微热的吐息贴着西索的耳朵响起:“去我房间。”
“O.K.(心)”
真是令人满意到意外的答案,西索心想,反手环住靠在自己身上的伊尔迷,顺着来路,快速的向半山处的主宅掠去。

-----------------------------------前篇END

  评论这张
 
阅读(7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